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内幕】辽宁政经生态的双重崩溃(完整版)

2016-09-16 14:15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89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编者按:9月13日临时特别召开的中共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透露出骇人听闻消息:由2013年1月辽宁省选举产生的102名全国人大代表,45人涉拉票贿选;而当时投票的619名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有523人涉及贿选。其中包括省人大常委会原有62名成员中的38人,这也使得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处于瘫痪状态。

辽宁团的102名中共全国人大代表中有8人为中央分配,实际该省选举产生94人,这也意味着,48%的中共全国人大代表涉违法当选;辽宁省619名本届人大代表,有84%涉及贿选。

本文从辽宁过去10多年来出现的一些现象,分析辽宁政治和经济生态崩溃的原因。)

(大纪元记者李思缘报导)近来,辽宁官场因贿选风波,连日占据各大媒体头条。该省45名中共全国人大代表被查出存在贿选问题,除近期落马的郑玉焯,此前一帮辽宁省部级高官王珉、苏宏章等均涉案其中。

从1999年镇压法轮功开始,江泽民就把辽宁作为所谓的“反法轮功基地”,给予当地官员为所欲为的权力。分析认为,如今,中共正自食恶果。这也是辽宁政治生态和经济生态都变得极为恶劣的原因。

虽然,习当局正在清洗辽宁官场。但是,辽宁仍在传出一个个被迫害的故事。这种悲哀到何时才能终止呢?

辽宁贿选案引发高层震怒

当局对辽宁贿选案的处理正走向深入。

中共掌权以来,省级大规模贿选事件较为罕见。辽宁省部级官员因涉及贿选,接二连三地落马。财新网报导,贿选事件引起中央高层震怒。

8月26日,中共官方公布,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玉焯被立案审查,中纪委对其予以“双开”处分。郑是今年来辽宁省第四个落马的省部级高官。

在此之前,前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在3月4日落马;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阳在3月16日落马;4月6日,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苏宏章落马。

今年2月27日至4月28日,中共中央第三巡视组对辽宁省开展了巡视“回头看”。

省委书记李希在辽宁被“回头看”后总结称,2012年辽宁贿选案,已从省委、省人大等高层领导,蔓延到了省发改委、省法院等省直部门,大连、鞍山、朝阳等重要地市区。

辽宁涉案“老虎”两位数

海外中文媒体引述中纪委的消息指,除了郑玉焯,辽宁还有多位现职副省级以上,以及大批厅局级官员,被列入中纪委和辽宁省纪委的调查名单。

其中包括:现任辽宁政协主席、江泽民的外甥夏德仁;现任沈阳市市长潘利国,曾任辽宁省省长、现任城乡住建部部长陈政高等多名省部级高官,厅局官员更是数以十计。

中纪委的消息形容,辽宁官场贪腐的严重程度超过了山西,一是面积大;二是级别高;三是呈集团式贪腐,这些贪腐集团同时也形成政治帮派。消息人士指,辽宁官场贪腐内幕一旦揭开,引起的政坛震撼将不亚于山西。

大陆媒体在9月14日的报导指,辽宁涉及贿选案的省部级高官是两位数。

为何辽宁的政治生态极度恶劣?这要从江泽民掌权后,辽宁所出现的一系列问题说起。

江泽民庇护下辽宁官员无法无天 犯下惊人罪恶

消息称,江泽民在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选中了辽宁作为“反法轮功基地”。“十八大”之后,习当局废除劳教决心已定,有严重迫害法轮功经历的强卫和李东生,一度想把青海作为“第二基地”,但后来由于李东生被抓而失败。

