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周晓辉:共产党“五大导师”之马克思(上)

2017-03-10 17:47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98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在共产党的历史上,“马恩列斯毛”是公认的“五大导师”,即: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在这五人中,德国的马克思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他和恩格斯共同撰写了共产党的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恩格斯被视为“马克思的亲密战友”,而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则分别在前苏联与中国建立了共产政权,将马恩学说付诸实践。

马、恩、列、斯、毛被中共、古巴、朝鲜、越南等几个国家的共党领导人捧上神坛。今天,还原这“五大导师”的真实面目乃是刻不容缓之事。

那么,真实的马克思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有着怎样的内心世界?马克思主义,究竟给人类带来了什么?

马克思鲜为人知的宗教信仰

早年的马克思是一名基督徒。大学毕业时,他的文凭中注明了他的宗教知识:“他的基督教理知识,是明晰、且相当有根基的。而且,他对基督教会的历史非常了解。”

不过,在大学后期,马克思的性格突然发生了转变。他在一篇论文中,六次重复了“毁灭”一词——他的同学没任何一人在考试中使用此词。于是,“毁灭”成了马克思的绰号。

他在一首诗里写道:“我渴望向上帝复仇”。在另一首诗中,他说:“梦想成为恐怖之王,毁灭整个世界”。没有人知道,家境富裕,并未遭受过什么磨难的马克思的复仇及毁灭世界的思想来自何方。从其大学后期的一些文章和诗歌推断,马克思大学生活奢纵,使他对一切正教中的禁戒,感到被束缚,因而渴望个性的彻底解放。此时,正在欧洲秘密流传的撒旦教恰好适应了他的这种需求。

根据各种资料,马克思加入了撒旦教,并经历了献祭仪式。之后,马克思于1837年11月10日给他父亲回信说:“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被迫离开,新的灵必须来进驻。一个真正的狂暴占有了我,我无法让这暴虐的鬼灵宁静。”

西方宗教认为,撒旦是由堕落的天使变成的魔鬼,故而对上帝充满仇恨与妒嫉,而撒旦教会正是宣扬对上帝和对人类的仇恨(因为上帝创造了人类)。

同为撒旦信徒的巴古宁,曾经一度是马克思最亲密的朋友。他写道:“人必须崇拜马克思。人至少必须惧怕他,以得到他的宽恕。马克思是极度自大的,自大到肮脏和疯狂。”

在马克思的年代,男人通常会留胡子,但式样与马克思不同,而且不会留长发。马克思的外型风格是Joanna Southcott信徒的特征。Joanna Southcott是一个撒旦教组织的女祭师,她自称能与恶魔Shiloh通灵。

资料显示,马克思终其一生,都受到撒旦教的影响,甚至在他病重时,还采用撒旦教的仪式祈祷。海伦曾描述道:“他是一个敬畏神的人。当他病重时,他独自在房间里,头上缠着带子,面对着一排蜡烛祈祷。”可惜的是,他所敬畏的并非是正教信仰的神。

亲情冷漠 对人类轻蔑与仇视  

马克思梦想着毁灭世界,对于人类也是极为鄙视,甚至对身边的人也没有爱。他与妻子燕妮的关系十分糟糕,而且从不尽养家的义务。妻子死后,马克思连她的葬礼都不参加。他有三个孩子因为缺少营养而死,两个女儿和一个女婿自杀。

马克思有一个女仆叫海伦,他不仅无情地剥削海伦,还强迫其充当性奴,使其产下两人的私生子。与他在《共产主义宣言》中所斥责“占有在他们支配下的无产者们的妻女”和残酷剥削工人的资本家毫无二致。马克思的虚伪,可见一斑。

为了“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声誉,马克思要恩格斯替罪,用恩格斯的名字为其私生子命名,由恩格斯寄养在工人之家。拉法格等宣传家连篇称颂马克思与夫人燕妮的爱情如何伟大坚贞,马克思的情诗如何纯真动人,能够陶冶人的心灵。可见,共产党表里不一,欺世盗名,从其教父就已开始。

对于自己的母亲,马克思亦毫无慈心。他在1863年12月给恩格斯的信中写道:“两小时前我收到一封电报,说我母亲死了。命运需要从家里带走一名成员。我已经一脚踏进坟墓,在很多情况下,我需要的不是一个老妇人,而是其它。我必须动身去Trier接收遗产。”

对亲人尚且如此,马克思对于他人的情感就可想而知了。马克思仇视德国人、中国人、犹太人,认为他们都是“小贩”。他称俄国人为“饭桶”,称斯拉夫人为“垃圾人种”,是“反动”种族,应该立即在世界革命风暴中毁灭。他称人类是“垃圾”,说“没有人来拜访我,我喜欢这样,因为现在的人类是‘粗言秽语’,他们是一群混蛋。”

一方面,马克思在著作中声称为无产阶级奋斗,另一方面他却称无产阶级的人为“蠢蛋、恶棍、屁股”,称黑人为“白痴”,甚至拥护北美的奴隶制。这样的马克思和共产党国家宣传的马克思无疑是两副嘴脸。

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高级知识份子,然而,在他们的通信中,却充满了猥亵下流之语,这与他们的社会地位极不相称。

革命队伍里的告密者

1960年1月9日,德国报纸《Reichsruf》报道了一个事实:奥地利总理Raabe,曾将一封马克思的亲笔书信送给苏俄领导人赫鲁晓夫。赫鲁晓夫并不喜欢这封信,因为它证实,马克思曾是奥地利警方的一名领赏告密者,他在革命者队伍里充当过间谍。

这封信是在秘密档案馆中被偶然发现的。它指证,马克思是一个告密者,在流亡伦敦期间告发了他的同志们。每提供一条消息,马克思即可获得25元的奖赏。他的告密涉及流亡于伦敦、巴黎、瑞士的革命者。在马克思揭发的人中,有一个名叫Ruge,他自认为是马克思的亲密朋友。他们两人充满热忱的通信至今尚存。

贪婪的“经济学家”

Rolv Heuer在《天才和富翁》一书中描述了马克思的挥霍生活:“他在柏林当学生时,马克思,这个依靠爹爹的孩子,每年得到七百银元的零花钱。”这笔钱是个巨大的数目,因为在那时,只有百分之五的人年收入超过三百银元。而根据马克思学院的资料,马克思在一生中,从恩格斯那里总共获得了大约六百万法郎。

即使如此,马克思仍然垂涎家族的遗产。当他的一位伯父在极度痛苦中时,马克思写道:“如果那条狗死了,就对我无碍了。”恩格斯回复道:“祝贺你,你继承遗产的障碍得病了,我希望他现在就大难临头。”

“那条狗”死后,马克思于1855年3月8日写道:“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昨天我们被告知,我妻子那九十岁的伯父死了。我妻子将接收大约一百塔勒(一种欧洲银币);若不是那条老狗把财产的大头给了他屋子的女主人,我妻子还能得到更多。”

而一直需要经费的马克思,在股票交易中损失了大量钱财。身为“伟大”的经济学家,马克思却只懂得怎么去亏钱。#

(未完待续)来自大纪元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