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郭伯雄覆灭记(完整版)

2016-04-06 14:34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614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日前,中共前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涉嫌“受贿犯罪案”已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大纪元资料室)

日前,中共前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涉嫌“受贿犯罪案”已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大纪元资料室)

中共新华社周二(4月5日)报道,中共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涉嫌受贿犯罪案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报导证实郭伯雄涉嫌卖官,指郭为他人职务晋升或调整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报导还称郭伯雄对涉嫌受贿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以下是大纪元之前对郭伯雄覆灭过程的长篇报导。

郭伯雄覆灭记(1)习近平瓮中捉鳖

(大纪元记者唐青报导)郭伯雄、徐才厚两个“难兄难弟”,1999年同一天被江泽民授予上将军衔,前后相差两年晋升军委副主席,在帮助江泽民“垂帘听政”、架空胡锦涛中双双发挥关键作用。在徐才厚案件不断推进的过程中,郭伯雄涉案的传闻也不断。早在2015年3月初,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因贪腐被查后,郭伯雄实已成“瓮中之鳖”。

捉鳖行动

2015年7月30日,习近平当局公开郭伯雄案。官方通告显示,2015年4月9日,中共中央正式决定对郭伯雄进行调查,这证实了多家海外媒体在4月15日刊出的抓捕郭伯雄的细节。

2015年4月10日,郭伯雄夫妇被北京军方转移至一个秘密住地。而几个月前郭伯雄已被监视居住。据称,军委纪委、军检察院、总政保卫部等部门,4月10日共派出十多辆军车包围了郭的住宅。先是将郭夫妇带上车押走,然后留下数十军人查抄,部分家具由卡车运走。也有报导说执行抓捕任务的是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目击者称,北京万寿庄一带10日戒备森严,车队疾驰而去。抓捕郭伯雄行动“动静很大”,因此北京政界知道的人不少。

郭伯雄案在7月30日被官方公布后当天,财新网发布报导称,今年4月9日上午,有关方面正式向郭伯雄宣布了接受组织审查的通知。当天下午,中央军委召集驻京大军区级和四总部领导进行传达;第二天上午,各大军区领导到京接受传达;4月13日,传达至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军政一把手。

2015年4月香港《南华早报》披露,中共七大军区的高层4月9日受命赴京参加思想教育课,课上的一分内部文件称,中共中央军委和军队纪检部门已经决定调查郭伯雄及其家族。各大军区的最高级领导——司令和政委都被要求参加这次会议。而少将以上级别的军队高官,已收到有关郭伯雄涉嫌问题的简报。

军方消息称,和徐才厚案相比,军委在处理郭伯雄案时更加小心。这是因为郭伯雄作为军委第一副主席,权力更大,影响力更胜徐才厚,徐才厚主管政治教育和军队人事,而郭伯雄在2002年成为军委副主席时,已经控制军队作战和训练任务超过10年。

因此,在郭伯雄案件正式公开前,习近平和王岐山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内部通报

首先是内部通报。

2015年5月11日,中纪委、中央军纪委就郭伯雄被调查的情况向中共政治局、国务院、人大常委会党组、政协党组、中央军委、中共军队四总部作了通报,郭伯雄被指有“十大罪状”。5月25日,通报下达到省部军一级党委。

据香港《争鸣》杂志报导,通报中关于郭伯雄十个方面的内容是:

1)郭伯雄“违纪、违法及犯罪”问题十分严重,政治局批准立案审查;
2)郭被调查期间玩弄花招,搞“攻守同盟、毁灭文件和有关罪证”;
3)郭以自杀抗拒调查;
4)初步查证郭伯雄与徐才厚等人涉及买官卖官;
5)军用土地转让民用时,郭曾三十多次收受巨额贿赂;
6)郭指使有关领导部门篡改军事训练、军事演习的考核成绩;
7)郭利用职权,为亲属、原属下在地方工程建设项目取得“非法、违法”利益;
8)2013年3月退休后,郭伯雄到处串联活动刺探中纪委、中央军纪委内情,与被调查的部下搞串联活动,转移不法资产;
9)徐才厚被调查期间,郭曾七次到徐寓所通风报信,要求徐顶住,他会在内部活动,力保徐免于被追责;
10)郭任副总参谋长、中央军委常务副主任、中共军委副主席期间三次搞婚外情并被举报,郭为此两次作检查。

据悉,调查郭伯雄的专案组主要人马来自原徐才厚的专案组成员。

在郭伯雄案内部审查紧锣密鼓进行的同时,大老虎背后的江泽民集团势力也没有停止运作。2015年4月10日郭伯雄被抓后,有媒体传出当局将在 5月公布郭案,但显然遇到了阻力。

某些海外媒体继2015年2月放出江派的传言“北京惊变:习近平遭大挑战,元老阻打老虎”后,2015年5月初再放出新一波谣言“反贪大刹车 停打大老虎”、“习、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等。传言包括,当局对郭伯雄将从宽处理,让他反思自己的过错,轻放!这时候很多看不懂习、江斗内情的海外媒体跟风炒作“习近平反贪受阻”、“打虎放缓”等。

大纪元此前报导,由于担心迫害法轮功遭到清算,由江泽民主导、曾庆红主谋,江派在“十七大”后制定了薄熙来、周永康联手政变、废掉习近平的计划。该计划由时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实施,令计划暗中策应,在中共“十八大”上让薄熙来接替周永康的职位,掌管政法委“第二权力中央”;两年内,联合江泽民在军中势力,赶习近平下台,推薄熙来上位。郭伯雄涉与徐才厚买卖军职是其罪之一,郭作为第一军委副主席,与徐一同架空胡锦涛,不可能不涉入江派政变推翻习近平的阴谋。习近平真正对阵的是江泽民曾庆红,这场生死战不可能不打到底。

针对“打虎放缓”论,习近平当局频频反击。

据《争鸣》的消息称,中纪委、中央军纪委2015年6月13日下发了三条内部通知:

1)郭伯雄问题立案调查正在进行中,案情复杂;
2)郭伯雄案会适时宣布;
3)中共中央、中央军纪委对腐败问题立场、原则不变。

亲自拍板

接着习、王密集行动。根据大陆媒体的公开报导,军方动作不断,尤其针对郭伯雄发迹的兰州军区,习、王剪除党羽,稳定军心,对外释放信号。

2015年7月1日起至9月,中共七大军区防空兵在甘肃河西走廊地区连续举行七场实兵实弹演习。该地区是郭伯雄的军中老巢兰州军区的地盘。按照此前打虎每逢敏感时刻便举行军演的“惯例”,军演或是郭案将宣布之兆。

2015年7月8日至10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到陕西调研。自2013年7月起,王岐山出京考察了九个省份,每年三个省份,每次时间两到三天,每次调研前后的省份均有“老虎”被查。此前八个省份都是如此。于是大陆新浪网发出独家报导,问“王岐山赴陕西调研,哪个领导会掉下来?”而郭伯雄祖籍正是陕西并在兰州军区起家。

2015年7月10日,中共军方公布了兰州军区联勤部原政委邓瑞华被立案调查的消息。稍早前,也是兰州军区联勤部原部长占国桥受查,还有该军区副政委范长秘被中共军事检查机关立案侦查。不难看到习近平正在以“剪裙边”的方式,对郭伯雄最后“动刀”。

2015年7月10日,海外媒体曝出,习近平当局经再三研判,决定在8月1日前公布郭伯雄案,其主要罪名是卖官及贪腐。

2015年7月13日,范长龙到兰州军区辖下的甘肃、新疆、宁夏部队调研,并传达习近平重要指示。陪同其巡视的还有空军司令马晓天、兰州军区司令刘粤军、济南军区司令赵宗岐、武警部队政委孙思敏、副总参谋长王建平、总装备部部长刘胜,以及新疆书记张春贤等。在中共北戴河会议前夕,如此高规格地视察军区、强调军队建设,似有意在向外界释放郭案将揭密的信号。郭伯雄号称“西北狼”,西北是他发迹之地,也是他培养众多党羽之地。

2015年7月18日,习近平专门来到第16集团军视察,问候官兵。第16集团军是沈阳军区应对朝鲜半岛局势的主力,被视为徐才厚的嫡系部队。习在讲话中表示,徐才厚的违纪违法活动对部队建设的损害是“全面的、深层次的”,强调要“彻底肃清徐才厚案件的影响”。在郭案消息频传之际,港媒指习近平提徐才厚或是“指桑骂槐,颇耐人寻味”。

2015年7月30日,据星岛日报报导,习近平亲自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拍板公布郭伯雄案,昭示“暴打军老虎”的决心,同时显示反腐打虎未结束,驳斥外间种种传言。官方当晚发布郭伯雄被查的通告,这只超大码的“郭氏靴子”终于落地。

猜谜高潮

财新在《郭伯雄沉浮》一文中说,郭伯雄最后一次在公开场所亮相是2014年1月20日,中央军委在中国剧院举行一场文艺演出,已经退休将近一年的郭伯雄、徐才厚均出席。海外媒体则有报导指郭伯雄在“八一”、“十一”前的招待会都有出现,不过大陆媒体没有公开报导。

腾讯财经《棱镜》说,对于郭伯雄的调查从2014年上半年即已开始。

最初的迹象是2014年7月,郭伯雄发迹的兰州军区进行人事大调整。7月7日,李长才卸任兰州军区政委,原任军区副政委苗华接任;范长秘转任副政委,其兰州军区政治部主任职务由济南军区的徐远林接任。此外,兰州军区同时还有三名军官由少将晋升为中将,另有七名大校晋升为少将。

2014年12月,兰州军区副政委范长秘被军方立案侦查。同月,郭伯雄原秘书刘志刚不再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履新济南军区副司令员。

2014年下半年,村里一位在外地念书的学生暑假回乡就把“郭伯雄落马”的海外网络传言告诉了郭伯雄老家张则村的乡邻。

而郭伯雄被查的传言,在2015年3月份达到高潮,并被官方有意无意地“放纵”。

2015年3月2日,军方对外公布,郭伯雄之子郭正钢因涉嫌违法犯罪,2015年2月军事检察机关已对其立案侦查。

3月5日,参加“两会”的总后勤部政委刘源被问及是否还有更大老虎,以及郭正钢的父亲是否也可能涉案被抓时,答复是:“你懂的。”中共官方前一次对外作出这种回复时是在周永康落马前。

3月9日,朱德外孙、军队装备学院原副院长刘建“两会”期间对郭正钢落马评价说,“父母是第一任老师,孩子没有教育好,父母也难脱其咎。”

而大陆媒体在郭正钢落马后更是陷入了狂欢式的挖掘报导,并毫不忌讳地向郭伯雄蔓延。报导嘲讽郭正钢升少将46天即落马,并挖出他私下里对反腐的表态:“反腐,搞一搞,意思意思就得了。”

郭正钢第二任妻子吴芳芳,则凭借郭正钢等军方关系经营牟利,在五年半时间内卷走15亿人民币。为此,商户集体上门讨债、抗议,甚至在军区门口喊出“郭正钢还钱”。

以下是大陆门户网站之——“网易”的相关报导,这些报导和猜测在严厉控制的中共互联网居然畅通无阻。那时中国老百姓都懂了,郭伯雄已经是一只“死老虎”。

郭正钢升少将46天落马 家中被抄600万(2015-04-01)
郭正钢之妻领衔,深陷漩涡的浙江女富豪排行榜(2015-03-25)
落马高官郭正钢之妻的掘金之路(2015-03-25)
郭正钢:反腐搞搞就得了(2015-03-24)
郭正钢火箭式升迁路:称反腐“搞搞就得了”(2015-03-24)
媒体揭秘郭正钢家族:其父小名“锤锤”(2015-03-23)
刘源回应“郭正钢父亲是否被抓”:你懂的(2015-03-05)
郭伯雄之子郭正钢妻子吴芳芳竟是二婚女(2015-03-04)
郭伯雄之子郭正刚少将被查震撼整个军界(2015-03-03)

请君入瓮

对郭伯雄“请君入瓮”,是在2015年3月。

香港《争鸣》透露,对郭伯雄的秘密调查早就开始。3月初经中央政治局批准,中纪委、中央军纪委通知郭伯雄即日起对其展开调查,并宣布若干条规则。郭伯雄当即立下三条保证:

1)保证无条件遵守执行中央展开调查的决定。
2)保证在调查、审查期主动、诚恳配合,争取得到宽赦。
3)保证在调查、审查期不会作出任何不合作的行为及自伤、自杀、自绝的违法、犯罪行为。

3月5日至4月25日期间,郭伯雄向中央政治局、中纪委、中央军纪委递交了五份检查、交代书。

3月3日,路透社的独家报导引述与军方关系密切的信源证实,郭伯雄正在接受中共官方的调查。

7月30日郭案公布后,《棱镜》调侃,郭伯雄在一夜之间,完成了“宣布被调查、开除党籍处分、移交司法”这“三步走”,而郭的同僚徐才厚花了七个月才完成。

至此,“西北狼”郭伯雄、“东北虎”徐才厚这两位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双双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郭伯雄覆灭记(2)郭徐同盟负隅顽抗

上文讲到2015年3月后习近平以“瓮中捉鳖”方式拿下郭伯雄。本文讲述郭伯雄在此之前是如何和徐才厚订立攻守同盟负隅顽抗,以及他们背后说不清的“大阴谋集团”。

密探徐才厚

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2014年6月30日被公布落马后,郭伯雄要出事的传闻不断。当年7月甚至传出郭伯雄化妆出逃的消息,网友PS出郭伯雄身着军装化妆成女人的图片。虽是笑话,却反应出郭伯雄想逃想抵抗的状态,内心焦急。

徐才厚买官卖官早就是党内、军中公开的秘密。中共军中实行所谓的“双首长”制,主管作战的“军事首长”排名在“政工首长”之前。因此,晋升将军一定要经“军事首长”郭伯雄和同任“政工首长”的徐才厚二人同意签字,方能过关。所以徐才厚卖军职“郭伯雄也有一半”。

徐才厚的交代给了郭伯雄致命一击。据《争鸣》杂志2014年9月披露,徐才厚在调查中交待,他曾与郭伯雄订立过“攻守同盟”。

徐才厚出事后,郭伯雄非常紧张。从2013年9月下旬至2014年2月,郭伯雄先后4次以探望为由到301医院及徐才厚寓所,通风报信,告知当局对徐才厚进行审查的内情,并要求攻守同盟渡过难关。4次探望的情况如下:

2013年9月28日,郭伯雄携眷属到301医院;
2013年11月20日,郭伯雄与警卫员到301医院;
2014年1月12日,郭伯雄到徐才厚的西山寓所(徐请假返家过年);
2014年2月26日,郭伯雄到301医院。

徐才厚交待,郭伯雄每次来探望都随身带侦防窃听仪器,证实无窃听后,才和徐在房间阳台上交谈。郭伯雄提示徐才厚:

“问题到此为止,没犯上天条,不至于坐牢。”
“问题越扯越多、越远,没个底,会牵连更多人,问题会更复杂。”
“军队上层出问题,只要不是乱军叛国,不会移交法庭的。更何况你已患绝症。”
“我(郭伯雄)会在内部活动,做做工作,争取作党内、军内纪律处分。”
郭伯雄对徐才厚发誓:“我不会在你身上踩一脚,你要顶住压力,压力再大也有时间性的。”

郭伯雄还授意徐才厚写信给江泽民、胡锦涛,表达自身处境等。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郭伯雄四次密探徐才厚,正说明他心虚,和徐才厚有扯不清道不明的同盟关系。

大阴谋集团

郭伯雄比徐才厚大一岁,二人经历极为相似:都是农民子弟,士兵出身,同期晋升,罪状相似。更重要的是,两人都是江泽民一手提拔,十多年替江代理军中事务,到江退下后,两人在军队说一不二,把胡锦涛架空。在军中,郭伯雄主要负责军事,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徐才厚主管政治工作。郭伯雄资历更深,为第一军委副主席,排名靠前,权力更大,等于是徐才厚的上级。

郭伯雄和徐才厚为什么要架空胡锦涛?这要从江泽民说起。江泽民恋栈权力,尤其是在99年镇压法轮功之后,骑虎难下不敢放弃权力。江为了打倒法轮功,发泄私愤地、不计后果地迫害法轮功民众,密令“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甚至活摘器官。江知道欠了血债,因此在中共权力中心赖著不下,同时寻找自己的代理人。

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江泽民从总书记位置退下来,将七常委增至九常委,塞入政法委罗干、宣传口李长春,同时使九常委分权,各管一摊,架空胡锦涛和温家宝。这就是外界所说的“九常委制” 。

江泽民还嫌不够,又指使张万年、郭伯雄等发起准军事政变,在中共“十六大”主席团常委第四次会议上,逼胡锦涛同意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的临时动议。

2002年,江泽民从总书记位置退下来时,让心腹郭伯雄当了军委副主席。2004年, 江泽民从军委主席退下来时,他又把徐才厚推上军委副主席的位置。这样,郭伯雄、徐才厚两个军委副主席代江在军中掌握军权,架空胡锦涛,同时监督“九常委”分权的机制按照江的意思实行。周永康的政法委能顺利发展成为第二权力中央,不能说没有郭伯雄、徐才厚两个副主席“保驾护航”的功劳。

《争鸣》杂志的文章说,郭伯雄、徐才厚两名军头的真正罪行岂止是巨贪腐败,他们的要害是昔日挟兵权自重,涉入了薄熙来、周永康等的图谋政变案。

2014年有一篇广泛被引用的博文——《徐才厚发迹史及其小伙伴们的勾当》,里面提到诸多江派高官组成的“大阴谋集团”。文章说徐才厚、郭伯雄利用军中歌星汤灿的美色笼络周永康等大批军政人士,并点名谷(俊山)、(李)东生、焦利、(徐才)厚、(周)滨、郭(伯雄)、梁(光烈)、薄(熙来)、周(永康)、(刘)志军、(许)宗衡等,可谓是军界、政界要人荟萃一堂,蔚为壮观。