在辽宁成为被江选中的“基地”后,出现了各种骇人听闻的罪恶。

**大连最早实施活摘器官

江泽民在1999年7月展开对法轮功迫害后,看中了薄熙来的野心,而薄则选择投靠江往上爬,二者一拍即合。报导称,由于薄熙来对江泽民迫害政策的竭力配合,在其担任大连市长和辽宁省长期间,大连最先发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据《新纪元》周刊报导,这些事在辽宁省高层、大连、沈阳市高干子弟、医学圈子内不是秘密,知道的人很多。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都参与了这项罪恶。大连、沈阳和辽宁卫生局系统、武警部队的不少官员、医疗专家、高干子弟都涉入其中,也都赚了大钱。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的录音也显示,薄熙来亲口承认,活摘器官的指令来自“江主席”。前中共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也曾亲口承认,是江泽民批示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

今年8月5日凌晨0点30分左右,薄熙来一手打造的大连星海广场华表被拆除。由于华表、金龙是帝王的象征,该华表被认为是薄熙来的“问鼎”之心的象征。当年也只有辽宁大连才建造了除北京天安门广场之外的华表。

**马三家劳教所被选作迫害法轮功样板

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下称,马三家)被称作“人间地狱”。有报导称,当年马三家被江泽民及时任政法委书记罗干作为迫害法轮功的“集中营样板”。

2000年10月,罗干在马三家蹲点之际,该劳教所的警察,将18位坚持修炼不转化的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他们强奸,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余者致残。

此后这种邪恶手法扩散至大陆各地的劳教所,强奸、轮奸等事件频发。

**苏家屯设立秘密集中营

辽宁各地劳教所曾大规模强迫抽取法轮功学员血样。知情者指此举是为建立活体器官移植库而做的准备。

2006年3月以来,多位证人指证中共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设立秘密集中营,关押数千法轮功学员,大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肾脏、肝脏和眼角膜等器官牟利,并私设焚尸炉焚尸灭迹的骇人罪恶。

2006年3月31日,沈阳军区总后勤部下属的一名老军医披露:“苏家屯地区的医院仅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分,但是目前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还是在监狱、劳改营、看守所较多,只有需要的时候才大规模调动。”

 **徐才厚老巢在辽宁 参与构建器官移植活体供体库

江泽民军中铁杆、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的老巢在辽宁的沈阳军区。

有报导称,中共军队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与负责军医院的谷俊山和其后台徐才厚有直接关系。已病死的徐才厚曾负责协调军方的力量,直接参与秘密构建器官移植活体供体库。

8月26日,港媒引述消息称,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王建平因“违反党纪”被捕。公开资料显示,王建平,1953年出生在辽宁抚顺市。2000年至2014年12月,先后任武警部队副参谋长、参谋长、副司令员、司令员。

有消息称,王建平曾在沈阳军区服役,是徐才厚提拔上来的,可能卷入徐案。

2014年10月28日,“追查国际”发布通告指出,中共军队医院和武警医院及其总后勤部是执行江泽民屠杀命令,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的核心机构。王建平也被列入追查名单之内。

辽宁势力的为所欲为,还可以从另一个例子中看出。

在中共军内,存在着一个“瓦房店系”,有30多名将军原籍是辽宁省瓦房店。而徐的老家就在瓦房店。

辽宁政治和经济生态崩溃的原因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辽宁的贿选情况很严重。其实,这些都是当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而造成的后果。在江的要求和纵容下,辽宁官员无法无天、什么都敢干。相比活摘器官,中共在换届时,官员间的贿选只是小事一桩。

石久天说,习当局现在查的还都是“十八大”前后的问题,如果再往前追查,真相将更为惊人。

辽宁糟糕的政治生态直接影响的就是经济增长。

中纪委网站8月25日公布了“中共辽宁省委关于巡视‘回头看’整改情况的通报”。通报承认“一个时期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

早在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次对辽宁进行巡视后便称,辽宁经济数据存在“弄虚作假的现象”。

中共统计部门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辽宁省GDP数据居倒数第一,罕见地出现“断崖式”下降,增速为-1.3%,比倒数第二的山西,差了4个多点。在大陆“垫底”。

