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薄熙来周永康操控武警政变(完整版)

2015-07-26 04:44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888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中共武警队是一个对内“维稳”(镇压)的武装力量,以暴力维护中共统治的主要工具之一。 档案图片。(Feng Li/Getty Images) 

武警,也即中共的武装警察部队,其前身是公安部队。六四民主运动中,当局中共出动军队镇压抗议手无寸铁的请愿学生,引发国内外的批评声浪和制裁,中共政权认识到,如果轻易出动军队解决国内治安问题,可能造成不利政权的后果。因此之后中共当局对解放军和武警进行了明确分工:军队执行战争任务和处理与外国之间的纠纷;而施行社会维稳或需要戒严时,则由武警部队执行。
武警官兵与中共军队的官兵一样,都是现役军人,由义务兵役制度保证其兵员。但同其它军种——对外作战的作用不同,中共武警队是一个对内“维稳”(镇压)的武装力量,以暴力维护中共统治的主要工具之一。
作为中共的警察来说,一般既有打击犯罪的一面,又有镇压民众的一面,而武警则主要就是镇压人民的一面。因此,这支部队就成为中共对付中国广大民众最凶残的打手。尤其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掌权后,武警的地位迅速提升。 

江泽民刚上台的时期,由于被“杨家将”掌控军权,江不得不转而倚重武警,并为此花费了巨大精力和金钱。武警在此时期得到迅速发展,一度被海内外呼为“江家军”。 江泽民曾庆红薄熙来周永康图谋十八大后的政变从习近平手中夺权所倚仗的重要武装力量既是武警,包括王立军逃馆事件中,薄熙来曾动用武警包围美领馆,随后的3.19政变中,周永康动用的也是武警。随着江泽民集团的政变破产,成员纷纷落马,武警部队也处于被清洗当中。
重庆警备区参与政变包围美领馆
今年3月2月,中共军方公布了近期14名被查处军级以上官员重大案件情况信息,其中排在最前的是前重庆警备区司令员、成都军区联勤部部长朱和平。通报称,朱和平“涉嫌严重违纪”,2014年8月被军委纪委立案调查,2015年1月被移送军事司法机关处理。
朱和平是中共原军委副主席张万年的秘书、自2007年起任薄熙来父亲薄一波嫡系第14集团军副军长,2009年任重庆警备区司令员。

有消息称,朱和平与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关系不一般,涉嫌听命薄熙来调动军区包围美国驻成都领事馆。
2012年2月6日,重庆市副市长、前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进入美领馆之后,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心急火燎,于2月7日派重庆市长黄奇帆赶往成都,并紧急调派包括轻型装甲车在内的约70部军警车,浩浩荡荡地进入四川省境内,决心要将王立军带回重庆。
已经接获消息的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根据中央指示在美领馆周围加强警戒,但是重庆军警车并不理会四川警方的拦截,一路驶进成都。据说,当日距离美国领事馆大约5个街口之外,成都警方设置的路障使得重庆军警车大队无法继续向前,双方荷枪实弹、对峙叫骂,一度剑拔弩张。
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