“那个集团为了大阴谋笼络军政人士之多,其它不言,仅军内三分之二有头有脸的人物难以幸免,如此军队,被外军情报探知详情,其结果难以想像。”文章感慨,“这大概也是近十几年中国外交总被周边小丑骚扰不断、只能流于打嘴皮子功夫的一个尴尬印证吧。精气神几乎都消耗于升官、发财、内斗之上,所谓的国家、民族、人民,在他们看来,皆是虚妄。”

这里所说的“大阴谋”,可能指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等图谋推翻习近平的计划。大陆媒体今年3月曾公开报导“徐才厚他们架空当时的军委领导人(胡锦涛)”。

这篇博文还透露,“十八大”之际,谷俊山落马,徐、郭吃惊不小,害怕被供出,曾求教于江泽民。江安抚说“没事”,并称和胡锦涛达成共识“止于谷,不上追”。殊不知,习近平和胡锦涛也达成了共识“你查谷、我查上”。因此说,查谷是胡拍板决定,查徐是习的决定。

江泽民力保江集团的马仔、阻扰习近平反腐,外媒也有报导。英媒《金融时报》2014年4月1日引述三位知情人士透露,江泽民曾向习近平发出了明确的信号称:这场反腐败运动的步伐不能搞得太快。

香港《前哨》杂志披露,2014年3月,徐才厚、周永康遭秘密关押后,引发江泽民对王岐山大为不满,亲自出马要求反腐“刹车”。据称,王岐山并不买江泽民的帐,将他的“劝诫”给顶了回去。

香港《动向》杂志2014年10月披露,江泽民提出“如本人没有在中共组织上和经济上有新的大问题,原则上不再搞审查、追究。”等6条提议,以此希望习近平赦免其势力的以往罪责。但这一提议被搁置。

2014年是江派“大老虎”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案情推进关键的一年,也是江泽民遭受重挫的一年。

郭伯雄落马公布后一小时,大陆财新网发表长文透露,有乡党在徐才厚被抓后到北京看望郭伯雄,劝他早些把问题讲清楚,争取宽大处理。乡党回忆说:“他默然片刻,摇头说,有一两件事讲不清楚。”

这“讲不清楚”的事究竟是什么呢?

地下盟主郭伯雄抵抗习近平的计划详情

2014年3月15日,徐才厚接受当局调查,军中由徐、郭互相钳制的平衡局面被打破,原军委第一副主席郭伯雄,成为军中腐败势力当仁不让的地下盟主。徐派人马纷纷投靠郭伯雄。聚集在郭周围的各种势力,密谋展开对习近平反贪运动的地下抵抗。

据“总政知情干部”的一封网络举报信透露,郭伯雄2014年中秘密召见心腹商量策略,形成了比较一致的看法和计划。大概是:

1)习近平对军队运用各个击破的战术,今天先斩落“东北虎”,明天就要收拾“西北狼”。物伤其类唇亡齿寒之际,必须缜密筹划主动出击;否则,必然引颈受戮坐以待毙。

2)习在军内最大软肋是没有自己的人,我们的最大优势是从上到下都有自己的人。四总部和各大军区领导,跟我们的关系都很深,谁跟谁都不会真翻脸。因此加强团结比什么都重要。

3)习在全国反腐战线拉得太长,得罪的人太多,终有触犯众怒之时,他不可能彻底得罪我们这些拿枪杆子的人。因此必须确立步步为营式全面防守战略,以拖待变,以磨待变,稳住大局,软抗到底,就有机会。

为此,郭给几个铁杆交待了今后一段时期内的行动策略:尽一切可能减轻和缩小徐才厚、谷俊山案冲击范围,保住人事格局等重大问题的“基本盘面”。

郭伯雄认为,徐、谷已成死老虎,需要尽快了结,所有涉及徐、谷案件的人和事都不要狠挖深究,不管他是不是我们的人都要保起来。对于原属于“东北帮”的徐派人物,改换门庭来投靠的,一律都要热情接纳,引为兄弟,绝不可排斥怠慢歧视。大敌当前之际,必须同舟共济,抱团取暖。

郭伯雄授意总政有关部门,对徐、谷案件的影响危害“定调”:徐、谷案件只涉及他们家属、秘书等极个别人,已经清查清楚,马上就要结案,绝不要影响到军队总体形势评价、人事格局等“基本盘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黑道白道

郭伯雄为求自保黑道白道一起来。

2014年4月,网上流传一封署名“总政机关几位知情干部”的“致全军指战员的第二封公开信”。信中说:“(郭伯雄)他经常到庙里烧香拜佛,乞求神灵保佑。这次(2014年4月)回老家,他带了一位风水大师,深更半夜到祖坟上,烧香舞剑,画符念咒,乞求平安,行动搞得非常诡秘。”

信中还提到2013年国防大学一位副校长曾花600万给郭伯雄买了一块上好的翡翠,郭请雕刻大师雕了一方大印,然后送白云观放了一天一夜。不知做了什么法术,拿回来全家称呼为“镇龙印”,称保证能将上边“镇住”,确保自己平安。据说这印光手工费就花了近百万。

郭伯雄落马后,大陆媒体也立即晒出他2013年4月11日到少林寺的旧闻。有媒体爆出郭伯雄当时是到少林寺问吉凶。报导说,郭伯雄一行到河南嵩山少林寺“参访”,受到少林寺方丈“永信法师”及寺院僧众的“热情接待”。陆媒还晒出郭伯雄和释永信的合照,释永信在郭落马前后正陷入包养女人和私生子的“举报风暴”。

而《凤凰周刊》报导,郭伯雄儿媳吴芳芳也很相信风水。吴芳芳前几年专门请了风水师赴陕西礼泉县郭家祖宅坟地等处看风水。吴还请该风水师为郭正钢之父郭伯雄问了旦夕祸福。风水师测字的结果是:“老爷子吉人天相,没事。”

有其父必有其子。郭伯雄儿子郭正钢有句在朋友圈聊天说的“反腐名言”,被大陆媒体广泛报导:“反腐,搞一搞,意思意思就得了。”

“总政知情干部”的举报信还提到郭正钢公开对人说:“广州军区的徐XX司令,沈阳军区的褚XX政委,都是我爸一手提拔起来,非常可靠的下级,也是全军最年轻的,下一步晋升军委班子没问题。31军的马军长,47军的张政委,北京军区的刘志刚副司令,兰州军区的范主任… … ”他一口气说了十几个人,都能进大区班子。

