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羅輯思維的前世今生

2017-04-13 22:1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80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原文<羅輯思維的前世今生 (上)>及<羅輯思維的前世今生 (下)>,刊載於Bridge, Balance and Capital金融行業中的那些事。《數位時代》獲授權轉載。編按:「羅輯思維」是中國的線上自媒體主持人羅振宇(羅胖)推出的知識脫口秀節目,每週都會挑選一個嚴肅的主題探討,包括科技、社會、歷史、科學等等,在微信上的粉絲有700萬。今年最火熱的話題是羅輯思維等投資者投資中國網路紅人「Papi醬」1200萬人民幣,在5月切入直播領域,近期又傳出與京東物流戰略合作,在中國聲名大噪。Data Su 分析了羅輯思維的「資本」如何成長到今天的規模。

每週都要來這麼一下的互聯網節目,以「有種、有趣、有料,這就是我們的羅輯思維」為開頭標的羅輯思維
(圖說:每週都要來這麼一下的互聯網節目,以「有種、有趣、有料,這就是我們的羅輯思維」為開頭標的羅輯思維,數位時代翻攝自羅輯思維影片)

今天我們知道的羅輯思維是「每天堅持 60 秒的胖子」以及青年購書明燈的社群、自媒體,我們熟悉的是羅胖、羅振宇的羅輯思維,羅輯思維已經成為品牌,羅胖只是這個品牌對外的最主要窗口,這個品牌有銷售行為,有銷售行為就得開發票,更何況羅輯思維品牌目前面向的市場已經不限於中國,而擴大到整個華人圈,我們從企業成長的面向來看看羅輯思維是怎麼樣成長到今天這個模樣的。

羅輯思維的前世

如果你有留意購買羅胖推薦書籍的發票,或許會留意到羅輯思維登記的公司名稱是「北京思維造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思維造物是羅輯思維集團最主要的營運公司,這家公司成立於 2014 年6月。中國的企業營業登記公示系統所揭露的訊息比台灣經濟部做得要完整得多,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上網查詢。2014 年 6 月卻是相當奇怪的日期,為什麼我這麼說?我們回到最早「認識」羅胖的那天,那天羅輯思維第一季第 1 部影片上線,羅胖選的題目是《末日迷信向死而生》,那一天,是 2012 年的 12 月 21 日。

2012 年 12 月到 2014 年 6 月間的「羅輯思維」是以什麼樣的型態存在的呢?難不成是個體戶?我們來看看誰是「羅輯思維」最初的創辦人。

羅輯思維的創辦人之一暨主持人羅振宇(自稱羅胖)
(圖說:羅輯思維的創辦人之一暨主持人羅振宇(自稱羅胖)。圖片來源:數位時代翻攝自羅輯思維頻道。)

羅輯思維的創辦人有哪幾個人有幾個說法,我以找得到公開資訊作為證據的為主,2012 年 4 月,羅振宇與同樣也是央視的同事申音共同發起成立了「獨立新媒(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這家獨立新媒公司看名字覺得口氣以及企圖心很大,把「獨立」與「新媒體」作為公司名稱著實相當大膽,也昭示了這兩位老媒體人想創建新典範的企圖。

獨立新媒公司註冊的資本額是人民幣 200 萬元,我猜兩個剛離開國有企業工作崗位的人手邊也沒太多積蓄,初期到位的資本分別是申音 30 萬、羅振宇 10 萬,初期這類新媒體公司運營其實不需要太多的資本,幾十萬人民幣大概也夠搭個簡單的攝影棚、負擔初期的管銷費用了。從出資額的分配上,我們可以看到申音出的錢、占的股權比例明顯是比羅胖要高得多,在羅輯思維成立初期可以看得出申音動用了相當多的資源與資金。

這樣的合作模式進行了兩年之後,2014年 3 月間,獨立新媒申報了第二次資金到位的情況,申音的出資額來到 164.7 萬元,羅振宇的出資額「只」增加到 35.3 萬元,羅胖作為一個文創產業的「生財器具」,這樣的出資額未免顯得小氣。

