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小心!中共正在利用人脸识别技术监控每一个中国人

2017-07-06 22:26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59 views 我要评论小心!中共正在利用人脸识别技术监控每一个中国人 已關閉迴響。 字号:

天安门广场的一根柱子上竟然装有六个朝向不同方向的摄像头。

中共运用新技术管控民众不是为了行使政府的管理职能,而是在严密监控老百姓的一举一动,以达到自己的一党专制统治。安徽省检察院前检查官沈良庆表示,中共采用大数据、人脸识别技术等窃取百姓隐私,让人活在玻璃屋中,是很可怕的,就像奥威尔的小说《1984》描述的那样——“老大哥正在监视着你”。

沈良庆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在中国真正碰到治安问题,尤其涉及中共统治问题时,就让摄像头坏了,比如雷洋事件。为了维护其政权,(这些摄像头)不是针对(中共)自己的,是针对老百姓的。其最主要目的是完成镇压职能。”

中共公安部于2004年启动“天网工程”,在全中国的主要城市和交通枢纽安装大量监控摄像头。

据《华尔街日报》引述行业调研公司IHS Markit Ltd.最新估计的数据显示,中国公共和私人领域共装有1.76亿个监控摄像头,该公司还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新装大约4.5亿个摄像头。但是美国只安装了大约5,000万个摄像头。同时,在中共所有的监控手段中,人脸识别技术是目前功能最强大的新方式之一。

中共官方希望利用大数据、监控技术网罗民众在工作单位、公共场所等的表现,到2020年建立起一个全国性的“社会信用”体系。而中国的科技公司正冲在前面,搜集著中国民众日常生活的相关数据,“并争相开发、推销供政府使用的监控系统”。

山东省济南市,火车站广场入口处,一根杆子上安装了9个摄像头,形如“葡萄串”。继北京上海等地出现监控摄像头密集安装出现之后,济南火车站广场也出现了同一角度密集安装的监控摄像头。 (大纪元资料室)

山东省济南市的火车站广场入口处,一根杆子上安装了9个摄像头,形如“葡萄串”。(大纪元资料室)

异议人士魏桢凌表示,科技在专制国家运用是一种可怕的前兆。“一个社会科技发展,政府职能没有跟上,这样的国家,老百姓自由的空间只会越来越小。个人隐私不能保障,必会引起很多人的反抗。而社会这种潜在的不稳定因素都是因为中共。”

魏桢凌认为中共是中国一切问题的祸首,把民众管控得越厉害,人们的反抗意识越强烈,不过,“这倒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因为(民众的)不满情绪总有一天会大爆发,那时任何力量都控制不住,中共的统治也就没用了”。

香港《明报》曾报导,2015年北京市全面启动19个县区级和362个派出所录影平台,街面监控摄像头比前一年增加29%,监控摄像头数量最少30万个。

《华尔街日报》在报导中披露,2015年,中共公安部和其它政府机构呼吁设立一个“全域覆盖、全网共享、全时可用、全程可控”的全国性视频监控网络,“人脸识别”被纳入用于完善监控网络的技术名单,并声称此举是为了公共安全。

沈良庆认为,中共这种监控技术的正面作用非常有限。

他表示,中共的说法(建监控网络为了公共安全)全是冠冕堂皇的谎话,“维护治安?我看主要是为了做到像《1984》那样——老大哥在看着你的恐怖环境,方便它(中共)镇压;为了找个借口,让老百姓全活在玻璃屋里,人的隐私跟自由完全没有了”。

他还表示,像美国这样的西方国家也有监控,那是真正在行使管理职能;尤其是美国9‧11事件以后,美国准备推行类似“身份证”模式的监控,但是遭到民众的反对,没有推行下去,那是因为美国是民选国家,注重公民的隐私保护,“正常国家,做事情是有底线的”。

7‧5抗暴周年前夕,乌鲁木齐到处是监视摄像头。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7‧5抗暴周年前夕,乌鲁木齐到处是监视摄像头。(Getty Images)

另外,《华尔街日报》介绍人脸识别技术的原理是,把人脸分解为一系列特征向量,然后用这些特征向量创建一个模板,这些模板可以和数据库中的其它模板进行比较。而中共已掌握大量数据,其中包括超过7亿互联网用户上传的照片以及所有年满16岁公民的身份证;再有,今年,中共还出资成立了一个实验室,推动人脸识别及其它形式的人工智能发展。同时,中国的初创公司直接表示地方警局是他们最好的客户。

对此,沈良庆表示,中共从来不去履行正常国家该有的管理职能,只是想尽办法,有效地完成其镇压职能,再加上利用这些新技术,人们都不敢出门了。“一出门,走哪儿它都知道,乘火车、长途客车,都要身份证,又有这些监控录像。非常可怕。对于那些想要反映问题的访民,一出门就被发现了。”

其实,这种人脸识别技术在去年G20(二十国集团)峰会期间已经由旷视科技和其它几家公司与杭州警方合作了,在一个多月里有超过60人被拘留。

一千个新的面目识别摄像头在观察著潜在的麻烦制造者。在有些地方放风筝可以被送进监狱。工厂被命令减少或停产。这些仅仅是在APEC会议期间中共当局清理北京的危险、异议和阴霾的努力的一部分。(AFP)

上千个新的面目识别摄像头在观察著潜在的“麻烦制造者”。在有些地方,放风筝可以被送进监狱,工厂被命令减少或停产。这些仅仅是在APEC会议期间中共当局清理北京的危险、异议和阴霾的努力的一部分。(AFP)

身在杭州的魏桢凌对此深有感触,他表示,中共害怕外国人看到大陆的真相,害怕被曝光;在这种“一到中国就变味”的人类公平广泛交流的国际会议上,中共驱赶民众,把杭州清空,又利用国外的媒体宣传,达到它想要的目的。他还认为,这种技术还会被更广泛地应用到未来外国首脑、外国人来中国参会的场合,这个时候,最遭殃的是中国的黎民百姓。

除此之外,中共利用监控技术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2014年,中国新年前夕,山东济南市各区出现大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等法轮功真相条幅。山东“610”人员扬言将之作为大案来抓,说济南市区有17处挂条幅的地方被监控器录了下来,并取了照片,给各派出所按照片抓人。随后,济南市法轮功学员林晓艳、徐延江、刘新梅、柴迪云等被抓捕。

2016年上半年,山西省大同市法轮功学员杨国国、王佃华、张宪文、兰青梅、常丽娟、夏润堂、张酉生7人被警察绑架。辩护律师说,忻州市忻府区检察院的起诉书上写着,此7人早前去忻州市挂“法轮大法好”“公审江泽民”等条幅被摄像头拍到。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