“未来的集团军军长和总部二级部长也有三分之二是我们郭家的人。徐家军垮台了,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我们,所以军队听我们郭家指挥20年没问题。20年内,军以上干部都将出自郭家!这就是我们郭家的资本,谁当军委主席都一样。”

郭正钢2014年3月被公布调查后,《人民日报》的微信公众账号发表题为“天上掉下个郭正钢,释放啥信号‘你懂的’”的评论,幽默了郭正钢父子一把。

习公开和不公开的动作

2014年11月22日,一位刚退休的军方高层人士向《汇报》透露,习近平早已下定决心彻底整治军队,徐才厚之后要被拿下的大老虎就是郭伯雄。“郭伯雄人马要抓一批,换一批,大军区级估计二至三人。原本放过郭伯雄,但现在查出的问题实在太多,很可能不得不抓。”

4天之后的11月26日,亲习近平阵营的消息人士牛泪发文《徐才厚话已说不清,因患癌被加急处理》称:“在干掉徐才厚的同时,针对另一只军中‘大老虎’的情况正在深挖……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个人给出的时间应该是2015年8月(北戴河会议)前后。”

铺垫在前,郭伯雄此后受到当局的审查、批评,一道比一道难过。

香港《争鸣》杂志2015年3月刊文称,过年前官媒刊发中央“看望”退休高官的消息,其中包括郭伯雄。但郭是被王岐山、中办主任栗战书、军纪委书记杜金才“看望”,简单寒暄后,王岐山就切入正题,要求郭伯雄趁现在还留有时间,深入反思、检查,交待清楚,争取将功折罪。

据称,郭伯雄在检查中交代:除了在北京西郊分配的一座别墅外,他在兰州、成都、广州、深圳、南京、苏州、济南、青岛各有一套别墅的业权,是由当地军区分配的,据悉市价超过六千万元;收藏赠送的名家油画12幅、国画12幅;在四家国有银行开有12个账号,本人姓名四个、其它八个是假名,等等。

但并没有见到郭伯雄交代其背后的“大阴谋集团”势力的报导。

郭伯雄一落马,新京报微信“政事儿”发文“从习近平对军队的要求看郭伯雄被查”,梳理一年来,习近平多次对军队反腐作出的要求。

文章指,习近平多次深入军队及军队院校和武警部队,足迹遍及海陆空和七大军区。视察中习多次强调军队反腐的问题。

2013年7月8日,在中央军委专题民主生活会上,习近平讲话时表示,“自己不检点,不清爽,不干净,让人家在背后指指点点的,怎么去要求人家啊?没法说,说了也没用啊!”

自2014年11月新古田会议以来,习近平一年内三谈徐才厚案。

2014年11月,在新古田会议上,习近平强调,要严肃看待徐才厚案件,彻底肃清影响。

12月15日,习近平在视察南京军区机关时称,要深刻吸取徐才厚案件的惨痛教训,从思想、政治、组织、作风上彻底肃清徐才厚案件的恶劣影响。

2015年7月18日下午,习近平来到第16集团军机关,讲话时强调徐才厚的违纪违法活动对部队建设的损害是全面的、深层次的。要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作风上彻底肃清徐才厚案件的影响。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习近平那些话是针对徐才厚说的,也是针对郭伯雄说的,两个人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这表明习近平早就在公开场合谈到郭伯雄,要肃清郭伯雄的影响。

郭伯雄覆灭记(3)郭的两面人生

中共军报2014年底批中共中央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是典型的“两面人”:“他善于表演,擅长伪装,用假面具掩盖自己极其肮脏的灵魂和丑恶的行为,演出了一幕幕丑剧。”现在人们发现,另一位中共中央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也是这样。本文为你揭示郭伯雄的“两面人生”。

学历只有小学或初中

郭伯雄1942年7月出生于陕西省礼泉县新时乡张则村。父亲郭孝西是农民,共有5个儿子2个女儿,依次为郭伯雄、郭伯礼、郭柏荣、郭柏权、郭伯营、郭会莲、郭慧莲。

网易新闻栏目“路标”说,郭家小时候非常穷,靠为村里轧棉花籽油维持生计,一家9口人“衣服轮流穿”。

新京报微信公号“政事儿”披露,郭伯雄的大妹妹嫁到南边的村子,育有一儿一女。后因与夫家生气,她将子女先推入井内,自己也跳井自杀。村里人说,郭家当时忍气吞声,最后不了了之。

关于郭伯雄的学历,大陆媒体有稍微不同的说法,但大致是小学毕业,初中没念完的水平。

腾讯栏目“棱镜”说郭伯雄小名“锤锤”,“没念多少书,就在村里念了小学”。网易说:“在礼泉县第二中学念完初中后,郭伯雄未能再继续学业。”而财经网的说法是,郭伯雄在村里张泽小学上学,后到县里仓小学习, 相当于现在的初中,但初中未毕业。

查阅官方资料,郭伯雄的学历自称是“解放军军事学院完成班毕业,大专学历”。简历上写“1981—1982年任陆军第19军55师参谋长,1982—1983年任兰州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1981—1983 解放军军事学院学习)”。这里的“解放军军事学院”1985年12月扩建为“国防大学”。

2014年4月一封著名的“总政机关几个知情干部”的公开信揭开了郭伯雄贪腐的内幕。该信指郭伯雄,“1981年至1983年,他在国防大学上学,人坐在国防大学院里没动窝,命令却从55师参谋长,军区作战部副部长,19军参谋长,军区副参谋长转了一大圈,从正团升为副军。仅从简历上看,郭成了既懂机关又懂基层的复合型干部。他从中尝到了甜头,所以后来他的秘书、儿子,都用这种方式晋升,命令一会下到机关,一会下到部队,一会下到边疆。人不是在外面做买卖,就是在国防大学待几天。靠着这样的办法,他们也都成了任职经历最好的干部。”

