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天灾人祸民众怒吼 中共节节败退(完整版)

2016-07-28 18:16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45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7月23日,邢台市长带领其官员举行新闻发布会,就洪水造成的灾害向市民道歉。这种中国官员向百姓道歉的行为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共已势衰到什么程度。(网络图片)

近期,中国大陆水灾不断。除了近日的邢台洪灾外,7月初武汉一度几乎全城被水浸,一夜间成为泽国。连续的水灾引爆民众怒火,纷纷要求对中共官员问责。在民众与媒体深挖武汉被淹的原因后,大陆城市唯GDP发展政策被发现是祸首,而这是江泽民掌权后的遗祸。

一、武汉全城被水淹 追责追出江泽民

今年入汛以来,大陆长江中下游地区,以及江淮、西南东部等地出现最强降雨,尤以6月末开始的湖北武汉灾情最重。

武汉全城被水淹 民众要求对官员追责

湖北省民政厅7月8日通报,自6月18日以来,洪涝、风雹等灾害,已造成湖北省92个县市区共1781.26万人次受灾,死亡69人。作为湖北省会的武汉亦未幸免,最严重时全城有超过180处发生积水。

据大陆气象部门统计,6月30日20时至7月6日10时,武汉本轮长达一周的强降雨已累计降下560.5毫米,即超过23个东湖的水量,这场降雨已经突破武汉自有气象记录以来一周持续性降水量的最大值,超过了1998年的周持续性降水。

据中共官方截至7月6日12时的通报自称,武汉市12个区75.7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22.65亿元(人民币,下同)。

武汉市部分地铁站、火车站关闭,站内更不乏大堂泛水、楼梯成瀑布倾泻;多所高校的宿舍、食堂均遭水淹,操场、篮球场等露天设施更成汪洋。不少民众在网上抱怨:“怎么每年都淹,每年都‘看海’?”“做水利的狗官给老子滚出来!”

2016年7月2日,湖北武汉,停车场遭洪水淹没。 (STR/AFP/Getty Images)

2016年7月2日,湖北武汉,停车场遭洪水淹没。 (STR/AFP/Getty Images)

91364347

2016年7月3日,湖北武汉,河水决堤,一名村民在洪水中走路。(Wang He/Getty Images)

2016年7月3日,湖北武汉,洪水淹没民宅,民众以小艇代步。 (Wang He/Getty Images)

民众追问武汉130亿水利资金问题

于是,有网民翻出了3年前武汉市政府的承诺:利用3年时间,投资130亿元,告别“看海”,一天下15个东湖(雨量)也不怕。

但是时间过了3年,“看海”还是如期而至。

7月6日,武汉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官方对于该市再次“看海”解释称,“地势低,气候糟,加上排水系统标准偏低”导致武汉交通瘫痪。

不少网民表示:“投了130亿,建设标准还偏低?能不能详细说说,这是谁的责任?决策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还是验收单位?别又把老天爷拉出来背锅,它是出题的,不是做题的。”

“关键是城市排涝系统老旧,维护建设费用都被层层卡拿吃用了,事关国家安全的堤坝工程都能做成豆腐渣,足可见有多腐败!这是草菅全体武汉人民的生命。”

7月7日上午,一名湖北籍的在京大学生,以公民身份向武汉市水务局递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了解武汉市政府3年前提出的《武汉市中心城区排水设施建设三年攻坚行动计划》中,拟投资129.85亿的资金去向为何,做出了哪些成果。

7月8日,一名武汉市水务局的工作人员对财新记者表示,当年规划的129.85亿元防汛资金目前只使用了40多亿。他自称,原因在于排水管线的改造涉及多个部门,“实施起来非常困难。”

即便如此,网络上对此仍不断质疑。

陆媒炮轰武汉水利贪腐

大陆出现的所谓“天灾”一般都与人祸联系在一起。“豆腐渣”一词,便来自1998年的大洪水事件。当年,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站在洪水滔天的九江大骂“XXX工程”“豆腐渣工程”。洪水过后,很多地方主政官员被问责。

