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中共统战部长“被自杀” 学者:现世报 组图

2016-07-22 09:46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331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中共统战部长张经武“被自杀死” 妻子被逼疯

张经武从49年起,主政西藏15年期间,中共在西藏动用兵力规模超过“平型关”、“百团大战”,西藏人口一度骤降。从1956年到1962年,据不完全统计,共军在藏区大小战斗1.5万次,据总政机密文件数据,解放军“歼灭”藏人45.6万人。66年张被调回北京任统战部长一年不到,就被关进监狱遭酷刑、妻子揭发、自杀、绝食,直至四年后“被自杀死”;学者李江琳认为这是报应。

1956年5月,张经武(左起)与达赖喇嘛、陈毅、班禅

屡次自杀四年后终“被自杀死”

据多家陆媒所撰写的张经武生平,1966张经武从西藏返回北京,担任统战部副部长不到一年,文革运动已经展开了,中央统战部内出现三派造反组织,中共中央两报一刊发表社论,要求革命领导干部站出来,和红卫兵小将一起参加“文化大革命”。生怕掉队的张经武不知该支持哪一派,得知一位分管统战工作的领导支持其中的一派。按照他一贯的思考方式,张经武认为这不会再有错,当即也作了支持的表态。谁知这一随大流,就是张经武四年被折磨,直至惨死的开始。

躲进中南海仍被揪出

因支持其中一派造反组织,张被另外两个造反派追捕,便和自己支持的造反派头头躲了起来,之后给周恩来写了一封信,谈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这封信通过妻子杨岗的侄儿杨汉生送到了中南海。不久,周恩来把张经武接进了中南海。在中南海的日子还算平静,每天除了看报、听广播,张经武没有事情可做。知夫莫如妻。杨岗知道张经武在想什么,因而时常把有关情况写成纸条,藏进给张经武送去的饭盒里、面包中。谁知,这事很快被人发现,并报告了江青。在中央的一次碰头会上,江青突然责问周恩来:“张经武是你保护起来的吗?”“张经武在中南海很不老实,他老婆经常给他传递秘密情报,专与文化大革命对抗,这样的人就该到运动中去烧烧。”

张经武回到统战部,一直受人密切监视,尽管小心翼翼,批斗仍升级,常常打骂、罚跪,不久,张经武被送到西郊半壁店监视,继而又被关进安定门外交部干校改造成的临时监狱。

张经武和妻子杨岗

妻子被逼精神失常揭发张经武“想当总理”

张经武被列三大罪,被“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立案审查。

“罪状”之一,抢档案事件的黑后台。统战部造几个造反派抢档案,大吵特吵,张经武被指是其中一派后台;“罪状”二,历史不清的假党员;“罪状”三,刘、邓修正主义路线在西藏的忠实执行人。

在张经武被抓的同时,杨岗被关进了秦城监狱。专案组的刑讯逼供,使本来身体就很虚弱的杨岗精神失常,哭哭叫叫,专案组并没有因此而放过她。诱供、逼供之下,她根据专案组的需要,写了一份张经武的材料。材料中说,张经武参与了贺龙搞的“二月兵变”,贺龙当主席,张经武当总理。

严刑拷打多次自杀终被“自杀死”

越来越多的严刑拷打,张给毛、周的每一封信,都被专案组扣下,绝望的张经武,一天,一头朝暖器管上撞去,顿时,鲜血直流……

此后张经武与看守员的关系紧张,双方由对骂发展到对打。年过花甲的张经武,哪能打得过年轻力壮的看守?他一只胳膊脱臼,另一只被打得骨折。

打不过看守,张经武采取另一种方式—-绝食,张经武坚持了一个星期。第八天,即1971年10月27日,张经武出现心力衰竭和休克现象,专案组把他送三里屯附近卫戍区警卫二师医院。张经武的呼吸和心跳几乎全没有了,血管也已干瘪得难以输血抢救。半个小时过后,张经武呼吸和心跳完全停止。

张经武死后,医院留下的病历上写道:“患者56号,企图自杀,自撞墙自杀未成,将右臂撞伤,左肘关节脱臼。5月1日送积水潭医院……”

而给中央统战部发的死亡通知书上则写道:“张经武因心脏病复发,抢救无效,于10月27日去世。”

张经武主持西藏15年铁血屠杀

张经武做了15年的中共驻藏封疆大吏-驻藏代表,察看关于中共入藏后的网络资料,大部分是歌颂解放军如何“文功武治”的,称之为“西藏的黄金时期”、“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奇迹”。

而美国华人学者李江琳查阅大量史料,走访了在印度和尼泊尔的几百名流亡藏人,并和历史的关键见证人达赖喇嘛有过五个小时的谈话。出版《1959拉萨!》、《当铁鸟在天空飞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秘密战争》力求重建历史原貌,发现中共在西藏的用兵规模远远比中共在日本侵华期间,只打过两次的战役平型关、百团大战的规模。

“中共镇压西藏一定程度上具有种族灭绝的性质”,李江琳说,中共防叛完全是有意识的把西藏部落里面18岁到60岁的成年男性按照指标抓起来,1958年4月9日,青海省委书记高峰在省公安工作座谈会上说:“把他们抓起来,一个不放,死也要让他们死在监狱里。”李江琳说:“甚至我还找到一份战场处决的方式,即使这些人投降,但是没有必要把他们抓回来,因为抓回来起不到教育群众的作用,因此要在战场上把他们打死。”