我猜想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申音當時可能是手頭比較寬裕的投資人,但羅胖則在羅輯思維運作了一陣子之後,明顯體認到他的個人魅力在這門生意上占了極大的重要性,因此兩人作為前期的創始夥伴,應該是在出資額的協議之外,另外可能以商標、肖像權利等無形資產,談了類似技術入股的協議,否則以這樣 1 : 4.6 懸殊的出資比,且公司代表人是申音的情況下,羅胖用「羅」輯思維這個品牌營運,難道不擔心未來被改成「申請入學」或者「怪杰思維」(按:申音曾創建了一個名叫『怪杰』的影片節目)之類的名字?從申音的角度來看肯定也覺得彆扭,所以我認為,加計羅胖的「技術股」之後,雙方的股權比例應該是差不多的,否則這個公司成立不到 1 年肯定崩潰。

後來申音與羅胖決定分手了, 2014 年 7 月間,申音獨自把羅胖的股份買回,自己一個人繳足了獨立新媒公司所有的股款 200 萬元,獨立新媒自此變成申音一個人獨資的公司。分手前肯定鬧過不愉快,兩人各自發了聲明也沒說太多,就這樣分道揚鑣,真正的分手理由知悉的人應該是少數,但兩人對外都沒有口出惡言,倒也還算君子絕交。

申音在與羅胖分手之後怎麼了?我沒花太多心思去追蹤,但是從獨立新媒公司的公示訊息來看,這家公司已經被北京市的工商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的名單(在 2015 年 10 月左右,截至目前都尚未恢復異常標示),料想應該過得挺不好,申音本人怕是也已經跑路了吧。

2014 年 6 月,新的「羅輯思維」—也就是現在我們看到的羅輯思維的公司主體「北京思維造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正式登記成立。

(作者按:可能有讀者覺得這個時間線有點怪異,主要是我採用的時間點是公示信息系統上標示的時間,這表示是申請獲得主管機關通過的時間,實際上這些交易可能在這之前就已經醞釀或者完成了。)

羅輯思維的轉世

羅友們都知道,羅胖身後有個「賢內助」(編按:執行長)脫不花,脫不花本名李天田,筆名取材自梁羽生的武俠小說角色。李天田在加入羅輯思維團隊之前的本業是企管顧問,網路上說李天田很年輕的時候就自行創業,或者在許多大型集團企業擔任總經理職務。

「總經理」這個名詞對台灣民眾而言相當偉岸且巨大,但在中國卻是很常見的職稱,很可能一個專案的主持人名片上也掛總經理職銜,有在中國市場跑過業務的很容易拿到一些印「總經理」頭銜的名片,大概跟投資銀行的「董事總經理」名片一樣泛濫。當然一個人能擔任專案主持人或者一個小主管能力不會太差,也因為這10年來中國快速發展,很多中階工作崗位亟缺管理人才,才造就這樣的現象。順帶一提,大陸人喜歡別人尊稱他「O總」,跟台灣人喜歡尊稱對方「O董」的風氣差不多,即便對方不見得是真正的總經理或董事長。

李天田在擔任企管顧問工作時候的夥伴是路文軍,就我目前找得到的資訊來看,兩人應該最早是從蒙牛乳業以及中糧集團(其實兩家是關係企業)出身,在蒙牛獲得了頭角初露的舞台,後來創辦了所謂的「中國軟實力研究中心」。兩人以及其他工作夥伴曾經共同出版了好幾本企業管理的書籍,也接到不少企業的諮詢或是教育訓練工作。

中國軟實力研究中心」是對外行銷用的渾名,與中國軟實力研究中心有關的公司有二,其中一家公司名稱是「北京仁慧特智業諮詢有限公司」,成立於 2000 年 10 月,註冊資本額很少,只有人民幣 18 萬元,公司代表人目前仍是李天田,目前也還持續營運。脫總的年齡是個秘密,網路上找不到她出生年月日的資訊,但假使北京仁慧特智業這家公司就是那家號稱她「17 歲創業、 19 歲當董事長」的公司的話,我們可以推估脫總出生年約在 1981~1983 年之間,也就是今年約莫 35 歲上下,這是題外話。