另一个“负增长”数据来自辽宁省统计局。根据1%人口抽样调查推算,2015年辽宁常住人口相比2014年减少9万人。这也是17年来,辽宁常住人口总量首次出现负增长。

今年上半年,辽宁全省民间投资降幅达到近60%,进一步加速了辽宁经济的下行。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众号“侠客岛”对此认为,“哪个地方政府清廉、办事效率高,自然会受到更多的投资青睐,反过来,哪个地方政府腐败、吃拿卡要,投资自然避之不及”。

辽宁书记李希也承认,辽宁经济出现的困难,有结构原因,有体制机制原因,也有政治生态的原因。

习近平和王岐山掌控辽宁

自2015年5月王珉卸任辽宁省委书记以来,辽宁省委省政府领导班子已有8人履新,多人都是“空降”或异地调任的“外地人”。

今年5月,深受习近平信任的李希调任辽宁任省委书记,军工系统出身的前湖南政协主席陈求发任省长;同月,中纪委宣传部部长陈小江出任辽宁省纪委书记;吴汉圣由营口市委书记,调任辽宁省委秘书长;6月,李文章由宁夏自治区党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调任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补齐苏宏章落马后形成的空缺;8月,福建省委原常委、厦门市委原书记王蒙徽出任辽宁省委常委,并接替曾维任沈阳市委书记。

这些动作表明习近平和王岐山已基本控制辽宁。

传李希秘密调王珉

陆媒称:“中央在辽宁下了一盘大棋”。有海外媒体披露了“这盘大棋”中的关键几步。

自由亚洲电台在8月18日文章中透露,从曾经与王珉“相当接近”的人士口中得到的信息是,自李希到达辽宁之后, 其实就已经开始了对王珉的秘密调查,就是因为从“贪污受贿”和“生活作风”角度一直都抓不到王珉“涉嫌腐败和经济犯罪”的有点分量的证据,这才把决定他先安排进人大担任一个工作委员会的副主任,以利继续对他的秘密调查。

2014年10月,李希成为辽宁省省长,7个月后接替王珉成为省委书记。

沈阳200套房产争夺战牵出慕绥新、王珉和苏宏章

李希调查王珉,挖出了什么不得而知,但是,从亲共媒体的报导中,可以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8月31日,香港《凤凰周刊》发表《房产争夺战幕后的官场潜规则》长篇报导。

报导指,沈阳市中心南五马路方型广场西侧两栋28层的红色高楼建成已13年,水电暖全通。这两栋楼总计200套房产,多年前即已全部被售出,但迄今一直近乎于空置状态,几乎没有任何私人住家,仅有个别小公司在内租房办公。

据悉,200套房产是由地产商范垂华2000年2月注册的中宇地产公司所开发。

范垂华与公司第二大股东王晓丽的矛盾,可能是后续一系列纠纷的导火索。

报导中没有交代王晓丽的具体背景,不过提到“工商登记上一个叫王晓丽的女人,据称其背后是国有资本,入股500万元,公司注册资本由此增加到1,050万元,王晓丽也因此在中宇公司中负责财务工作。”

范垂华称,2003年3月,他发现王晓丽未经其批准,从公司账上转走若干款项,“我大为光火,随即解除了王晓丽的财务负责人职务。”这或许为日后埋下祸因。

2003年6月6日楼盘准备正式开盘销售的前四天,也就是6月2日,沈阳市政府部分工作人员带着警察突然进入中宇地产办公室,要求职工交出公司所有证照。大批警员前往抄家,把公司证照等物品抄走。范垂华遭到多次暴打后,被逼迫承认行贿、偷税。

此后,范垂华被判冤狱14年。范入狱期间,中宇地产项目近200套房产陆续被卖出,房款去向不明,留给范垂华的,只有中宇地产拖欠承建商的巨额欠款。

2008年、2010年,范垂华的“合同诈骗罪”、“偷税罪”两项罪名先后洗脱,范被无罪释放。

2011年,范垂华几经辗转,从沈阳市房管局拿到了购买者的名单并获知了购买价格。经过仔细分析发现,所有房屋的买主全是政府官员与国企领导,或者与之有深厚联系的人士,而购买价格仅为市场价的一半。比如其中有辽宁省机关事务管理局某领导夫妻,每人名下各有一套;还有十几名沈阳市公安系统领导或其直系亲属;更让范垂华感到震惊的是,低价购房者中还有沈阳市前市长慕绥新的司机之妻薄某(购买了一套),慕绥新案同案犯、沈阳市电信局原局长邵文章之女(购买了两套)……