《前哨》曾经报道称,重庆的70部警车浩浩荡荡地闪着警灯进入四川省境内之后,四川公路警察曾试图拦截。但重庆警车奉了薄熙来的死令要前往美国领事馆抓捕王立军,因此根本不理会四川警方的拦截,一路驶进成都。
北京方面接到四川的电话后,大叫“重庆难道要造反?”高层的电话直接打给薄熙来和黄奇帆,要他们立即命令重庆警方撤回。同时命令四川警方配合国安,务必将重庆警方驱离美国领事馆。
另有媒体报导,当时薄熙来暗中指挥包围美领馆,并让黄奇帆公开活动。期间,黄奇帆进入美领馆和美国总领事以及王立军谈话近一小时,谈判无果,王立军坚决拒绝跟黄奇帆回重庆。眼见王立军不肯出来,薄熙来一度要重庆军警闯进美领馆抓人,并对美领馆声称有爆炸物,试图强行闯馆抢人。据称当时美领馆内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已经搭起防线,在墙头架好枪,全副武装且子弹上膛。
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紧急封锁美领馆周围区域,调动成都警备区对重庆警车实施反包围,并逐步控制重庆军警,最终没让重庆军警靠近。
美国《新闻周刊》曾发表对美国时任驻华大使骆家辉的专访,在回顾王立军事件时,骆家辉透露说:薄熙来在发觉王立军逃跑后,曾派武装安全部队(武警)包围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王立军事件后,重庆警备区成为中央军委及成都军区重点调查对象。据媒体报导,成都军区相关部门开始调查朱和平主持营建的612工程及803工程,是否涉及收取利益。
随后有消息称,朱和平涉嫌用薄熙来提供的27亿元,给退休将领建造“首长楼”而受查,并被停职。直到2012年7月27日朱和平才公开露面,一度被认为已经平安过关。
2014月 3月,朱和平离开重庆警备区转任成都军区联勤部长。外界普遍认为,虽然是正军级的平级调动,朱和平这次调动是被贬,在实权上联勤部部长不能与司令员相比。
朱和平曾是中共原军委副主席张万年的秘书。张万年曾与郭伯雄等在中共“十六大”助江泽民发动“军事政变”,迫使时任中共党魁胡锦涛接受江留任中央军委主席,继续幕后垂帘听政。今年1月14日,官媒报导张万年因病死亡。
除朱和平外,成都军区也有多名高级军官落马。今年1月15日中共军方公布的16名落马高官中,成都军区原副司令员杨金山、西藏军区原副政委卫晋、四川省军区原政委叶万勇在列。

据报导,这些官员涉薄熙来案或徐才厚案。
据了解,“成都军区”负责四川、云南、贵州、西藏和重庆等地军事事务,下辖13、14两个集团军,其中驻云南的“14军”,前身为薄熙来父亲薄一波创建的“山西新军”。2012年2月,前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闯入美领馆后,薄熙来曾高调走访“14军”,当时被外界指为“威胁中央,企图谋反”。
2011年11月,“成都军区”在重庆进行了一次大规模实兵演习,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和国防部长梁光烈,及“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明、政委田修思、“西藏军区”司令员杨金山都到场观摩。当时有分析指出,这是薄熙来向胡当局的恐吓和示威。 周永康之子门牙被打掉 武警5分钟赶到
据香港《新维月刊》2013年的一篇报导,2010年10月,浙江民营企业家、酒店旅游业大亨、开元大酒店董事长陈妙林在浙江绍兴的高尔夫球场打球,同另一帮人马发生口角,进而大打出手。冲突中陈妙林火起,将对方的门牙打掉一颗。
未想此人身边的保镖是会家子(内行),把陈妙林手下打得落花流水。

当晚,陈妙林一帮人与对方又住在同一家酒店。陈妙林的手下咽不下这口气,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欺,想藉机教训一下这帮外地人,于是趁对方不备大打出手。对方报警,5分钟后武警包围酒店。陈妙林这才得知对方是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儿子周滨。
据报,事发后陈妙林想花2000万元私了,但对方不干,非要把陈妙林往死裹整。浙江的工商、税务、消防等部门,三天两头就去开元集团检查,让陈妙林筋疲力尽。
虽然开元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高星级连锁酒店集团,陈妙林也是中国民营酒店旅游业的标杆人物,与中共官场的关系非同一般,但陈妙林还是被周滨逼得走投无路。最后,陈妙林不但要以提前退休来谢罪,退出一些地区的经营,而且还要把北京一座酒店让给周家经营。
报导说,陈妙林被周永康公子周滨整治后,不少了解真相的浙江老板感到心惊肉跳,再加上当时重庆“打黑”围剿私企,他们对中国形势感到悲观,开始腾挪资产,移民海外。

