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国乒弃赛又叫国乒“造反” 体育总局真正害怕的是什么?

2017-06-28 18:4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65 views 我要评论国乒弃赛又叫国乒“造反” 体育总局真正害怕的是什么? 已關閉迴響。 字号:

从3月孔令辉在女乒队赛前爆出赌博风波,再到6月男乒赛前卸任刘国梁总教练一职,或许印证网友一句戏言,“人民的利益输给权利的游戏”。图为1996年刘国梁在美国参赛。 (Photo by Mark Sandten/Bongarts/Getty Images)

从3月孔令辉在女乒队赛前爆出赌博风波,再到6月男乒赛前刘国梁卸任总教练一职,或许印证网友一句戏言,“人民的利益输给权利的游戏”。图为1996年刘国梁在美国参赛。 (Photo by Mark Sandten/Bongarts/Getty Images)

(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一向在荣誉巅峰的国乒这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因原国乒总教练刘国梁(41岁)被“提早退休”,激起国家队顶级球员及教练“集体弃赛”鸣不平;随后中国国家体育总局(体育总局)责成乒协“严肃处理”此事。

举国培养的国手表现的集体人性化行为,令讲究“政治正确”的中共所料不及;而中国民众对此的正面解读“有义气”更是令当局害怕;随后后者遭删帖引导舆论,力图对正在衍变成对现行体制的批评声进行静音。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报导,民间对弃赛乒乓国手给予全面支持相挺,成都公共墙壁贴满力挺乒乓国手的留言,民众并在网络与删帖对峙。网传中宣部已专门发出禁令,即“刘国梁调任,中国乒乓球男队退赛相关新闻一律压后台。各网站,有关日本公开赛涉刘国梁事件,一律不报导”。而随后大陆网络针对体育总局的批评留言被大量删除。

这33年来,中共为了巩固统治,一直利用“体育强国梦”煽动民族主义情节,藉以凝聚人心。凡是它培养的运动员,除了技术,更要求“政治正确”,这次的运动员集体弃赛或许象征“坚硬的极权大坝完全可能被冲破”。

乒乓球为例,中共有以国家队为龙头的全国“一条龙”式的培训体系。各地体校选择苗子从童年开始集中专业训练。层层选拔,逐步进入市队、省队,尖子进入国家二队,最后的精英进入国家队。然后不断的比赛选拨,优胜劣汰,确保领先于世界。

但是技术上过硬还不够,中共更要求选出来的苗子“政治正确”。从体育总局对本轮弃赛事件的表态,可以看出端倪。其发出声明称“我们要求运动队、运动员任何时候都要将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放在首位,过硬的思想作风、严格的纪律要求与运动水平同样重要”。

这一声明被网友质疑打着爱国、集体的幌子,重点其实在于后一句:过硬的思想作风、严格的纪律要求。国乒弃赛事件撕下中共国家主义和集体主义的假面,露出本来面目。”

与其说体育总局害怕球员弃赛,还不如说担心他们不受掌控。小枝在评论文章《拆局:罢(弃)赛后的中国男乒何去何从》中指:“旧的管理体制以前能管住运动员的‘身和心’,但渐渐‘心’管不住了,现在连‘身体’都管不住了,新一代的运动员不再像老一辈那么听话,他们更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而且从行动上勇敢地表现出这声音。”

这帮常年处于单一训练生活的男乒,处于中共高度管控的群体对象,他们此次的“集体”行为却让民众对他们另眼看待。“金钱、名利、丑闻污名化的体育圈,仍然不缺传奇与血性、情怀和热望。”网友发文评论。“有一种兄弟情谊,叫肝胆相照——刘国梁和他的兄弟们。”5月底,刘国梁还在微博上调侃:“国乒很伟大,团结更可怕。”没想到一语成谶。

而此事在民间引起的“蝴蝶效应”,更令中共惊心。

博谈网上的网友留言说:“无论弃赛是否因权力之争而起,个体选择权在高度管控的群体仍然存在缝隙,甚至可以形成高能见度的小团体行动……推而广之,在情境转换、情绪激荡、量变足够的情况下,貌似坚硬板结的极权大坝是完全可能被冲破的。”或许这才是中共担心,一定要严肃处理这些球员的原因。

赢球只是一场,输球却是一辈子,这就是中国体育明星的生存法则。图为2012年在英国伦敦参赛的刘国梁。(Photo by Feng Li/Getty Images)

对比中美乒乓球职业球员训练

“赢球只是一场,输球却是一辈子。”这是刘国梁对乒乓球男单领军运动员马龙说过的话。一个球的得失,就会改变一局比赛的输赢,进而是一场比赛的结果、一个球员的一生:这就是中国体育明星的生存法则。

2016年里约奥运会,马龙在拿下单打男子冠军后,微博粉丝量一夜之间暴增100万。同时,中国乒乓球队的比赛几乎担当了一大半的中国境内网络流量。在光鲜的背后,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内容。

除了要保持对外竞争,他们同时还要与同队的其他队员竞争。马龙在赢得里约奥运奖牌后,接受国内媒体《时尚COSMOPOLITAN》采访时表示:“冠军永远只有一个。”“乒乓球在中国的特殊性在于,队内竞争相当激烈,要能够保住这个位置,或者说继续成为最有力的竞争者,你就得付出更多,一茬茬年轻运动员们在成长,他们的目标和信念同样坚定。”

从马龙的话语中,或许可以知道中国顶级运动员的内心写照。不妨再对比一下备受瞩目的中国海外乒团,他们在经历国内外两种截然不同的训练模式后的感受。《纽约时报》曾在2016年采访中国乒乓球北京队前队员吴玥,她在7年前主动退役,来到美国当乒乓球教练。

她表示,在中国运动员每天都接受训练,身体上可能练起来了,但是脑子没有练起来。中国的人才太多了,(个人)很少有比赛机会,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练得怎么样。美国讲究的是“以赛代练”,有很多比赛的机会,自己能掌握自己的水平。

美国对运动员一般采取全民选拨制,跟中国采用精英栽培制不同。除少数具有观赏价值、能赚钱的运动项目有职业运动员外,大部分运动项目的选手都是业余的。平时在不同行业工作,只有到奥运选拔赛时才集中起来强化训练。

“在中国,好的就是专心去练专项就OK了,其它的事情不用操心;不好的也是因为这个,就是在我的眼中只看得到乒乓球。”对吴玥的这种说法,马龙也曾有同样的感受,“乒乓球太小了”。

谈到中美职业生涯的不同,王玥解释到,“在美国,好的是比赛机会多;我自己选择了,自己管理自己。没有教练要求你这个那个,一宿不睡觉也是可以的;(但)如果没有自己的目标,很难坚持下来。”简单说,在中国的体育职业生涯就是别人帮你安排,在美国是一切靠自己。

中共掌握体育资源,运动员必须听从机构、上级、教练的指挥,不强调个性化或自主性,因为体制的需求就是如此。反过来,职业运动员也必须无条件服从,放弃个人、服从集体,一切以党的利益为主。这是强国体育的精髓,但却背离了真正的体育精神。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