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林健豪:共產主義及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危害性(上)

2017-03-10 17:26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98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我曾經是一名少先隊員,然而,只是短短的半年多的時間內,我退出了少先隊、並且通過網絡,認知了共產主義的本質及馬克思理論的危害,甚至通過網絡,得知了中共的「不可告人之秘密

来自大纪元我不曾有這麼個覺悟,我從前也只是一個被洗腦的普通學生,然而,我卻有在網絡上亂翻資料的「不良習慣」,使我翻出了很多被埋藏在海底裡的「秘密」,2013年的8月份,我跟往常一樣在網絡上亂翻那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在手癢的情況下搜索了經濟制裁一維基百科詞條,在制裁列表裡,我速快地認出了那一個屬於我們的「五星紅旗」裡面有一整排醒目的小字寫著:制裁理由「198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武裝屠殺天安門學生」一信息,就是這麼個「不可告人」而又看似神秘的信息,吸引了我,使我一發不可收拾,索性要「打破沙窩問到底」,於是學會了翻牆,接下來的就是我形成「反動」與成為「反共」學生一途徑的根本由來。
一、 論馬克思主義的荒繆性與錯誤性
非常感謝這一本《誰是新中國》的著作,非常感謝辛灝年先生,亦因為他的這一本書,也因為他的努力,而讓我能夠寫這個導論。
馬克思主義是費爾巴哈哲學的「唯心化」
馬克思主義者們宣稱自己吸收了費爾巴哈的「基本核心」,所謂的基本核心無非是在費爾巴哈否定了黑格爾哲學的「絕對理論」並聲稱黑格爾哲學的「絕對理論」是上帝的同義語之後所創立的堅持理論,即堅持物質第一、精神第二,但是馬克思為了能夠讓自己的共產黨徒們信服於他所擬定的理論核心,即人類發展的五大階段、由此一來,讓黨徒們信服自己,用馬克思的話來講,他要幹的是「行動的哲學」,即馬克思要搞的可是一場「人間的革命」,所以他不得不肯定和接受了費爾巴哈所堅持的物質第一、精神第二的基本世界發展條件理論,又唯心化地接受了黑格爾哲學的「絕對理論」相當於將黑格爾的帽子從天上扔到地下,又從費爾巴哈的靴子從黑格爾的帽子裡放進去,所以由此一看,馬克思所擬定的框條「人類發展的五大階段」乃為唯心化的哲學成分,即費爾巴哈哲學的「唯心化」,這樣的一種概念是不可靠的、也是荒繆的,一言以蔽之,沒有嚐試過、感受過世界的真實發展規律的人,誰也沒有資格來用框架給世界的發展戴上「皇冠」,馬克思主義的荒繆性就在於此,一句話說完,他的這種即唯物、又唯心的不可靠而荒繆的哲學成分,無非是費爾巴哈唯物論的唯心化即黑格爾化罷了。
二、 馬克思主義將空想社會主義演變成暴力共產主義
共產主義是一個大同理想,這個共產主義在我們中國的傳統歷史看來亦也是農民與知識份子所認同的「大同理想」,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共產主義不僅是我們的「國粹」,亦是世界人類歷史、與人類的崇高境界的美好理想,如果單單就共產主義這個理想而言,不施加任何的「理論武器」以加以利用和破壞的話,那麼,共產主義也不會對任何一個人的社會、國度、乃至對天地的破壞與毀滅,它僅僅會作為人類的眾多理想當中的一種理想與理念,它只是一個「永恆的理想」或理念存在的話,它也沒妨礙誰。
可是,馬克思所建立的一整套「暴力共產主義」的理論體系,就在於他與法國的社會主義者們在如何建設「共產主義」天堂的基本分野點之上,聖•西門則主張用和平的方式過渡進入共產主義,而傅•立業則希望通過與資本家聯手構建、過渡進共產主義,而馬克思則強調稱「在資本主義社會與共產主義社會之間,有一個從前者變為後者的革命轉變時期。同這個時期相適應的,也有一個政治上的過渡時期,這個時期的國家只能是無產階級革命專政」。其後,列寧用暴力奪取了政權,又用暴力來維護政權,才會更加強調地說「只承認階級鬥爭,而不承認無產階級專政的人,絕不是一個忠誠的馬克思主義者」。