在1956年到1962年6年中,据不完全统计,中共军队在全部藏区的大小战斗有1.5万多次,据解放军总政治部的一份机密文件中的数据,解放军在战场上“歼灭”的藏人达45.6万多人。

轰炸理塘、乡城、巴塘寺院的飞机是当时中国最先进的秘密武器。1953年斯大林送给毛泽东的图-4远程重型轰炸机。

当两架图-4重型轰炸机从陕西武功机场起飞,携带着多枚重型炸弹飞临中国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当地最大的寺院理塘寺上空时,当时理塘的藏人都没有见过飞机,没有一个词来称呼它,看见一个像大鸟一样会飞的东西,往寺院扔东西,也不知道那个东西叫炸弹,大约有2000名藏人在理塘寺镇压中死伤。

如1958年6月的柯生托洛滩战役,发生在今天的黄南自治区那里,甘南玛曲县和青海河南县交界的地方。当时在那个黄河滩上聚集了大概7000到1万的藏人,几乎全是逃亡的手无寸铁的百姓,包括妇女、儿童、老人、僧侣等。他们打算渡过黄河,逃到甘南去,在拂晓的时候,被解放军包围,打了整整一天.

再比如中铁沟,在一个山涧里,解放军用了飞机和大概六个团的兵力打一群聚集在那里的藏人。这些被打死的人全部是逃到那里躲避的牧民、农民、僧人,解放军打完仗往上报的时候都说成是“叛匪”。

进藏共党头子都无好下场报应?

其中下场最惨的是主持西藏15年的张经武,被关押四年,酷刑折磨直至“被自杀死”,在监狱时也没有了姓名,被称为“56号”犯人。

李江琳接受美国之音《解密时刻》节目采访时谈到了张经武之死。李江琳:“在我看到了这一切之后,我很难说不流露出一种情绪,这是一种报应……这些参与者中,受害者不仅仅是藏人,其实有很多汉人–士兵、包括官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是受害者。他们是加害者,同时也是受害者。”

范明,原解放军进藏部队司令员兼政委,中共西藏工委副书记。1958年被划成“极右分子”和“反党集团头子”,被撤销一切职务,开除党籍、军籍,并被送到长白山地区劳动改造。1962年,他涉入“彭德怀反党集团”,被关押到北京秦城监狱。1980年平反,后来担任陕西省政协常务副主席。2010年病逝。

丁盛,曾任解放军54军军长、广州军区司令员、南京军区司令员,1962年指挥中印边界战争。1977年被指投靠“四人帮”,受到批斗。1982年被撤销军职,开除党籍。1999年病逝。

谭冠三,原解放军西藏军区政委,1966年任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副院长。文革期间被打成“反林彪”、“反江青”的“走资派”,送到湖北“五.七干校”隔离。1978年平反后任成都军区顾问。1985年病逝。

可以看到这三人,即使被平反后,也无要职任命,靠闲职打发余生。

共产党永远的杀人需要撒旦魔教特征

阿波罗网站2010年首发作者“Finder”的编译成果:马克思如何从基督徒转变为撒旦教信徒,并创造共产主义理论,更详细考证请见:独家惊天重大发现一切中国问题的疑惑迎刃而解——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下面是共产党鼻祖的的暴力杀戮宣言: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写道:“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恩格斯也写到“我们进行的血腥的复仇”。他经常使用这种措辞:“(俄国)国内的进展多么壮丽啊!谋杀变成了家常便饭。”“让伦理道德问题靠边站吧……革命者为达目的,无论采取何种手段都是对的,包括暴力和表面的顺从。”

恩格斯在《Anti-Duhring》(反杜林论)中写道:“对人的博爱是荒谬的。”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他又说:“我们需要的是恨而不是爱——至少现在是这样。”

马克思:“我们针对宗教、政府、国家、爱国心的所有主流观念发起战争。”

列宁:“我们必须使用所有诡计、阴谋、欺瞒、狡诈、非法手段、隐蔽手段,并掩盖真相。”

古人云:“盗亦有道”,强盗也有强盗的规矩;Tomasso Buscetta是第一个成为警方线人的黑手党老板,首次披露了黑手党内部的运作情况,他说:“(黑手党认为)犯罪是必须而无可避免的,但它总要有理由。我们排斥无理的犯罪、为犯罪而犯罪、或只因个人冲动而犯罪。例如,我们排斥‘株连’,不会谋杀目标身边的人,比如其妻子、儿女、亲戚等。”

撒旦教的罪行则属于另一体系。对于共产党来说,囚禁和折磨犯人的亲属,挑动人们父子互斗、骨肉相残,是理所当然之事。张经武所经历的党内恶斗,妻子揭发,在中共体系也就是相当正常了,正如《九评共产党》所言:“同时共产党杀人也是出于现实的需要。共产党当年靠流氓无赖杀人起家。既然杀开了头儿,中间就绝不能停手,而必须不断制造恐怖,使人民在颤栗中接受对手过于强大而只能俯首称臣的现实”。

阿波罗网叶净菡报道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