也有文章怀疑郭当时并未脱离部队,经历的是所谓的“在职学习”。所有媒体都在怀疑这里面有猫腻。

郭伯雄的儿子落马后,海外媒体曝出郭伯雄是一个“三假人员”,他的年龄、学历、经历都是假的。这是郭伯雄一名“前上司”透露的消息。

今年6月1日,中纪委网站刊文批评,“搞假年龄、假学历、假婚姻,篡改档案,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是欺瞒组织,是对党不忠诚”;“买官卖官不是简单的行贿受贿,而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的行为”。不知道是否有所指。

偷鸡摸狗的青春年代

1958年8月,16岁的郭伯雄参加当地工厂招工,被分配到位于陕西兴平市一家编号为408的兵工厂当工人。

据“路标”报导,唯一能让退休职工们一致记得的事情是关于郭伯雄的“偷改粮票”离厂事件。据职工们回忆,郭伯雄在厂的1961年正是三年困难时期,因个子高饭量大,郭伯雄经常吃不饱。当时408厂发的粮票是1斤面粉换6个馒头,分早、中、晚三顿饭用,一顿两个馒头。但郭伯雄为了吃饱自己将粮票给改了,将数字“2”改成“3”。刚开始卖饭的炊事员不太注意,时间长了之后被炊事员发现,并告知食堂科主任,食堂科主任上报厂领导——当时的408厂党委书记胡仪生。胡仪生准备给予郭伯雄除名处分。

但关于郭伯雄是否被除名,退休职工们有不同说法。大部分职工表示胡仪生虽准备将郭伯雄除名,但尚未除名之际,郭伯雄便趁军区招兵入伍离开;另有退休职工表示,厂里已将郭伯雄除名,郭伯雄入伍时已不再是408厂的人。

“棱镜”的报导则说,与郭伯雄同一时期在408工厂工作的三位已退休工人对郭伯雄做出的评价是“表现非常一般,道德品质差得很”。三位老工人称,在做学徒工时郭伯雄偷了同事的饭票,有一次还涂改饭票,“这些当时是要做公开处分、要开除的”,但郭为何当时并未受到处罚亦不得而知。

不知是否和这一不光彩的经历有关,随后在军队步步高升的郭伯雄并未为408厂争取来自军队的订单;对于408厂老同事的求见,郭伯雄基本一概拒绝。

在升任军委副主席之后的2003年,正值408厂建厂50年庆,工厂邀请郭伯雄出席,他也没去,只送了一幅“五牛图”。

郭伯雄升官后,几乎没回厂看过。“路标”获知,只有在郭伯雄退休后的2014年3月30日,时隔56年后,郭第一次回到他曾经工作的408厂视察,他表示“今天终于了却了多年想回来看看的心愿 ”。 此时的政治氛围已陡然不同,15天以前他的老搭档徐才厚刚刚被宣布被查,408厂也仅将他视察的消息放到内部刊物,对外官网上只字未提。

不近人情是家乡人对郭伯雄的评价之一。张泽村的一些村民们对“政事儿”说,村里也有人曾经去找郭伯雄办事,都没办成。久而久之,家乡人也不再去找他,并且跟他家逐渐生分起来。张泽村一名男子说,郭伯雄以往回乡多数都是一辆车,到坟上祭拜完就走,未到村里停留。乡亲们认为,郭伯雄躲著村里人,就是害怕村里人找他办事。

而据“总政机关几个知情干部”的公开信披露,不给家乡人办事,不是因为郭伯雄廉洁,而是“郭伯雄因为年轻时偷自行车被告发事,对陕西老乡恨得要死。一般人不让进门,只有送重礼的才让进来,声称收了他们的礼就是给了老乡面子,送礼重的不管表现如何全提拔”。

当兵入伍搞领导关系

郭伯雄当年在408工厂是混不下去了,怎么办呢?

“郭伯雄的鬼点子多。这一点在他年轻时就很突出,他原是408工厂的工人,因为偷了辆自行车要追究责任,他吓得把家里的猪杀了,给厂长送礼,厂长给他支招说‘征兵开始了,你还是到部队躲躲吧!’他进了部队,又靠着这套手法同领导拉关系,上得很快。”“总政机关几个知情干部”的公开信说。

1961年8月,郭伯雄离开待了3年的408厂,应征入伍。之后被分配到中共陆军第19军55师164团,驻扎在青海西宁多巴镇。

据工人们对“政事儿”回忆,当时郭伯雄在厂里人缘并不好。他应征入伍那天,同寝室只有一名工友去送他。

入伍后两年,郭伯雄当了班长;1964年,本应退伍的郭伯雄被兰州军区吸收为“干部”留在军队,并被任命为164团一位排长;在11个月后,郭伯雄当上了164团参谋。

对于郭伯雄在这一时期的快速晋升,沈阳军区人士向“棱镜”分析称,首先是其“练武”(部队训练)成绩好,当时兰州军区大比武,郭带尖子班取得了很好成绩;其次,郭家庭成分好,贫苦农民出身,“那时候看出身,不看学历”。该人士同时表示,他了解到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郭“特别听领导的话,领导说啥就做啥”。

1971年,郭伯雄离开164团,成为19军司令部的作训处参谋(正营级军官)。在作训处,郭伯雄待了10年,到1981年升到处长(正团级)位置。郭伯雄任作训处副处长期间,耍诡计把顶头上司搞下台,自己升了官。

据财经网报导,1977年兰州军区掀起了一场清查“反革命”的运动,还专门派副政委刘建功坐镇指挥。在地毯式的清查期间,郭的上司陈处长被人揭发有“历史”问题,而他认为是郭伯雄在后面做了手脚。

一位离休老干部告诉《财经》记者,陈处长当时被定的是“反革命”罪,被关押在陕西“解放军长安步校”长达两年之久,进行所谓的“隔离反省,批判斗争”。后经组织调查,认定没有问题,平反后,不知何因陈没有回到原来的岗位,而郭伯雄就接了陈的班。

此后,两个人再没有主动联系过对方,但让战友们记忆深刻的是,郭伯雄调任中央军委后不久,曾回陕西看望了19军的老战友,在邀请名单里面没有陈的名字。

据“棱镜”报导,一位陕西军区的人士对郭伯雄的评价则是:在军中,郭伯雄的“道行”比徐才厚高很多个段位,用一个字形容他的特征就是“滑”。而财经网说,郭伯雄平时喜欢交朋友,脑子聪明,胆子大,经常做一些不守陈规的事情。