 早在2009年初,原中共公安部部长助理、经济犯罪侦察局局长郑少东因涉嫌在金融大案中受贿被实施双规审查后,据内部消息称,首先就交待了周永康之子周滨的许多违法问题。
据郑少东交待,周滨利用父亲周永康的影响力,大搞权钱交易。周滨还涉嫌介入司法案件收取钱财。在甘肃、山西、辽宁,他“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使一些重大案件未获审理。
据悉,在甘肃法院和北京最高法院有记录的一件案件。2006年,宁夏第二大黑帮伙同一个地产开发商进行拆迁时,绑架一名拒绝搬迁的40岁男子,该男子拒绝签协议。该黑帮头目用廿多杓热油将该男子活活烫死,事后此头目被判刑。
后面该黑帮头目透过吴兵和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向周永康行贿二亿元(人民币,下同),以求脱罪。随后,周永康亲自介入此案,致电最高法院并签发释放命令,该名杀人的黑帮头目逃离法网。
《大纪元》此前报导,周滨因其父的权势与影响力,专门从事卖官、减刑、调包死囚犯来获取巨利,周永康父子曾一度用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顶替死囚犯被执行死刑,在行刑时器官被活摘,法轮功学员被活活疼死,而死囚犯被洗白后再回社会。
消息称,周滨在这过程中收取数额巨大的金钱利益,因他父亲是周永康,周滨只需付给相关司法人员数十万元好处,就可以把死囚犯换成法轮功学员被执行死刑。在中国司法系统,调包一个死囚犯的黑市价格大约是300万元,已是一个半公开的秘密。 

2014年,中共官媒宣布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由中纪委对其立案审查后,中国媒体《财经》表示从权威人士处证实,周永康之子周滨因涉嫌非法经营罪,无锡籍商人周滨已被湖北省宜昌市检察院批准逮捕。 周永康3.19政变 传涉及武警
2012年的“3.19”政变中,驻守在中央政法委的武警特种部队对天鸣枪,与38军进行对抗。但38军的精锐部队迅速将众武警缴械,当晚不少北京市民都听到枪声。
事后有说法称,“3•19”当晚发生的是一场未遂政变,政变主角正是当时的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目的是抢夺薄熙来案的关键证人、大连实德富商徐明,并伺机行刺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胡锦涛急调38军入京,同政法委大楼外的武警发生对峙,随后发生了上述一幕。
也有中南海核心层人士披露,3月19日夜,“周永康调动北京地区附近的武警,规模非常大,包围了新华门和天安门 ,并把中南海的新华门控制。”
胡锦涛得知中南海突然被武警包围起来,紧急调动38军进入北京。

随后,白马寺附近的中共中央政法委被38军包围。该处有一个排的武警特种部队把守,面对特警喝问,38军官兵回应称:“奉军委主席令,控制政变基地,缉拿政变首脑!”
驻守政法委心脏部门的武警不肯退让,称:“冲击国家要害部门等同谋反,若不马上撤退格杀勿论!”
但是38军仍步步进逼,两军对峙的距离迅速缩短,武警头目下令:开枪示警……,当天夜里,有不少北京市民都听到枪声。
但38军有死命在身,不退反进,特警们见势不妙,统统缴械投降。38军冲进中央政法委,周永康早已不知去向。
这一晚后,曾经掌控中共近两百万名武警、公安、司法部门、权倾一时的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失去权力。
一个多月后,2012年5月初的北京京西宾馆会议上,周永康正式交出权力,并失去指定政法委接班人的资格。十八大后,政法委降级,政法委书记最终被逐出常委。 江泽民在老家的“大管家”,南京前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2013年落马后,有消息称,周永康“3•19”动用武警政变内情都在江泽民知情状态下进行,季建业等在政变失败后第一时间就知道此事,并迅速获得“3•19”行动失败的消息。江泽民当晚听取了政变行动失败的汇报。 