北京仁慧特智業公司是我少數看到在網上公告營運資訊的小型公司, 2015 年全年的營業收入 179 萬元,淨利潤 2.9 萬元,當然,這種利潤水準通常是因為節了不少稅,所以利潤率通常做低一些,倒也不用太過認真。

另一家公司「北京中軟研管理諮詢有限公司」則是正牌「中國軟實力研究中心」品牌的所有者,這家公司的股東人數就比較多了,創辦人是李天田、路文軍及其他一干人等,註冊資本稍微大一些總共 100 萬元,李天田從 2010 年公司創辦以來一直擔任公司代表人,直到 2016 年 4 月辭任,估計是羅輯思維這邊的業務忙不過來,只好暫時告別老戰友,同時也把北京中軟研的股份給退了,中國軟實力研究中心經營權全部交給路文軍。

脫總李天田的專長是企管顧問,又出版過企業管理類的書籍,羅胖找脫總來擔任羅輯思維的執行長,似乎是再適合不過了,然而,你如何確定一個顧問是不是只會嘴砲,實際經營企業卻落得紙上談兵的下場嗎?我們看看北京中軟研公告的營運資訊來看, 2015 年全年營業額 531 萬元,淨利潤與北京仁慧特智業公司差不多,只有 3 萬元,公告的所有者權益(也就是台灣這邊所稱的『股東權益』或『淨值』)卻是負數的 -20 萬元,也就是整個公司呈現資不抵債的情況,又怎麼會是這種情況呢?

羅輯思維的今生

重新出發的羅胖肯定苦思過要如何重啟「羅輯思維」這個品牌,並且避免過去犯過的錯誤。新生的「北京思維造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時的註冊資本額是人民幣 100 萬元,這回羅胖一改前回占小股份的股權結構,從一開始就要求要占過半的股權,在合夥人的挑選上面,也展現了與獨立新媒時期完全不同的思維。

羅振宇在羅輯思維的節目的標準畫面,他就幾乎用這樣的靜態攝影棚手法,以一週或兩週的速度與觀眾談一本書背後的故事。
(圖說:羅振宇在羅輯思維的節目的標準畫面,他就幾乎用這樣的靜態攝影棚手法,以一週或兩週的速度與觀眾談一本書背後的故事。圖片來源:數位時代翻攝自羅輯思維影片。)

這回羅胖選擇與吳聲結盟,吳聲的名聲相當顯赫,經歷了凡客誠品以及京東商城最輝煌的時期。吳聲的專長是市場行銷,在凡客誠品任職的期間,創造了人稱「凡客體」的廣告文宣,成功創造廣泛討論、模仿的話題,將凡客誠品的營收帶向另一個境界。後來吳聲應該是憑藉著在凡客的名氣,拿到了京東(行銷)副總的位置,也成功在京東對決蘇寧的大家電價格戰策略上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可以說是戰功彪炳。

羅胖與申音的合夥是兩個媒體人的結合,兩人對於傳統媒體的不滿足以及創建新媒體的企圖形成了結合的某種默契。但這回羅胖應該是體認到不能再找跟自己同質性這麼高的人合夥,應該尋求與自己互補的夥伴才能彌補不足,找吳聲的理由很明顯就是為了吳聲在行銷與電子商務方面的長才,找脫不花的目的在於鞏固後勤與管理體系,事後看來,這樣的組合確實也為羅輯思維奠下了發展的基礎。

(插話:羅胖一回『音』、一回『聲』,你說這人不是有病嗎?)