但朱镕基的问责并没有杜绝中共官员此后在水利工程上继续贪腐。

7月1日晚,武汉新洲区举水河发生特大洪水,凤凰镇郑园村陶家河湾举水河西圩垸发生溃口,导致附近6个村庄、1个社区被淹。

溃堤发生后,当地村民和官员都说,涉事的“举水西堤”已有20多年没有加固。“从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好几次国家财政拨款维修加固堤坝,但是最后也没见着修。”

7月6日, 《新京报》发表《武汉新洲溃堤伤口上 竟有贪官撒过盐》一文。文章开篇说:“洪水来了,有些腐败已无处藏身”,“⋯⋯当溃堤和腐败联系在一起,那就是更严重的后果——溃败。”

文章揭露,2014年,武汉水利堤防中心主任唐某在2005年至2013年间,经其手涉及受贿的工程总造价已经接近10亿元,其中就有举水河举西堤加固工程,工程造价为3186万。

而武汉市水务局原巡视员刘东才也被指控牵涉进举水堤整险加固工程中。2001年至2012年期间,刘收受湖南省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武汉分公司副总经理沈某10万元,助其在武汉市连江支堤举水河东堤加固工程施工过程免受地方势力干扰。

文章质问:“既然腐败案早在数年前被发现,那么相关被腐败感染的工程,是否又经过再次补修和验收?”

7月7日,《东方日报》的文章《一场暴雨一场灾 腐败江堤知多少》评论道:“全部使用国债资金建设的长江重要堤防隐蔽工程,投资预算达65亿元,涉及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四省,由于所抛块石淹没在水下,看不见、摸不着,施工中以少充多、偷工减料比比皆是,国家审计署曾发现,水下护岸抛石少抛多计,水上护坡块石以薄充厚,工程不合格的标段达五成以上,有些工程还没有经历洪水考验便已崩塌,但无良官商套取工程款却高达上亿元。”

“其实,这些贪污水利工程款的官员,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贪官,而是形同杀人犯。”

Screen Shot 2016-07-17 at 11.44.40 PM

武汉洪水发生后,陆媒刊文追讨天灾背后的人祸——贪腐。(网络截图)

千湖之城怎么了? 学者:大自然的报复

除了“豆腐渣工程”的因素,地方政府大肆开发房地产,急功近利追求GDP而使生态遭到破坏,是水灾泛滥的另一祸根。

武汉有千湖之城的美誉,但随着高楼崛起,大量湖泊消失。中共建政之初,武汉有127个湖泊,目前仅余38个,大减七成。由Google地球的图片可见,武汉第二大城中湖“沙湖”,2000年开始逐渐被蚕食,至今年湖泊面积已大幅减少,一条楚汉路更将沙湖拦腰截断。被填湖的还有下马湖,两个湖面完全被新建住宅吞没。除了引人注目的大湖被填,更多的是无名湖泊,在默默无闻中消失。

武汉官方曾辩称,填湖为了将岸线固定好,更好保护好沙湖,但被外界斥责一派胡言。

武汉民间环保组织“绿色江城”负责人柯志强指,湖泊是天然蓄水池,把湖填了,地下排水设施又有问题,一下大雨原来排到湖里的水,只能留在马路上。

7月9日,经济学者王思想在其《治水哲学──回归泥土》一文中说,中国目前在大搞城市化,用钢筋水泥造成高楼大厦,哄抬房价卖给百姓;城市路面都要求硬化,据说是为了美观,可是却忘记了这显然是不准备用泥土吸收雨水了;用钢筋水泥的河道把每一条河流捆绑起来,不仅丑陋,而且粗暴愚蠢,完全破坏了河床、芦苇、湿地的生态系统……最傻的是湖北。湖北号称千湖之省,那些湖泊原本就是天然的调节系统。可是,湖北人居然填了很多湖,盖起高楼大厦。结果,人们发现,每年遭水灾的地方,就是当年那些湖面……这是大自然的记忆,大自然的报复……