范垂华表示,在他出狱后追讨房产期间,有多股力量找过他,其中包括前辽宁省政法委书记苏宏章的近亲想从中调解,但他一口回绝。前辽宁省委书记王珉没有着力于司法途径推进,而是将该起纠纷批给省信访局。

从文章讲述的内容可以发现,慕绥新、苏宏章、王珉均直接或间接涉及此案。两栋楼交织著沈阳乃至辽宁省不同时期落马官员的身影。

沈阳“慕马大案”源自“辽宁帮”内部火拼

上文提到的慕绥新是2001年沈阳“慕马大案”(“慕绥新、马向东案”)的主角之一。当年沈阳常务副市长马向东因在澳门豪赌而被中纪委盯上,其后牵出辽宁官场一连串受贿案,超过100名官员因而下台,其中副省级1人、副市级4人,仅各市县党政“一把手”就有17人,案件轰动全国。

2001年10月,慕绥新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2002年3月2日因癌症死亡;同期,马向东被判处死刑,2001年12月19日在南京执行死刑。

当年的“慕马大案”背后涉及的是“辽宁帮”内部的火拼。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李长春是辽宁人,在辽宁发迹,曾任沈阳市委书记、辽宁省省长。李在辽宁为官多年,1990年被调出辽宁后,在当地留下的党羽甚多,多为沈阳市和辽宁省一级的高官,在辽宁政坛上形成一股政治势力,被称为“沈阳帮”。其中包括慕绥新、马向东等人。

“慕马大案”之前,“辽宁帮”包括两大派系,除了“沈阳帮”之外,另一个是以薄熙来为首的“大连帮”。因薄有太子党身份,所以“大连帮”在辽宁飞扬跋扈,渐与“沈阳帮”对立。

薄熙来在“慕马大案”之后,于2001年1月由大连调任辽宁省政府任代省长、省长,当年2月薄的亲信陈政高任沈阳市市长。此后,薄利用“慕马大案”对“沈阳帮”进行围剿。随着2004年12月,闻世震被免去辽宁省委书记职务之后,“沈阳帮”几乎解体。

还有报导指,原沈阳华晨汽车老板仰融,与“沈阳帮”交往甚密。薄任辽宁省长一年之后的2002年年初,仰融被迫出走美国,他在大陆的亿万财产被查抄一空。

李长春与“沈阳帮”的关系

当年“慕马大案”发生后,李长春遭到诟病。署名为宗海仁的作者在《第四代》一书中披露,马向东就是在李长春升任沈阳市委书记时,由李长春亲自提名被提拔为沈 阳市商业局局长的,而李长春任辽宁省省长时,慕绥新是辽宁省建设厅厅长,是李长春非常欣赏的几位厅局级干部之一。也就是说,李和慕、马两人的关系非一般的 上下级关系,李对慕、马两人的了解也要比对其他干部了解得更多、更清楚。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在“慕马大案”未发生前,慕绥新、马向东曾多次向人炫耀他们与李长春等人的关系,李长春也对慕绥新在沈阳的改革表示关心。因此,“慕马大案”发生后,中央高层一些人尽管没有明说,但的确对李长春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辽宁帮”的共同点是残酷迫害法轮功

无论“沈阳帮”还是“大连帮”,对于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都不遗余力。

据悉,慕绥新任沈阳市长期间,沈阳市当局曾决定,当警察抓到一个散发资料的学员,给予“三等功”奖励;对发现法轮功学员上网者给予3,000元奖励;发现散发真相材料者,奖励300元。沈阳地区各个派出所下属每个社区,雇用联防队员(民兵,地痞)全天巡逻,专门负责抓捕散发法轮功材料的学员。