從新羅輯思維—北京思維造物公司—的股權結構來看:羅胖出資 51 萬、脫不花出資 29 萬、吳聲出資 20 萬,體現了羅胖重啟羅輯思維把持的兩個重要原則:

  1. 絕對多數股權;
  2. 合作夥伴的多樣性。

從新公司的股權結構也看出另外一點,羅胖與申音分手的理由,股權上的爭議肯定佔了很大的比重。在這個時間點上,羅輯思維影片已經進入第二季,可能已經拍攝數集,這時兩位創始人要談分手,光想到節目該如何繼續,我們大概腳就軟了,現在我們事後回去翻閱第二季的節目內容,其實看不出蛛絲馬跡(或許有,可能我不夠敏感),但是想像你是羅胖本人,隔天早上還要發 60 秒語音、每週五還要讀書想梗賣書上新,或許就會像羅胖在跨年演講裏頭說的:每天都睡得像個嬰兒。

在羅輯思維重新轉世後不到半年,羅輯思維神來一筆地成功行銷「柳桃」,也謙稱沒節操地賣了月餅,我猜想這應該都是吳聲的傑作,但是在當年度的 12 月,北京思維造物公司卻向工商管理局遞交了股東結構變更的申請—吳聲悄悄地消失了。

吳聲出脫了北京思維造物所有的持股,但他有沒有離開羅輯思維的經營團隊?很抱歉我可能無管道知悉,但股東只剩羅胖與脫不花兩人。吳聲與羅輯思維的「分手」並沒有太多媒體報導,吳聲在後來公開出現的場合中,仍然以羅輯思維的創辦人自居,的確有可能吳聲僅參與經營不持股,但我們至少能確定的是,吳聲並未與原團隊鬧翻。

我注意到吳聲有另一個新頭銜,是「商務部國家電子商務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也有「執行秘書長」的職銜,往好處想,或許是吳聲擔任這個半公職的職務,必須要避嫌辭任與電子商務有關的事業。這一回公司的註冊資本增加到 300 萬人民幣,因為少掉吳聲的股份,羅胖與脫不花的出資額分別變成 191.25 萬元及 108.75 萬元,持股比率分為 63.75% 及 36.25%。我當下只有一個感想:羅胖變有錢了!

(作者按:我無論用 Google 或百度皆無法查到『國家電子商務專家諮詢委員會』或是『國家電子商務委員會』之類的官方網站,中國商務部網頁上也找不到這個委員會的連結,以『吳聲』為字串在商務部網站上搜尋不到資料,盼有先進能指點)

羅胖的「死嗑自己,娛樂大家」顯然也讓自己進入了更深遠的互聯網影片市場。
(圖說:羅胖的「死嗑自己,娛樂大家」顯然也讓自己進入了更深遠的互聯網影片市場。圖片來源:數位時代翻攝自羅輯思維影片。)

羅輯思維辦過幾次會員招募,直到 2015 年最後一次招募,羅胖宣布不再招募新會員,會員資格讓會員之間彼此合意轉讓即可。用會員費去乘上會員人數、扣除支付給代收通路(淘寶、微信)的費用,每次保守推估能夠收進 150 萬到 200 萬人民幣左右的現金(這是很保守的估計),以我金融業狹隘的反射思考,這些預收的會員費(依台灣的法規)是不是要交付信託呀?是不是要取得金融機構的保證呀?羅輯思維有沒有做我不曉得,但羅胖在募集這些資金的時候講得很明白:「愛,就供養;不愛,就觀望。」會員費的本質就是眾籌(編按:群眾募資),其他甭講那麼多。

羅輯思維沒有公告他們的帳本,但我們可以從一些事件上去推敲羅輯思維團隊拿到這些資金「可能」用在哪些地方,畢竟這類輕資產的文創公司不會常常有巨額支出。我認為第一筆大額支出應該是用在了與申音的分手費上面,這些收取進來的會員費在會計科目上要放在「預收款項」之中,在獨立新媒時期,兩人的資本金到位的速度慢,實收股本 200 萬不到,加上營運初期投入成本,可以想見股東權益可能不高,負債項因為有了一筆很大的預收款項(資產項可能也有很大筆的現金),而羅胖在獨立新媒時代假設用了品牌、肖像權作為技術股,那麼兩人分手後,申音將會拿走大部分的現金,羅胖拿回無形資產(羅胖應該比較在意分回這些權利),看起來就像是羅胖付了分手費出戶。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想。

新羅輯思維團隊在 2014 年算是蓬勃發展,一方面知名度已經打響,各項計畫也都如火如荼進行,此時羅輯思維進行了第一件投資案,2014 年 11 月,他們收購了「北京幫我又一課科技有限公司」也就是我們在羅輯思維微信公眾號裡看到的「又一課」。