《大纪元》曾报导,薄熙来周永康图谋十八大后的政变从习近平手中夺权,是为了逃避因残酷迫害法轮功包括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受到清算,政变计划是由江泽民主导、曾庆红主谋、周永康凭藉政法委第二权力中央负责实施,联合江系军中势力,意图另立中央,废掉习近平,推薄熙来上位,江系人马为此蓄谋已久。但因王立军出逃美领馆,薄熙来的出局而全盘崩溃。
回顾武警历史 江泽民刚上台的时期,由于被“杨家将”掌控军权,江不得不转而倚重武警,并为此花费了巨大精力和金钱。武警在此时期得到迅速发展,一度被海内外呼为“江家军”。
1996年12月,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将武警部队总部由副大军区级升格为正大军区级,主官授上将衔,使武警司令员的级别与七大军区的司令员同级别。1999年新年,时任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视察武警北京市总队十一支队,从此中共加大了对武警部队的扶持。
此前,武警在中共武装部队的体系中本属于“偏师”,但此后逐渐发展到同中共陆、海、空三军以及第二炮兵地位相当,且规模越来越大,装备越来越精良,官兵待遇亦越来越高。
中共武警人数发展迅速,外部估计,中共武警部队的总兵力估计达150万,包括超过半数的80万内卫部队。
武警成为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民众的主要暴力武装。

2006年,中国武警司令和政委撰文,要求部队向应付大规模群体事件方向转变,说白了,就是要准备应付大规模的民众请愿骚乱。 周永康从2007年成为政治局常委之后,为了迫害法轮功和打压不断高涨的民间维权运动,动用的“维稳”费用逐年增加。奥运后的2009年、2010 年、2011年,中国公共安全支出分别为 4,744.09亿元、5,517.70亿元及6,293.32亿元,年增幅在700余亿元左右。2012年的维稳经费达到7,018亿元人民币,超过一年6,703亿元的军费开支。
2008年3月拉萨民众抗争事件中是中共武警部队出击;2009年7月新疆乌鲁木齐的流血事件中也发生了武警部队的残酷镇压。同样是这支武警部队,还曾于2005年在广东汕尾开枪打死无辜村民。
中共国防部2013年发表国防白皮书,提到大陆武警2011到2012年期间处置公共突发事件、维护社会稳定等累计用兵160多万人次,大多是官方用来打压民权运动。

 关于武警与警察,中国大陆流传较广的一个顺口溜是:“武警队,简直就是黑社会;交警队,马路边上吃社会;消防队,不到火场先收费;刑警队,未到现场人先醉。”不可谓不形象。
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抓的消息在海内外传出后,周永康胆大妄为骗取中共中央军委“手谕”调动武警的旧事,也被发掘出来。
大纪元获悉:周永康为强调政法委的作用,常常无事生非,有意将事态扩大化,以骗取调动大规模武警部队的军委批示。周永康在接到一些地方群体事件报告时,故意拖延时间,等待事态激化,才向中央军委要求调动大批武警,以此骗取维稳费,并让政敌背黑锅。
通过在新疆、内蒙、西藏及瓮安、吉首等地爆发的群体事件中,周永康反覆使用装甲等特种装备对民众的杀戮,不断强化和训练手中控制的暴力机器。
有北京消息人士说,对周永康来说,调动武警、得到军委的手谕相当容易。武警大规模的调动,按照程序来说需要中央军委主席、副主席签字。但是江派当时在军委中,副主席有徐才厚郭伯雄,还有江泽民在八角楼军委办公室对胡锦涛的掣肘和干政。酒店旅游业大亨同周滨的口角冲突引来武警到场,显示周永康儿子周滨都能调动武警。 