李长春早就上了海外“追查国际”的追查名单。

“大连帮”的薄熙来,更是因为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遭海外追查。

2001年前后,江泽民拨专款600万元(人民币,下同),命“610”头子刘京速建“马三家思想教育转化基地”。为此,刘京曾多次往返辽宁找薄熙来,共同筹建。

2003年,已是辽宁省长的薄熙来再次向江伸手,辽宁省投资10亿元在全省进行监狱扩大规模的改造工程,仅在沈阳于洪区马三家一地就耗资5亿多元,建成中国第一座监狱城,占地2,000亩。

薄熙来还曾下令辽宁所有劳教所、监狱“集中全部力量转化法轮功”。

王珉掌权辽宁后搭上各方势力

已经落马的王珉与薄熙来有着不一般的关系,这一点海外中文媒体报导中有所披露。

报导称,薄熙来倒台之前,王珉一到辽宁省担任书记后,即亲赴大连把薄熙来在当地的“政绩”一顿猛夸。薄熙来夫人薄谷开来到沈阳时,王珉还亲自宴请。

王立军在担任重庆市公安局长期间,经常回辽宁老家,期间王珉还专门召见过王立军,由自己亲自提拔起来的省政法委书记苏宏章陪同。

文章还透露,苏宏章落马后曾揭露,薄熙来倒台后,王珉曾经对他等几个说过,当初看王立军说起薄谷开来时的那付眼神,就笃信这个薄熙来最信任的家伙已经给自己的主子戴上绿帽子了。

苏宏章是王珉的亲信,陆媒纷纷指苏曾以黄金行贿王珉。

苏宏章与王珉一样,都曾跟随江泽民卖力迫害法轮功群体,被海外列为追查对象。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王珉掌权辽宁后,非但与“辽宁帮”中的薄熙来势力搭上关系,也不愿通过司法追查与“慕马大案”人员相关的200套沈阳房产事件,显示此人已经完全融入“辽宁帮”。

石久天表示,这些人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参与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这也可以解释,为何王珉在2013年对抗习当局废除劳教的政策。因为当时劳教所中关押的很多都是法轮功学员。

王珉维护马三家 对抗习当局

2013年1月,习近平当局提出要取消劳教制度,遇到了江派阻挠。

当年4月7日,亲习近平阵营的大陆媒体《Lens视觉杂志》刊发《走出“马三家”》的长篇报导,首次揭露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酷刑黑幕,引起社会强烈反响。

这篇报导记录了亲历者在被关押期间所受的种种骇人听闻的酷刑,如:抻刑、上大挂、坐老虎凳、绑“死人床”、蹲“小号”、以子宫扩张器野蛮灌食、往阴道里灌辣椒粉、电击乳房和生殖器官、将女人送进男牢凌辱等。报导也佐证了法轮功学员一直揭露的中共利用劳教所酷刑迫害的事实。

半个月不到,王珉掌控的辽宁省当局成立官方调查组声称,马三家被劳教人员遭受酷刑报导“不属实”。此举被视为辽宁公开与习近平在废除劳教制度问题上对抗。

习当局经过激烈的博弈,在当年11月正式废除劳教制度。

直到现在,大陆《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在网上发表《她们走出马三家之后》的文章后,依然被很快删除。

习近平宗教会议纠正江镇压政策

今年法轮功中南海和平请愿的“4‧25”周年前夕,4月22日到23日,习近平召开最高规格的宗教工作会议,提出团结信教群众、以疏导和法治化的手段解决宗教问题。习的讲话被视作是对此前江泽民宗教镇压政策的纠正。

但在6月28日,辽宁警方在公安部的指挥下,在全省展开了大抓捕,共抓捕100名法轮功学员。

时至今日,由迫害所引发的那些悲伤故事在辽宁仍未停止。

(转自大纪元)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