北京幫我又一課公司能夠找到的資訊有限,從公司註冊資料看來,最早的負責人是鄧鑫鑫發起成立,並不是羅胖或脫不花,所以我推估是收購進來的。羅輯思維團隊花了多少錢買下又一課公司無跡可尋,該公司註冊資本額 100 萬元,但因成立沒多久就將股份全部出售了,推估約莫收購價也在 100 萬左右,也差不多是當年度收取會員費可以支應的水準。

繁花似錦的羅輯思維

時間先倒回一點點,2014 年有件重要法令變革,中國人民政府頒布新的《公司法》,新公司法最大的影響是將註冊資本由實繳登記制改為認繳登記制,資本不須真正到位,意思是說,公司註冊資本額可以寫好幾億元,但股東不一定真的要繳足那麼多錢,用極端的例子來說,甚至可以只繳 1 塊錢(當然這是隨意舉的極端例子);另一方面,股票可以溢價發行也可以折價發行,也就是登記股本可能很小,但實際上收到的股款很大。這樣的法令變革對我們這系列的分析帶來相當大的難度,因我們再也無從知道後續進來的投資人究竟投了多少真金白銀,也難從公開資訊看到外部投資人究竟占了大股份。

換了經營團隊、轉了骨的羅輯思維,名氣越來越響,加以羅胖跟幾位互聯網大老私交不錯,猜想 2015 年開始有許多投資人找上門洽談投資入股,但此時的羅輯思維在新法規上路、引進外部投資人之後,反倒變得沒那麼透明,股權比例看不到,企業年報也不揭露財務資訊了。

2015 年 7 月,北京思維造物公司辦理了第二次的增資,參與增資的對象叫「北京杰黃罡信息技術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公司資本由 300 萬提高到 412.94 萬元,這個名字非常的有趣,「杰黃罡」其實是「劫皇崗」的別字,正是取材自羅胖念茲在茲的安徽土話「要劫劫皇崗、要嫖嫖娘娘」,羅胖除了為這句話創作了「死磕俠」公仔,甚至把這句話掛在北京的辦公室裡(請見許知遠《十三邀》訪談的影片)。

這家公司的股東只有兩人,其實就是羅胖跟脫不花,再加上這公司是有限合夥組織,除了可以讓兩位創始人節省一些所得稅之外,兩個創始人把賺來的錢又再押進這家公司裡,某種形式上等同於把兩人的命運綁得更牢固,但其實應該還有另一個意義。(謎之音:你們倆接下來要去哪裡嫖娘娘?)

2015 年 8 月,距離杰黃罡增資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羅輯思維迎來了號稱是「天使輪」的「天使」投資者,分別是「拉薩經濟開發區順盈投資有限公司」以及「合一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

先講後者,合一信息技術公司其實就是優酷土豆,優酷網與土豆網合併之後以「合一」的名字存續,優酷投資羅輯思維很好理解,畢竟羅輯思維影片的首發平台就在優酷,優酷從羅輯思維身上賺的錢(影片上架費用及其所帶來的廣告收入)可能都好幾千萬了,拿點錢「回饋」羅輯思維反正沒吃虧。那麼,拉薩來的「天使」是哪個活佛派來的呢?

雷軍的順為資本,其實也曾經入股過羅輯思維。
(圖說:雷軍的順為資本,其實也曾經入股過羅輯思維。)

這家註冊在西藏拉薩的投資公司其實是順為資本的一個 SPV 公司, 背後有個鼎鼎大名的出資人雷軍,通常私募基金不會只有一個出資人,所以我頂多說它是帶有雷軍色彩的創投基金。那麼雷軍投資羅輯思維做啥呢?雷軍投資了多少錢呢?有說幾百萬的、也有說八千萬的,這些資訊創投對外都含糊帶過。