中共“新四人帮”是指徐才厚周永康、令计划和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骗取手谕的过程中,也被认为是军委中里应外合的人物。
酒店旅游业大亨同周滨的口角冲突引来武警到场,显示周永康儿子周滨都能调动武警,不少了解真相的浙江老板感到心惊肉跳。 周永康十八大前扩权 为政变打下基础
中共中央综治委起自江泽民时代,是一个非常设机构,成立于1991年3月21日,宣布时也很低调,时称“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江泽民1989年上台后,出于对六四的恐惧,1990年3月恢复设立中央政法委员会。1991年2月,中共成立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下设办公室,与中央政法委员会合署办公。
1994年,中央政法委员会的职权扩大到7项,其中包括“研究和讨论有争议的重大疑难案件”,“组织推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等。与此同时,地方政法委也跟着扩权。
此后中共政法委权力恶性膨胀,其心腹铁杆罗干、周永康把持政法委,将政法委操控成为架空胡锦涛的一个“务实”的“独立王国”,完全改变了政法委的性质。
2011年9月16日,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北京主持召开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并讲话。

会上宣布了关于“中共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更名为“中共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的通知。
由“社会治安”改为“社会管理”,但简称都是“中央综治委”,令中国民众摸不着头脑。中社管治委由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充当主任,还有三位政治局委员级别的副主任:王乐泉、副总理回良玉和中宣部长刘云山。
香港《明报》10月13日刊发题为《“中央综治委”改名背后》的文章,分析了“中央综治委”之所以更改名称背后的深层政治涵义。文章称,政法委与中治委可以调动的主要是公安部、检察院与法院的人马,但中社管治委可以动用整个国家机器来强化“社会管理”。这显示出维稳涉及所有的领域。
此外,根据中共当局的解释,新综治委在原综治委40个成员单位的基础上,增加11个部门为成员单位,下设办公室和若干专项组。新综治委将组织专门力量来针对当前所谓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突出问题。

但新综治委办公室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没有透露新的成员单位有哪些。
《明报》认为,中共当局对增加了哪些部门暂时讳莫如深,但原来的40个机构成员已几乎无所不包,从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到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从公安部、国安部到民政部、卫生部、财政部、铁道部、文化部,甚至连武警和解放军总政治部、总参谋部,全都囊括在内。而新增部门,据说会有国家发改委、国新办、国家信 访局、全国总工会等。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林和立的文章认为,中共提出的“社会管理”就是要牢牢管住民众,提防他们造反!这是中共有史以来最庞大、最无孔不入的警察国家式监控机关。
文章认为,中社管治委可以调配的资源除了公安、特务、武警与司法体系外,还包括网路与微博警察、宣传舆论工具、基层维稳办公室、街道委员会、志愿纠察队、线人网等单位。名义上是确保人民安居乐业、化解人民内部矛盾与通过公务透明来加强群众参与社区管治。

 也有报道称,周永康综治委扩权的实质就是为其和薄熙来再十八大后密谋政变打下基础。
2012年初重庆事件爆发, 2012年初夏,大陆官方隆重发行乔石的《乔石谈民主与法制》一书。乔石生前曾对周永康主管的中央政法委极为不满,认为周永康导致中国法治大倒退,建议不再由公安部长任党政法委书记,并抽除政法委对法院的领导管辖权,以遏制“以党代法”趋势。
乔石从1985年7月至1992年11月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主管政法和治安、情报、司法工作。乔石在主持政法委工作时,强调政法委要抓“虚”,抓大面上的东西,具体的司法不能干预。而在其后,周永康主持政法委时,把政法委搞成了“实”的,公检法具体案件全都插手。乔石任政法委书记15年,仅仅动用武警镇压一次,周永康一年就要动用武警镇压人民15次。 周永康落马后,2014年10月10日报导,大陆多家媒体报导,中共高层已决定将“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恢复为原名“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目的是为了集中精力抓好“平安建设”。
中共中央综治委职能从“管理”变回“治安”,意味着权力收缩,也意味着中共政法委书记、综治委主任孟建柱的职务范围出现变动,实质是被削权。