没打过仗的军委副主席

自由亚洲电台专栏作家高新发表了系列文章披露郭伯雄在军中的升迁之路。文章说,外界都知道郭伯雄发迹于兰州军区,却不知道兰州军区当年与郭伯雄同时代从47集团军和21集团军中一步步升上去的中高级军官们大都看不起郭伯雄,原因就是郭伯雄入伍之后一直赖以生存的19军在整编过程中即被撤消番号,而当时的郭伯雄一度已经做好了“转业地方”的思想准备。

1983年郭伯雄被提升为第19军参谋长,两年之后即赶上了军队大整编,19军被撤消番号,军机关的大小干部要么转业,要么调离。郭本人日后曾对部下感慨过,说他在那次整编过程中,已经在老家陕西宝鸡联系好了转业地方后的接收单位,没想到柳暗花明,突然接到了调任军区作战部副部长的命令,从此便“时来运转”。

为什么时来运转?当时已经对“不正之风”驾轻就熟的郭伯雄靠买通军区领导,不但成功逃脱了被转业地方的危机,而且还官升一级,从19军参谋长升任兰州军区副参谋长。

郭伯雄1985年起任兰州军区副参谋长,一干就是多年,直到1990年傅全有调任兰州军区,郭伯雄抓住了机会,施展自己早已娴熟的拍马和贿赂手段。

网易“路标”是这样报导的:在兰州军区司令部,他遇到了“伯乐”——傅全有上将。1990年,傅全有从成都军区司令员调任至兰州军区司令员。仅两个月后,郭伯雄便获重用,出任兰州军区下辖的野战纵队——第47集团军的军长。1992年,傅全有升任总后勤部部长,并进入中央军委。一年后,郭伯雄调升北京军区副司令员。1997年,在中共“十五大”召开前,郭伯雄被调回兰州军区,并晋升为军区司令。

但“平庸”,是“路标”接触到的几名军内相当级别的人士对郭的一致评价。

与平庸的副参谋长郭伯雄相比,当时的兰州军区正参谋长钱树根可是非同凡响。高新在自由亚洲电台讲述了这段历史。

1985年,钱树根46岁即当上了47集团军军长。钱于1985年12月至1987年6月,率部参加云南老山地区的边境防御战争,受到中央军委嘉奖,甚至得到了当时军委主席邓小平的赏识。1987年8月9日,《人民日报》刊登了报导他的报告文学《军长和他的壮士们》。1987年10月他当选13届中央侯补委员,1988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

与郭伯雄的“大专学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钱树根上将“引以自豪的中专学历”。钱树根是50年代在前苏联援助下设立的重庆炮兵学校的首届毕业生,是中共建政之后的首批军校毕业生。而郭的“大专学历”水分大的很。

钱树根从老山前线回来后,1992年出任兰州军区参谋长,正好成了郭伯雄副参谋长的顶头上司。郭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待了7年了,钱树根一来,郭就把他当作是自己扶正参谋长的拦路虎,于是故伎重演。

郭伯雄在兰州军区讨得傅全有的欢心,傅全有在晋级中央军委委员之后即向时任军委副主席张万年举荐郭伯雄。郭伯雄又私下巨额贿赂张万年的秘书朱和平(朱和平已于今年3月被公布落马)。朱和平在张万年面前极力为郭伯雄美言,并“举报”钱树根。于是郭伯雄搞诡计走“上层路线”把钱树根挤下来,1993年郭升任了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张万年日后还向江泽民举荐郭伯雄接替了自己的军委副主席职位。

在当时的中央军委讨论北京军区人事调整过程中,时任兰州军区参谋长钱树根本来是调任北京副司令员并准备接替司令员职务的第一人选,但在征询傅全有意见时,傅全有以钱树根刚刚出任兰州军区参谋长时间不久为理由,适时提出了“郭伯雄同志是个很不错的人选”。加上因为郭伯雄的“举报”,钱树根连任了十三届和十四届两届中央候补委员,被怀疑为杨尚昆、杨白冰兄弟的“重点培养”对像。

这里说到1992年江泽民在军中“倒杨”,清除杨尚昆、杨白冰兄弟的势力。一大批军官被江怀疑是“杨家军”,从此仕途停滞不前,让郭伯雄之流捡了便宜。何其宗就是其中被处理的军官之一。

何其宗1984年4月以11军副军长职务率领手下31师师长廖锡龙等二上中越战场,指挥部队收复者阴山,当年9月即升任14军军长。年仅40出头的何其宗、廖锡龙当时成为军内所谓“新星”。何其宗一上中印战场,两上中越战场,被邓小平由集团军长直升副总参谋长,并于1990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邓小平当年领导的所谓“百万大裁军”,何其宗也是具体主持精简整编计划的主要人物之一。何是当年有意被培养成为军委第三梯队的主要人选之一。

就是因为1992年春,江泽民还没有来得及对邓小平南巡讲话公开表态之前,何其宗就在总参谋部附合了杨白冰的“军队要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的口号令江泽民对他恨之入骨。1992年何其宗被贬为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干了7年没有升职,1999年56岁就被逼退役。据说在江泽民向胡锦涛交出军委主席职务后,何其宗等人不断向中央军委写信“讨个说法”。但何其宗又受到徐才厚及郭伯雄的迫害。直到习近平上台后,才批准何其宗以正大军区级的退役待遇由总参谋部安排回北京居住。

傅全有在接替了张万年总参谋长职务后,曾经在军委会议上动议是否可以把已经贬至南京军区担任副司令员的何其宗调回总参谋部,结果被江泽民断然拒绝。江泽民为此还特别警告说:“身为总参谋长,不但要懂军事,更要懂政治。 ”

高新的文章说,何其宗在担任副总参谋长期间所表现出来的工作和指挥才能绝对是日后的郭伯雄等人完全不能望其项背的。习近平接班之后,专门组建了“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提出的口号不过都是何其宗20多年前未来得及实现的设计目标而已。