我們從另個角度看看 2015 年 8 月的這次變更登記,北京思維造物公司的註冊資本由 412.94 萬元提高到 453.7802 萬元,增加幅度 39.8402 萬,增加部分佔總股本比例約 10% 上下。換言之,這次號稱「天使輪」的增資,羅胖只釋出一成左右的股權給外部投資人,假設對外增發的新股全都溢價發行,很容易將公司的估值拱上去。對照前個月杰黃罡公司的增資,羅胖很可能已知次一月將會有投資人增資進來,於是趕著在 7 月自己先增資,用意很明確,就是他本人以及他的好搭檔脫不花不希望稀釋股權,仍要佔絕對多數。

羅輯思維主要的收入靠的其實是賣書,例如《數位時代》開載這篇文章時的最新一期賣的其實是中國中信出版社的2008年舊書「大泡沫」
(圖說:羅輯思維主要的收入靠的其實是賣書,例如《數位時代》開載這篇文章時的最新一期賣的其實是中國中信出版社的2008年舊書「大泡沫」。圖片來源:數位時代翻攝自羅輯思維影片。)

我認為這輪融資順為資本(或者你要說雷軍,也不是不行)增資進來的錢應該不多,金額可能真的在幾百萬以內,否則股票再怎麼溢價發行,通常不會登記這麼少。首先羅輯思維在 2015 年中這個時間點已經是知名度大開,掙錢賣書什麼的毫不手軟,更何況,每年都有大筆的會員費預收進來,而且羅輯思維銷售的商品、提供的服務(比如說演講、課程等)都是收現沒有放帳的,帳上現金水位應該不低,投資這樣已經能自帶營收、也具備群眾募資能力的現金流量強的公司其實相對是安全的。

其次我們看看羅輯思維接下來還辦了兩輪的融資,分別在 9 月引進了「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以及「北京造物家信息技術合夥企業」兩個股東;11 月再引進「上海樂進投資合夥企業」以及「蘇州啟明創業投資合夥企業」,而在 11 月這次融資時,順為資本就光榮退出了,前後差不多 3 個月的時間,雷軍跑得很快,應該是獲利出場的,而且如果當初投資的金額很大的話,也不容易跑這麼快。你說這兩位天使投資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很天使呢?

我們挑出其中兩個投資人講講,一個是「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另一個是「北京造物家信息技術合夥企業」。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投資羅輯思維這件事很難解讀,一來基金背景有中國財政部以及中央電視台—也就是羅胖的老東家,有些人創業…尤其是創的是跟先前工作接近的行業,會找老東家來投資,在中國,這樣的風氣更盛行,前幾年中國北方冒出很多鋼鐵貿易公司,大部分都是這些國有鋼廠離職創業的員工開設的,這些人都回去找老東家拿原料。而這一輪的融資,對外都宣稱由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領投,但這樣會不會有「媒體姓黨」的隱憂呢?我先在這裡打住。

「北京造物家信息技術合夥企業」所代表的意義就正面多了,這家投資公司的股東很多,都是以個人名義投資,有羅胖三不五時會提到的獵豹移動執行長傅盛,有新東方教育創辦人俞敏洪中國合夥人)、有聯想集團的名譽董事長柳傳志,幾乎都是中國互聯網界的名士,這些人共同出資成立這家投資公司,推選羅胖作為公司代表人,顯見這些大老們對羅胖的支持與信任,這家公司的註冊資本可是高達 6600 萬呀!

羅輯思維的未來昔日

羅輯思維的商業模式
(圖說:羅輯思維的商業模式。圖片來源:Data Su製圖。)

羅輯思維的(資本)成長故事到目前已經講得差不多了,在募了這麼多資金之後,羅輯思維的經營面向也變得越來越廣了,原本的影片節目以及賣書本業之外,多了些許與本業有關以及無關的轉投資,上圖是我簡單地把羅輯思維集團關聯的公司列出來,最上層是目前還沒離開的法人投資人,最下層是羅輯思維—也就是北京思維造物公司轉投資並 100% 控股的子公司,可以看到主要是營運「又一課」以及「得到」兩個 App 的軟體公司。

左方則是羅輯思維雖有投資,但不是全資控股,甚至沒有經營權的轉投資,例如「嘉興參拾陸氪參號投資」公司,便是大名鼎鼎「36 氪」這個品牌所籌募的其中一檔創投基金。我們還可以注意到「北京小賽小可教育科技」公司則是打算運營「播呀 FM」這個 App 及相關的幼教服務。