土地财政问题 江泽民遗祸

疯狂追求GDP求得提拔,破坏生态求得发展,官员们从大型工程中贪污资金,这正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执政时,地方政府渐渐形成的特点。

江泽民掌权时的1994年,中共进行了财税改革。此举增强了中央对地方政府的控制力,也增强了地方政府发展工业和房地产的动力。同时,中央也同意将卖地收入归为地方政府。这是近20多年来大陆工业野蛮扩张、房地产价格暴涨等问题的重要根源。

从那时起中共地方政府陷入了一个发展的怪圈。地方政府通过举债,搞基建、扩张,使得资源全部向城市靠拢。在城市发展了之后,随着人流的增加,带动了当地的房价,又使得地方政府能够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土地还债。这种制度使地方政府卖地积极性空前提高。而当大量土地通过“招拍挂”为地方政府创造了源源不断的财政收入以后,地方在政府性债务的扩张上就更加有恃无恐。

这些靠举债得到的、破坏环境的发展,又使得主政的地方官员能因为高速的GDP而被提拔。同时,官员在出让土地过程中,形成灰色、黑色利益链,又能从中中饱私囊。加上江泽民特有的,以纵容贪腐换取各方支持的办法,这个模式渐渐成为中共官场过去几十年的通用规则。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武汉从千湖之城,变成现在的“水淹之城”,相当部分原因与江遗留下的政策有关。就包括水利工程中的贪腐行为,也是江当年“贪腐治国”政策的延伸。

李克强指水灾原因:历史欠账较多

在大陆南方汛情严峻之时,7月5日至6日,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连续到安徽阜阳、湖南岳阳、湖北武汉进行考察。期间,李克强强调,当前不少城市出现内涝,这既有降雨集中的因素,也反映出城市建设历史欠账较多。

“历史欠账较多”,这个说法并不是李克强第一次提及。

2014年5月,李克强考察内蒙古赤峰市一个污水处理厂在建项目时曾说,“我们的城市外表亮丽光鲜,但地下基础设施历史欠账过多。”

党校教授指胡锦涛要求落实不够的原因

7月4日,微信公众号“学习小组”推荐一篇中央党校教授谢春涛的稿子。谢在谈到“科学发展观”时,称贯彻落实不够。“科学发展观”在胡锦涛掌权时期被提出。

谢表示,……在很多地方都能找到发展不科学的现象。原因就出在“以GDP论英雄”的这种考核方式上。他强调,过分重视GDP一定会带来很多问题,其中两个方面的问题就跟这种考核方式直接有关系。

一是,地方政府多重视征地拆迁;二是,地方政府多重视上工业项目。污染不污染,有的人不一定管,他们看重的是GDP的增长,能出政绩。

李林一认为,李克强的说法,已经间接把这个水灾中的人祸问题和现当局撇清,他强调是“历史欠账过多”。党校教授谢春涛的话,实际点出的是胡锦涛当年权力被架空。换句话说,胡的“科学发展”在官场上无法约束江当年遗留的追逐GDP的政策,地方政府继续乱作为。

李林一表示,说来说去,江泽民需要担部分责任。

二、民众追击洪灾真相 中共破绽百出

“我辛苦了一辈子,现在什么都没了,以后怎么活啊!”“你们一定要给我报一报啊!”这张脸庞除了泪水还有恨。这是一名在河北邢台洪灾中悲痛不已的高女士留着泪说出的话。

邢台洪灾 1分钟水位就到2米

据邢台市官方微博“邢台发布”的消息,截至7月23日9点,洪灾已造成死亡25人,失踪13人。网上流传出被冲毁村庄的一些照片,一具具惨白的尸首中很多是孩子。此后,网络自发分析事件原因,对中共官员的愤怒与质疑四起。