这个不懂军事的江泽民祸军之烈,可见一斑。

当时被江泽民断送了前程的何其宗等人,与日后爬上了军委副主席的郭伯雄、徐才厚之流,他们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都是凭战场上的军功引起军内高层另眼相看,而郭伯雄自始至终都是靠“走上层路线”。

当年郭伯雄和徐才厚均出任军委副主席之后不久,中国大陆的一家军事发烧友网站发了一篇题为《两个军委副主席居然都没打过仗》的短文嘲讽郭、徐没打过仗,而在他们之下的时任军委委员如常万全等都参加过越战。

搞上江泽民仕途通顶

讲到江泽民,不得不讲他和郭伯雄之间的关系。大陆微信公众号“时局眼”提到“郭之所以能上位,与这个领导有密切关系”。

“郭伯雄当年在47军任军长时,新上任不久的时任军委主要领导赴兰州军区考察。会上,该领导问如果手下军队需要全军整装备集体调动,需要多久的准备时间。当时,在座的多个军头均向军委主要领导保证只需一天。只有郭伯雄详细列出了期间需要的准备涉事巨大,一天绝无可能,需要三天时间。当时这个领导对郭的回答甚为满意,郭由此步入快速上升通道。”

这里说的“时任军委主要领导”,显然就是江泽民

财新网发表的长文《郭伯雄沉浮》,更罕见地点明郭伯雄向江泽民效忠的细节。文章称,1990年7月,郭伯雄出任陆军第47集团军军长。第一站就来到号称是兰州军区第一团的步兵第139师第415团。郭伯雄对全团二百多名将官讲话, “他说要把415团的红一连建成时任军委主席江泽民五句话统领的免建团。”

文章还披露,郭伯雄出任军长后,组织这个团所有连队进行军事训练,把部队拉到三千多公里外的戈壁滩拉练、演习。之后不久,中共军报头版头条刊登郭伯雄写的长篇通讯。这一做法得到了“中央军委的肯定,时任总政治部主任对其也是赞赏有加”。

脑子灵活、善于走上层路线的郭伯雄自然不会放过和江泽民亲自接触的机会。大纪元发表的《江泽民其人》一书记载了一个细节。上世纪90年代初,有一天江泽民到陕西视察,顺便去了47军。江中午饱餐后要睡个午觉,郭伯雄一看机会难得,赶紧把士兵轰走,亲自在门外站岗。

江泽民这一觉睡了两个钟头,郭伯雄在外面百无聊赖,但连厕所也不敢去,怕江随时醒来,就功亏一篑了。江睡醒后一推门,猛然看见一卫兵笔挺地立在门前,甚为满意,但也有些奇怪,这兵咋这么老啊?定睛一看,原来是47军少将军长郭伯雄。

江泽民到哪个军也没享受过军长站岗的待遇,对郭顿生好感。于是郭伯雄之后的晋升之路一马平川,在47军任军长三年,1993年12月升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跻身大军区领导行列;1997年,升任兰州军区司令员,并在1997年的中共“十五大”上被选为中央委员。1999年,郭伯雄再次奉调进京,任总参谋部常务副总参谋长,并在1999年9月的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增补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当年9月,郭伯雄被授予上将军衔。2002年,郭伯雄跳过总参谋长一职,率先晋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

“两面人”的心路历程的推测

郭伯雄这一路上拍马、搞诡计、走上层路线升官,他内心是如何想?他和傅全有、张万年、江泽民之间做了何种交易?外界很难知晓。

《南风窗》杂志近日一篇文章——“从郭伯雄看‘穷二代’落马官员的心路历程”,引起很大争议,遭到官媒反驳,后来在网络上遭到部分删除。从这篇文章的推理过程可以窥见郭伯雄等的心路历程。

“几个军队转业干部讲,拿钱买官的现象早非止一日,甚至招女兵,也明码标价。作为曾经的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具有恶劣的示范效应。” 文章说:“只是,翻一下郭伯雄的人生履历,我看到了一种熟悉的现象:和周永康、徐才厚、谷俊山、万庆良、刘志军……(排名不按原来的官阶分先后)一样,他也是平民子弟,出生于农村,小时一家9口人挤在狭窄的平房内,衣服轮流穿。”

于是文章进行了情景想像:“没有任何背景的平民二代,进入权力机构后,必须要当个孙子,面对上司,必须学会拍马逢迎,遭到训斥时还要学会忍。他必须找到一个靠山。总之,为了保护自己,为了上位,他必须对自己真实的情感、情绪进行深度压抑。他还必须出卖自我。可以说,他厅长的位置,是靠杀自我换来的。这是一种没有尊严的生活。权力场就相当于是一个黑箱,当一个平民二代从这头进,从那头出来时,很可能已经是另一个人了。”

“平民二代要在这个利益结构和等级秩序中攀爬上去,必须把原来的自我给踩死,这样才能和利益结构、等级秩序同构,所以他有剧烈的内心冲突。

“在往上攀爬时,平民二代的心理和手段,看上去要远比官二代难看,也会卑劣很多,也许他会把老婆都给领导供上。”

外界对此评议时认为,并不是所有平民二代都是这样。但是中共官场确实会把人从这头推进去,那头出来时,变成另外一个人。这是体制的邪恶,也是江泽民以贪腐治国多年造下的恶果。作为“两面人”的郭伯雄,他的手段无疑是最卑劣的之一,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他人,出卖领导。

《真实的江泽民》一书称:“随着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共产主义已被证明彻底破产。既然这个罪恶的意识形态无法凝聚党徒的忠心,江泽民于是选择了用腐败来收买党徒对这个制度的维护。在此过程中,江泽民还发现,腐败还可成为打击异己的工具。

江泽民把共产党带入最坏时期,江泽民的腐败性制度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彻底毁坏中共的官吏制度,摧毁了执政党应有的所有起码道德,因此也摧毁了中共执政的合法性。除了党内的阴谋和损害中国人民的利益,别无其它事可做。官吏集团不仅背叛了五千年传统中的吏治规矩,而且背叛了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甚至也背叛了早期无数共产党人引为自豪的‘抛头颅,洒热血’的奋斗理想和精神。呜呼哀哉!”

来源:大纪元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