 刘源极力劝习近平掌控武警
长期以来,武警部队受中共中央军委与中共政府的双重领导。这种双重体制下,地方上的武警力量,通常受政法委系统及下属的公安系统来直接指挥领导,参与到各地的“维稳”工作中,中央军委只负责武警的征招和建制管理等,并不直接指挥地方上的武警部队。
大陆官方侵权事件越来越多,民众抗暴维权的群体事件也随着暴增。在2000年后,尤其是周永康接替政法委之后,各地群体性事件不断。
2006年,中国武装警察连级(中队)以下携械行动批准权力,下放给省级政法委。(团级(支队)行动则由中央政法委批准,团级以上行动仍需中央军委批准。 ),导致各地动用武警镇压民众抗议的次数剧增。
实际上,武警军队化、地方化是江泽民周永康的政法委对抗胡温中央的战略之一。过去十多年来,江泽民耗费巨资建武警部队,将武警部队发展称“第二权力中央”的武装力量,藉“维稳”的名义,政法委和下属的公安系统可以调动地方上的武警力量参与对民众的镇压,并不受法律限制,中共军委难以插手。
去年2月6日,王立军出逃美国领馆事件爆发后,美国媒体曝光薄熙来联合周永康企图政变。而周、薄政变所倚重的重要武装力量就是武警部队。

 习近平掌权后,武警成为最大的一个威胁。有消息来源说,刘源作为有武警资历的军委下辖部门现役高阶将领,曾数次放言“武警已不在共产党手里”。刘源无疑是要习近平迅速收回武警指挥权。他甚至对习近平直言:“两会前不管(武警问题),政变或难避免!”
早在18大前夕,武警就被开始收权。在中共军方进行大规模的调整和变动的同时,多省武警总队主官出现大规模调换,上海、浙江、广西、山西、山东、黑龙江、上海等九个省份陆续调整了武警总队将领。中共将各省武警部队按军队建制改总队长为司令员,强化了武警的军队色彩。
2013年1月29日,习近平到北京武警视察,陪同习近平视察的还有中共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许其亮,中共政法书记孟建柱,北京市长郭金龙。
习近平讲话提出武警部队依然以国内“维稳”为重点,强调中共中央政府对武警部队的控制权,并要求“确保部队绝对忠诚”,“确保部队召之即来”。 

习近平就武警的指挥管束权做了新的暗示,向武警全员释放出收归军委领导的信号,强化了他对武警部队的控制权。而在中共官媒过去的一些相关报导中,则常常要求武警部队“要配合地方政府的‘维稳’工作”。习近平称:“要坚决贯彻军委关于加强作风建设的决策指示,组织上要高度集中统一。”
习近平此次强调武警部队要“绝对忠诚”,意在收缴江派政法委的兵权。这是继习近平此前强调要全面贯彻“实现宪法”,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后,整肃政法委的又一举措。
有消息来源称:“习近平从政法委那里收回武警指挥权,不仅让与周永康长期作对的异议份子们拍手赞成,就连近几年来颇受维稳系欺压的共青团、民政部等机构也有‘放点鞭炮’的意思。”
习近平专门成立一个调查组查武警
2014年12月22日,中共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到军科院宣布决定:中共武警部队政委许耀元上将与军科院政委孙思敬上将对调。同期,中共《军报》报导,武警司令王建平也离任中共武警部队司令职位。
中共武警部队并未到换届时间,此次司令、政委双双易人被指极其罕见,一时成为媒体界热议焦点。有评论认为,武警是习近平的“心腹之患”。

