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内蒙“盲井”案】骨灰被冲进马桶 煤矿职员参与诈骗

2016-06-11 09:37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89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一旦诈骗成功拿到赔偿,扮演亲属的嫌犯带着赃款和骨灰先行离开,随后负责杀人制造矿难者也会迅速辞职离去。他们聚集在提前约好的另一个县宾馆分赃,并将死者骨灰倒进马桶冲走

电影《盲井》讲述了两个农民工将打工者诱骗到矿区,然后杀害,制造事故假象,再冒充死者家属向矿主索要赔偿的故事。2016年6月6日起,一则骇人听闻的现实版“盲井”在网络上流传。

74名嫌犯杀17人伪造矿难骗取赔偿”, 6月6日晚间,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发布了一则引爆网络舆论消息。从财新记者初步采访获知的事实看,这一系列极端恶性事件所呈现出的人性之恶与社会底层原始生存状态的残忍与冷酷,进一步刷新人们的心理底线。

内蒙检察院官微称,艾汪全、王付祥等74名嫌犯先后在山西等地故意杀害17人,伪造矿难假象,骗取巨额赔偿款。目前,该案已被公诉至巴彦淖尔中院。

嫌犯大多为云南昭通农民

该系列杀人案由发生在内蒙巴彦淖尔乌拉特中旗的一起“矿难”引爆。2014年底,乌拉特中旗的石哈河镇大安鑫海铁矿发生一起“矿难”,有一名云南籍矿工死亡。矿主并未上报,而是与该矿工家属协商赔偿68万元。因为支付了巨额赔偿,矿主资金周转不开,拖欠了50多位工人的工资。工人们上访,从而惊动警方。

知情者对财新记者说,矿主眼看遮掩不住,不得已到乌拉特中旗公安局投案。但当地警方调查后意外发现,遇难者居然还活着。警方由此顺藤摸瓜,经过长达一年多的调查,揪出这起骇人听闻的现实版《盲井》系列案。

电影《盲井》讲述了两个农民工将打工者诱骗到矿区,然后杀害,制造事故假象,再冒充死者家属向矿主索要赔偿。而由公安部指定管辖,内蒙警方负责侦查的这一“1.02”系列案,反映出的残忍与冷酷远超《盲井》。

2015年8月中旬,参与乌拉特中旗大安鑫海铁矿杀人诈骗赔偿案的犯罪嫌疑人郭某鸿,艾某银,汪某文(又名“小王三”),张某华先后被云南警方抓获,移交给内蒙警方。9月12日,犯罪嫌疑人艾汪全在浙江苍南落网,并由苍南警方将其移交内蒙警方。

上述六名犯罪嫌疑人,全是云南昭通延津县农民。

据云南《都市时报》报道,郭某鸿,艾某银,汪某文(又名“小王三”),均为80后,年纪在32岁至28岁间。除涉嫌制造这起案子,四人还分别伙同他人,在其他地方涉嫌各杀人一名,诈骗巨额赔偿。

位列起诉书74名被告人第一位的是艾汪全,28岁,身高不到1.7米。来自浙江《都市快报》去年的报道显示,艾汪全早先在山西长治县做上门女婿。因为在矿上打工,收入没有老婆高,经常被老婆一家数落。2013年初,艾汪全离了婚。他心里认定,只有赚大钱才有尊严。听说“杀人骗保”的事后,他也加入了其中一个团伙。

《都市快报》称,艾汪全向苍南警方交代,从2013年初到2014年11月,他先后在山西、陕西、内蒙参与制造了三起矿难,共诈骗赔偿金150多万元。

遇难者骨灰被冲进马桶

知情者告诉财新记者称,这些嫌疑人作案极其残忍,基本上都是以招工为名,将物色好的对象骗到矿上,打一段时间工,寻机作案将人打死,伪造现场,骗取赔偿。然后再根据作用大小进行分赃,出谋划策者获利最多。

该系列案作案者分好几个团伙,团伙之间互有交叉,有些人横跨几个团伙作案。他们的作案套路跟《盲井》极为相似,有的负责策划,有的寻找适合作案的矿点,有的专门杀人伪造现场,有的物色诱骗作案对象,还有人扮演遇难者家属以骗取赔偿。

有看过卷宗的辩护律师介绍,大多数嫌犯年纪三十四岁,多半是来自云南昭通延津县的农民。他们虽然没什么文化,但很精明,每制造一起“矿难”,参与者大多七八人,内部分工明确,环环相扣,各司其职:有负责踩点的,寻找有作案条件的矿,这些矿通常管理都有漏洞,有机可乘,比如井下没有摄像头等;有负责物色诱骗作案对象的,通常找的是智障流浪汉、只身打工者,也有老乡;还有专门制造事故杀人;还有专门负责扮演遇难者亲属。

杀人后,作案者立刻电话通知扮演亲属家人的同伙,通常三四人,或扮演妻子,或扮演儿子,还有扮演父母以及兄弟姐妹的。他们从外地来住进宾馆,跟矿主谈判,经过多次讨价还价,达成协议后,死者被迅速火化。

一旦诈骗成功拿到赔偿,扮演亲属的嫌犯带着赃款和骨灰盒先行离开,随后负责杀人制造矿难者也会迅速辞职离去。他们聚集在提前约定好的另外一个县宾馆分赃,并将死者骨灰倒进马桶冲走。

前述知情者称,嫌犯们自己交代,实际上2009年他们就开始作案,因作案矿点偏僻隐蔽,且发生在井下,容易制造矿难的假象,加之矿主多半花钱消灾,息事宁人,在很长的时间里一直没有被发现。他们自己供述作案远不止17起,只是很多遇难者因为骨灰灭失而无法指控。

比电影《盲井》更残酷的是,分赃后,大多数嫌犯并不会将赃款寄回养家,而是聚众赌博,挥霍殆尽,然后再伺机寻找下一个作案地点和人物。据嫌犯律师介绍,此番案发后,大多数嫌犯的家人也不管嫌犯,只有极少数嫌犯家人请了律师,大多数律师是政府指定的法律援助的。

一名辩护律师称,作案者除农民工,还有一些煤矿职工参与作案,他们提供作案地点,通风报信,一起分享赃款。

据财新记者了解,对于这起骇人听闻的系列大案,案情公布与否、公开多少合适,令有关部门颇为踌躇,有担心一旦全部公布,可能在矿工中造成恐慌,从而影响到煤矿企业正常生产经营。

【财新网】记者 王和岩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