河北省官方下达通知,自20日凌晨起,境内18座水库开闸泄洪,此时水库周边的村民还在睡梦中。 (网络图片)

河北省官方下达通知,自20日凌晨起,境内18座水库开闸泄洪,此时水库周边的村民还在睡梦中。 (网络图片)

月19日凌晨3时起,河北邢台突降暴雨,十多小时降水量逾360毫米,导致当地的七里河洪水漫堤,市经济开发区的12个村庄遭水浸。

“20日凌晨1点多,洪水突然涌来,瞬间水面已没过房顶达两米,熟睡中的村民猝不及防,整个村庄一片汪洋。”受灾最重的大贤村一位田姓村民说。

在大贤村,有的地方在短短的1分钟内水位就迅速上涨,最后直至2米高。

为何大贤村在这次洪水中损失如此惨重?死去的民众为何没能得到预警?

14694078643649

201607250435china2

邢台市开发区副书记言语前后矛盾

20日,邢台市开发区副书记王清飞在洪灾发生当天接受河北电视台采访时,信誓旦旦地表示“人员没有伤亡”,当地公安部门官微还在转发“两千多人全部安全转移”的网帖。

王清飞的谎言激怒了大贤村村民。22日上午8时,村民堵住当地一条国道和省道的交叉口,要求与政府对话。赶到现场的王清飞当场下跪道歉,当被村民质问是否知道村子里死了多少人时,王清飞不断点头,没有正面回应。此事件更引发网民的愤怒。

民众追击真相 中共破绽百出

22日晚上9点左右,在网上刷屏的,是一篇名为《河北邢台水库泄洪之后,那些在睡梦中消失的生命》的文章。文章内有大量洪灾过后的现场照片:泥泞之中多处有小小的、孩子的尸体。惨不忍睹的照片引发了舆论震撼,尽管2小时后文章就被删除,但越来越多人在网络爆料,称造成这一情况的罪魁祸首,是因为上游的水库要泄洪,而当地政府没有提前通知村民,以至于大贤村村民在毫无准备中遭受没顶之灾,矛头更指向邢台市最大的水库朱庄水库。

23日凌晨1点,代表官方口径的“掌中新邢台”公众号发布了一条消息说,大贤村上游根本就没有水库,被洪水淹没是因为“七里河大堤决口所致”。

当舆论一再追问难以平复时,当地政府的说法出现变化。7月23日,中共河北省邢台市政府召开记者会,负责防汛抗旱工作的邢台市副市长邱文双在记者会上宣称,淹没大贤村的七里河上游仅有一座不可调控的东川口小型水库,没有节制闸,不存在人为调度泄洪问题。但《Vista看天下》杂志翻查资料发现,东川口水库具有开闸放水功能。

这次淹没大贤村的七里河附近有东川口、朱庄、野沟门3座水库,而大贤村被淹与附近水库之间的关系,截至发稿各方还争论不休。

如有报导称,这次朱庄水库有泄洪,但是也有报导指,朱庄水库泄洪在洪水袭击大贤村一个小时之后。而据官方的说法,东川口水库的确出现了漫坝,之后也因无闸而“自动泄洪”,水流进入七里河,汇入横扫大贤村的洪流。那么大贤村的惨况,与泄洪是有关,还是无关?