 随后,澎湃新闻网今年1月引述军中权威人士的消息称,中央军委巡视组将于2月初至4月20日,对武警部队党委班子及其成员进行巡视。根据军队巡视有关规定,中央军委巡视组自1月16日起,在北京设立了专用邮政信箱,开通了举报电话,并在机关设立3个举报箱。
王建平离任中共武警部队司令职位,官方公布的是转任中共军队总参副总参谋长。很明显,王建平有被“调虎离山”的意味。
新任武警政委孙思敬历任总政副政委兼纪委书记、中央军委纪委副书记和中纪委委员头衔,这种安排也是为了进一步帮助清查武警问题。
事实上,早在2013年底,北京召开中共军队巡视机构成立会议。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任军委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共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张阳任第一副组长。称年底前巡视组将正式启动。此次还特别强调由于武警的特殊性,也设立巡视机构。
署名张也的文章分析,如果中共发生政变,或者镇压政变,武警将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这个力量比中共中央警卫局还重要,因为其兵力部署非常广,全国各地都有。
从全局层面看,中共武警的位置比北京军区还重要,北京卫戍区只拱卫北京一地,而中共武警是全国都有。

这可能正是习近平将其视为“心腹大患”,进行大换血的原因。
今年6月16日,中共武警交通指挥部前司令员刘占琪,因涉嫌“严重违纪”,于去年11月被军委纪委立案调查,今年5月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处理。刘占琪成为武警中首个被公布落马的高官。
最新消息称,武警又有副政委因涉案受查,已被免职。
此外,38集团军军长刘振立少将调任武警部队参谋长,显示习近平对武警的清洗仍在进行中。
武警换帅 王宁太子党掌控武警
2014年底,武警司令王建平同副总参谋长王宁位置互换。解放军原副总参谋长王宁调任武警部队司令员,武警部队原司令员王建平调任副总参谋长。
来自“南京系”的王宁是所谓“红二代”(或“军二代”),并与习近平密切,被认为是“习家军”中的一员大将。
据悉,59岁的王宁祖籍山东,1955 年出生在江苏南京市一个军人家庭,其父亲曾任南京军区副军级干部,岳父则是参与中共建政的中将、南京军区原政委杜平,舅舅则是南京军区原司令固辉上将。

 王宁1970年参军后在南京军区任职20 多年,并参加过对越作战。1994年王宁调到驻福建的第31集团军,历任第31集团军防空旅旅长、集团军副参谋长、91师师长等。2003年12月,王宁出任上海警备区参谋长,不久被授予少将军衔。他2006年11月任江西省军区司令员,2007 年11月任第31集团军军长。2010年12月,王宁走出南京军区,出任北京军区参谋长。2013年7月,时年57岁的王宁任职副总参谋长,也创下该职位最年轻记录。2012 年,王宁晋升中将军衔。
《联合早报》报导指,王宁在31集团军工作期间,就与当时任职福建省的习近平相识。履历显示,1994年10月,王宁进入驻福建的第31集团军工作,而习近平 1993是福建省委常委并兼任福州市委书记。

王宁在2003 年成为上海警备区政委前,他曾任31 军防空旅旅长、91 师师长。
去年6月,王宁刚从北京军区参谋长位置升任副总参谋长,在这轮调整中又出任责任更大的实权职位武警部队司令,显示他颇受习近平的信任。
在深受薄熙来案影响的成都军区,徐才厚的沈阳军区和郭伯雄的兰州军区被清洗的同时,有“习近平战略大后方”的南京军区(南京系)趁势崛起,成为这拨军中人事大清洗的最大赢家。
南京军区覆盖上海、江苏、浙江、福建、江西、安徽等省市。习近平任职的福建、浙江、上海,都属南京军区的范围,在习近平的政治生涯中,他在南京军区的地盘时间长达20多年。
现在南京系的军中高官有新任北京军区司令员宋普选、武警司令员王宁、海军政委苗华、北京卫戍区政委姜勇。如果再加上现任南京军区司令蔡英挺上将(曾任31 集团军军长,也当过4年南京军区参谋长,后升至副总参谋长,2012 年习近平上任后,重返南京军区任一把手)、总后勤部长赵克石、副总参谋长戚建国、秦卫江、沈阳军区司令王教成、广州军区政治委员魏亮等人,南京军区可以说是独领江山。 

来源:大纪元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