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中共大功臣 87岁女明星晚景凄惨 疯狂接活 组图

2015-09-27 13:56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434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近日陆媒报道,“新中国”电影事业的开创者之一,因在电影《白毛女》中扮演“喜儿”成名田华,因为一家四人患癌,虽已87岁,如今仍在疯狂接活养家。《白毛女》是中共杜撰洗脑的主旋律“经典”作品之一。有评论一针见血指出,中共御用“文艺”,只可能成为独裁暴政欺骗、镇压人民群众的帮凶和走卒,成为出卖灵魂的娼妓。

a4a54e5d5f43a18.jpg

田华与孙子杨潇(资料图)

87岁“白毛女”田华疯狂接活养家也吃不起草莓

据北京青年报22日报道,田华之孙杨潇近日成为第七季《我不是明星》的首位补位选手。而在录制现场,杨潇也坦言参加节目是为了能为家里多分担一些压力。

田华因在电影《白毛女》中扮演“喜儿”一角而被广大观众熟知,还曾荣获过百花奖终身成就奖。然而到了晚年却因为家庭原因背负着沉重的压力。田华的孙子杨潇说,虽然已经87岁的奶奶身体十分硬朗,但自从2008年以来,家中接连有了4位重病患者。

杨潇介绍“到了2008年2月份,我妈妈被查出来得了乳腺癌。2008年8月份,我爸爸(田华第三个儿子)被查出来得了肺癌。2012年,我的二婶(田华二儿子的妻子)被查出来患乳腺癌。2013年年底,我爷爷又是肝癌晚期。”其中病情最重的是杨潇的父亲,杨潇说,“我父亲从2008年到现在,已经从肺癌转移到脑癌,扩散到了整个骨髓,癌症已经夺走了他的视觉,也夺走了他的语言。”在6月时去世。

这令原本应该安享晚年的田华不得不再度背负起家庭的重担,甚至开始疯狂地接各种工作。他说:“有一次,她一个朋友的朋友的弟弟结婚,请她当主持人和证婚人,她当时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有没有报酬,她之前从来不会提这些事情。”

杨潇算了一下,从2008年到现在,家里的开销花去了300万,“得病以后,我爸妈都退休了,没有经济来源。我平时的工资和片酬都要交给家里,但是杯水车薪,家里的支出只能靠奶奶——靠她的积蓄、她的工资、她上节目的钱、拍戏的钱……来为家人看病。”  “以前做什么工作,奶奶都得挑一挑,不会去接很多活动,但是现在真的不一样了,只要是能赚钱她都去。”

杨潇透露,父亲最爱吃草莓,田华每次都买最大、最好、最新鲜的,亲自喂儿子,自己却从来不舍得吃。对此田华表示,“我不吃草莓,我觉得草莓对于在座的(观众)都可以吃得起的。但是在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这就是比较贵的食品了,那么就给他们俩吃(老伴和儿子)。对他们来说不贵,要我吃的话那就太贵了。”杨潇还透露,“每个星期我都会陪着奶奶去食堂买菜,每个月的伙食费定的就是一千块钱。”

节目中,已经年逾九旬的著名演员刘江也拄着拐杖现身为杨潇助阵。刘江对田华的家事也有所耳闻,然而在听到杨潇的描述后还是忍不住表示,“心里很酸很酸”。

田华在《白毛女》中饰演喜儿(网络图片)

原来这才是真实的白毛女和黄世仁

对于白毛女、杨白劳和黄世仁这三个人物形象,许多人乃至全球华人都并不陌生,甚至当今一些工作压力大的白领还会戏称自己的老板是〝黄世仁〞,潜台词就是自己被其〝压榨〞。而正是这一出演了几十年的《白毛女》,将〝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思想植入人心。

点此看大图片

然而,很多人并不知晓的是:白毛女并没有受过什么压迫,而真实的黄世仁更是勤劳本分、喜欢行善的地主。

先说说这个题材的由来。据作家流沙河考证,晋察冀地区几百年来一直流传着〝白毛仙姑〞的故事。民间传说在在河北省平山县的一个山洞里,住着一个浑身长满白毛的仙姑。仙姑法力无边,能惩恶扬善,扶正祛邪,主宰人间的一切祸福,因此人们都前去上供。

在抗战期间的晋察冀根据地,因为晚上人们常常去给仙姑进贡,所以〝斗争大会〞常常开不起来。西北战地服务团的作家邵子南首先注意到了这个题材,为配合〝斗争〞需要,把村民们从仙姑庙中拉回来,他编了一个民间传奇,主题是〝破除迷信,发动群众〞,此为《白毛女》的雏形。

经过优美艺术形式包装的歌剧《白毛女》在〝解放区〞区上演后,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后果:激起了人们对〝新〞社会的向往,对〝旧〞社会的仇恨,〝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思想为人们不知不觉接受——尽管人们在自己身边并没有看到什么〝黄世仁〞和〝喜儿〞。

当时在中国非常的轰动,剧情演得很逼真,音乐也很流行,以致于很多人看了非常的投入。据说在延安演的时候,甚至有士兵要开枪把演黄世仁的演员打死,所以后来共产党下令不能带枪观赏演出,担心会把演员打死。

田华(资料图)

1949年中共建政后,其文艺工作者们不仅拍出了电影《白毛女》,还编排了京剧、芭蕾舞剧等艺术形式的《白毛女》。〝白毛女〞成为中国人最为熟知的虚构形象之一。

文革期间,每年除夕,在人们排着长队去领取严格按人头配给的一点年货时,广播中都要播出这出虚构的《白毛女》,目的就是让人们不要忘记〝万恶的旧社会〞,要〝珍惜感恩〞现在的幸福生活。

专制时代御用文艺的可悲末路

笔名为“梦之魂”的作者发表文章表示,长期以来,伴随着思想上的全面禁锢,中共当局对文艺实行不容置疑的“为政治服务”的政策。“文艺为政治服务”实际上是一种取消和扼杀文艺的政策。

其实质,是剥夺文艺的自主、独立品格,使之沦落为政治的附庸和工具,而成为披着“艺术”的外衣,或者说是用“文艺”的形式包装的政治宣传品。其直接和必然结果,是文艺的取消和死亡。

田华(资料图)

正是“文艺为政治服务”的政策,造成了中国文艺的全面的、长期的、整体性的衰退和萎缩。以附和、取悦、图解乃至吹捧、美化政治利益集团政治意图为宗旨和目的的御用“文艺”,其本质并不是艺术,而是借“文艺”之名,行政治之实的鱼目混珠的“艺术”赝品和丧失了艺术灵魂的名存实亡的僵尸。它不但败坏了艺术的档次和格调,而且也必然败坏观众和听众的欣赏口味和审美情趣。

然而,更致命的问题还在于,中共所推行的“文艺为政治服务”的“政治”,是代表专制利益集团少数官僚利益的政治,是与中国最广大人民的利益根本对立和冲突的政治,是同自由、民主的世界大趋势、大潮流背道而驰的独裁暴政,是一种反社会进步的反动政治。

从属于这种政治的御用“文艺”,只可能成为独裁暴政欺骗、镇压人民群众的帮凶和走卒,成为出卖灵魂的娼妓。一旦艺术工作者为这种政治所御用,无论本身是被动的还是自觉的,就都不可能违背这样一种客观规律和事实。

来源:阿波罗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