在网上一片追责声中,邢台官员开始互推责任。

邢台经济开发区水务局局长郑建平对《财经》记者透露,19日晚上到20日凌晨,开发区没有接到上级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下称市防汛办)要求七里河下游群众撤离的通知。

市防汛办副指挥长、水务局局长焦立君告诉《财经》记者,市防汛办当时确实向经济开发区发了群众撤离通知,但记不清是几点发的。

7月23日晚10点左右,邢台市长董晓宇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救灾不力,并称灾情统计、核实、上报不及时、不准确,政府对暴雨预判不足,各级干部抗洪抢险应急能力不足,对此“深感内疚”。

一片追责声中 邢台部分官员被查

从近期大陆的几起重大社会公共事件来看,真相被披露的过程基本上是:网友爆料——自媒体传播——正规媒体介入——官方给出说法。这次邢台“7.19”暴雨洪水也是如此,民众发出怒吼,倒逼中共表态。

对于邢台的悲剧,民众在网上留言:

“说实在的,很多人看到那些泡在水里的孩子们的图片和视频时,既感到十分悲痛,更感到十分震惊和愤怒。”

“一场大雨,把一个国家该有的良心撕得粉碎!可怜那些连数字都没能挤上的孤魂⋯⋯据说村干部喇叭喊了,但水已经到门口了。这是人祸,无可置疑。”

“真相隐瞒不下去了才道歉,这程序走给谁看?想想如果没有人把遇难者的照片发到网上,多少外界人士还陷在邱副市长无人死亡的谎言中,现在道歉,迟了,一百余条人命死于你们手上,就算长跪不起,也难平民愤。”

“比天灾更可怕的是人祸和蠢货。天灾不可抗拒,造成损失公众都能够理解。但是对于人祸,尤其是企图掩盖人祸的行为,绝对不可姑息和饶恕。至于那些打着冠冕堂皇旗号的蠢货,必须抵制。”

“如果真是泄洪居然不提前通知,造成几十人死亡!这岂止是渎职犯罪,应该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对相关责任人严惩不贷!”

“⋯⋯相关领导必须负责!别想又蒙混过去!”

7月24日,官方宣布河北省委决定对抗洪救灾工作不力的邢台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段小勇、邢台市经济开发区东汪镇党委书记张国伟、石家庄市交通运输局总工程师何占魁、井陉县副县长贾彦廷,作出停职检查决定,进行调查、追责。

22日,河北省委省政府工作组就已经进驻。25日,工作组初步认定,7月19日晚七里河决堤是由于局地强降雨形成的洪峰所致,非人为原因造成。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认为,在前几十年的中共官场中,隐瞒灾难、粉饰歌舞升平是中共通行的做法。但近年来这一套却越来越不灵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很多民众已经看清了中共的邪恶。当局督查以及免除官员的职务,却比前几十年要迅速和猛烈。

南京一女官员被指抗涝时“摆拍” 后被免职

在当今中国社会,每一次灾情都能引发民众对体制内官员的穷追猛打。

7月初,大陆网络热传一张江苏南京女官员“指挥抗洪”时的照片。网传图片显示,一名身穿白色上衣的女士坐在皮划艇上,艇内另一女性疑似在为其拍照,而多名身着特警制服的人员在水中扶著皮划艇,艇上有“南京玄武”字样。

nanjing日前,江苏南京一女官员被指“抗洪”摆拍,引发网络热议。近日,该官员被免职,官方称这是正常换届的说辞,再遭网民斥责。图为南京女官员疑似摆拍的照片。(网络图片)

该官员为中共南京玄武区委常委、副区长苏政。网民质疑其在洪水到来时“耍官威”、摆拍“作秀”。

7日下午,南京市委宣传部文明办一工作人员称,该照片系现场一工作人员拍摄,网民的解读系“乌龙”,该女干部是带病抗洪,工作人员帮助扶著快艇推往一线。

网民对官方的解释并不买账,纷纷谴责道:苏大人好大的官威啊;有中共官员是假抗洪、真作秀;官方的“辟谣”,越描越黑;被揭穿了还狡辩,无耻至极。还有人揶揄说“不如说女干部怀孕了”,“这一届人民不行,都不懂得体谅领导。不过没关系,谁当区长反正人民没有发言权”。