從目前的投資架構看來,羅胖未來打算經營的方向可以簡單說是「電商」及 App 服務,雖然說羅輯思維其實就把電商作為它最主要的營收來源,但另外一個層面是,他們專注於「教育」這方面的事業投資。

「又一課」強調的是成人的在職教育,「得到」則是無分老幼的膠囊化知識,「播呀」就是專注於幼兒教育。其實還有一個正在醞釀中的「生活作風」與「天使廚房」,目前剛開始運行,網上的資訊不多,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另外一個分支則是創投事業,除了前面提到 36 氪的基金外,羅輯思維也成立了自己的投資管理公司「北京思維造物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羅胖把這家公司交給脫不花與專業經理人打理,自己沒有擔任這家公司的董監職務,這家投資公司目前唯一且成功的投資標的就是「Papi 醬」,被投資的公司名稱叫「徐州春雨聽雷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徐州春雨聽雷公司(很詩意的名字,跟 Papi 醬的風格真不搭)代表人楊銘外傳是 Angelababy 的經紀人,目前的股東除了 Papi 醬(姜逸磊)、楊銘本人之外,便是羅輯思維(北京思維造物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真格基金(天津真格天弘資產管理合夥企業)、以及光源資本(上海光諾源創業投資合夥企業),原本外傳的星圖資本資金則還沒到位。Papi 醬的故事就不多談了,來談談 Papi 醬拍賣會後的一些爭議。

Papi 醬,知名中國網紅
(圖說:Papi 醬,知名中國網紅。圖片來源:數位時代翻攝自 Papi 醬頻道。)

Papi 醬拍賣會得標的標主上海麗人麗妝化妝品公司背後有個大大知名的股東叫阿里巴巴,而羅輯思維的投資人之一「合一信息技術」又是優酷土豆的背景,優酷土豆今年又被阿里給買下來了,於是落了個阿里集團左手付錢給右口袋的口實,確實我們外人很難說這個故事是不是真這樣發生的,甚至更巧的是羅輯思維在 2016 年初才選擇在天貓開設旗艦店,沒多久就搞出了 Papi 醬的營銷事件,更是加深外人對馬雲或是阿里巴巴集團在背後操作的可能性。

阿里集團的營收是兆元人民幣等級的水準,阿里收購優酷也是千億等級的生意,他需不需要特別去關注一個 2000 萬等級的生意?我的想法是,或許真的可能是阿里集團在後頭扮演了重要催生的角色,但這個體現了互聯網產業的生態,當你的公司成長到某種程度之後,你會創造的連接點以及被創造的連結也會變得複雜多樣。

除了搭橋造路為 Papi 醬哄抬身價(估值?)之外,更該關注的問題是這 2200 萬的標金,究竟最後是誰拿走?還留在阿里巴巴體系內嗎?以羅輯思維為例,當時在拿了優酷的錢之後,哪裡曉得優酷後來會被阿里巴巴給收購了呢,這就是商業社會的網絡關聯,尤其互聯網產業,連資本之間都是互聯的概念。

後記

最後來談談關於脫不花的小插曲,脫總在加入羅輯思維之前開過好幾家公司,除了做企管顧問外,還做過廣告公司、賣過食品、還賣過農產品,這些公司絕大部分的股東結構都差不多,看股東的名字多半是她的家裡人,公司本身資本額都不大,可以想見比較可能的情況大概是把私人的費用都掛在公司帳上了,沒別的原因,就是節稅,反正公司裡頭都是自己人。至於中軟研公司多半也是這樣的出發點,而且這家公司員工也不過 10 個人,一年能做 500 萬人民幣營業額也真的挺牛的,而且,怎麼這幾年控制得這麼好,每年都剛好賺(稅後淨利)3 萬?

至於羅胖,羅胖還有個秘密武器,羅胖與脫不花在香港註冊了間「LJSW Technology Limited」公司,LJSW 其實就是「羅輯思維」的拼音,這是不是羅胖版的巴拿馬文件呢?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