在民众强烈的谴责声中,陆媒7月16日报导,舆论中的焦点人物苏郑已于近日去职。

央视煽情报导抗洪 民众越来越清醒

7月6日,中共央视的官方微博发布了一篇颇为煽情的抗洪报导同样遭遇“打脸”。

据其描述:“大雨滂沱里,他们(抗洪官兵)不穿雨衣;为了运沙袋,他们浑身是泥,里外湿透;六十斤的沙袋,他们每个人扛三百个,来回跑六百趟;混著雨水的矿泉水和几个馒头,就是他们日常的伙食……”

帖文还配上一组抗洪抢险现场图片:一批浑身泥水、神情疲劳的士兵在扛麻袋,歇息时用满是稀泥的手抓着个馒头就著冷水吃喝。

中共央视的官方微博发布了一篇颇为煽情的抗洪报导,遭“打脸”后删除。(网络截图)

中共央视的官方微博发布了一篇颇为煽情的抗洪报导,遭“打脸”后删除。(网络截图)

此文一出,就遭到大陆网民的质疑。

随着质疑声浪的加大,另一家官媒的微博账号“央广军事”发布帖文:“【一线部队的伙食保障棒棒的!】武警合肥支队在抗洪前线为官兵精心调配伙食,条件艰苦情况下确保自给自足,早餐有面包鸡蛋牛奶,午晚餐保证六菜一汤,餐餐有水果。确保官兵在前线战斗时吃得营养、吃得科学,补充战斗力。”

江苏省无锡市宜兴市杨巷镇政府也出面辟谣称,网传官兵只吃馒头和矿泉水实际有些夸张,各个抢险点饭盒都是以百份为单位无上限供应。

央视的煽情直接被“打脸”。随后,央视微博迅速删除了煽情的帖文,但仍然辩称军队“偶尔吃得不好”。

评论员吴戈在文章写道,“粉饰水平稍烂的是央视,他们披露部队只是偶尔一顿艰苦,多数时候吃得挺好,却不明白:既然如此,你最初渲染这偶尔的艰苦,岂不有博取民心之嫌?”

心理学家唐映红表示,面对年复一年的“人祸”假“天灾”而戕害民众,民众对权力集团的社会治理能力的质疑必然越来越重。因此,通过无节操的煽情,刻意夸大,甚至摆拍救灾官兵的“悲情”镜头,能够迅速地吸引大多数民众的注意力,从而理性的质疑就很容易被冲淡。

7月9日,大陆最大社区网站“凯迪社区”发表题为“央视还是那个央视,观众不再是当年的观众”的文章称:“相比于1998年,2016年的人们面对洪水,不太愿意跟着主流媒体的脚步去点蜡烛、喊口号、抹眼泪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按照自己的知识架构、常识、逻辑,对灾害提出了自己的疑虑,发表自己的看法,指出可能存在的问题。”

网络段子再热传的背后

与此同时,前几年曾出现的、名为“北京市政府号召市民捐款遭受前所未有抵制与唾骂”的段子文章再热传。

段子文章调侃:北京大水,有红十字呼吁捐款,人民回答:

——你一个吃碗面要不要加鸡蛋都犹豫半天的人,给一餐上万,山珍海味人捐款,你好意思么??

——你一个30好几了没钱没房连老婆都娶不上的人,给大把花钱养情妇包二奶的人捐款,你不羞煞先人么??

——你一个结婚十几年至今都舍不得给老婆买一条3千元项链的人,给一出手就送二奶几十万名贵珠宝的人捐款,你不愧对家人么??

⋯⋯⋯⋯

此文最后用红字标注:转发才是最好的曝光。

石久天表示,当今的中国人越来越清醒。大陆发生的大多数“天灾”其实背后都隐藏着“人祸”。现在的中国人,只要发生社会事件,首先就会质疑中共。中共几十年来养成的那一套骗术在逐渐失效,民众在加速抛弃中共。#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