而毛澤東更加發展為極端,創建了一個「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其後果,無非也只是共產狗奴們的「一姓天堂」而已,對於民族與人們而言,只不過是他們的無形地獄、人間地獄罷了。所以從理論上、從根本上來看,馬克思所創立的「暴力革命、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這一理論要害,要是真的能在一個國家與社會實踐開來,沒有甚麼天堂可言、這個暴力共產主義的極端理論,只會更加迅速地破壞與摧毀共產主義這個美夢了。
三、 馬克思主義扭曲、篡改、極端地發展了剩餘價值論
馬克思不僅吸收了黑格爾哲學的「絕對理論」併發展成為極端,並且,馬克思亦在創建剩餘價值論的一闡述中,利用了極端的「絕對理論」加之發展,使托馬斯•霍治司金與李嘉圖原本混淆與搞亂的錯誤性「剩餘價值」繼續掌握在馬克思手裡,被馬克思利用和發展成為更極端、更具荒繆性的剩餘價值論。
馬克思宣稱:「資本的每一個毛孔裡都滲透著無產階級的鮮血」還宣稱:「無論資本主義制度如何發達、亦無法解決民眾的貧困」,馬克思以前者的論述發展成為即以經濟取代政治、又以政治取代經濟的雙重矛盾的複雜體系理論,其歸根到底,馬克思宣稱的「資本的每一個毛孔都滲透著無產階級鮮血」的具體含義,便是要以商品與商品的交換取而代之發展成為「人換人」的荒繆理論,企圖以階級鬥爭的絕對性綁在他所闡述的「剩餘價值論」的末尖,馬克思還宣稱,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矛盾不可調節,現已被證實為他的一思胡想而已,當初,馬克思就是用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矛盾不可調節一論給資本主義制度判上了死刑,歸根到底的錯誤在於他對資本主義制度的不瞭解、對資本主義社會制度的仇視、嗜望暴力的變態仇恨思緒使他極端化。
反而,21世紀今天的發達資本主義民主國家裏面,即解決了馬克思的所謂「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矛盾不可調節」亦在被馬克思判了死刑的罪名當中變成「虛無的罪名」即領導著發達國家的經濟主導地位,事實和歷史都證明了這一點,在當今的發達資本主義民主國家裏面,資本主義制度不僅打開了一個國家在經濟上的自由,亦在它的政治上充分發展了它的優勢,反之,共產國家倒只是一句空話而已。
四、 列寧主義將馬克思主義極端化
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內容無非有三,即「暴力革命、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但是,列寧在「背叛的炮響」響過以後,即二月背叛的革命在俄國的土地上取得勝利以後,列寧曾遭到過暗殺,刺殺他的是一位女特務,芬妮•卡普蘭,那顆在列寧的紐扣上發光的子彈,或許就此引起列寧的不安情緒,他的這個不安情緒,或許也就這樣在他的「列寧主義」上發揮地淋漓盡致,首先,列寧主義的核心內核也同樣地接過了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基本核心」,即暴力革命、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但是,列寧將馬克思理論的核心內容接了過來,又接著「發展與繼承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名義把暴力共產主義的原始性提高為可變性、由框架性變成了可填性與補充性,即「即要用暴力來奪取政權、又要用暴力來維護政權」,「階級鬥爭是可調控的、階級鬥爭是多變的」
「黨的組織與黨的文學」,「藝術家不能為藝術而藝術」等等的理論,將馬克思主義哲學原先所給予的框框,從空框框發展成為了內容填爆的框框,從框內內容缺少或甚少變成了千篇一律的暴力字眼與血腥字句,尤其是列寧所提出的階級鬥爭可調節,其實,列寧並不是說這句話的人,這句話的原話者是毛澤東,毛澤東從列寧那裏學到了,這才給了毛澤東敢於、也有資歷發動文革前17年的殘酷馬列統治思想的政治運動與文革的10年的歷史政治浩劫的無法無天的「紅色運動」的悲慘的經歷與豐厚的基礎。
也正是列寧所發展極端的「階級鬥爭」才給了毛澤東加以利用的機會,才給了毛澤東學習的機會,才給了毛澤東洗劫了中國人的心靈與文化的歷史窟窿和歷史機遇,也是因為這個階級鬥爭的調節性具有可怕的政治效應,也為後來的斯大林、柬埔寨共產黨的波爾布特、朝鮮的金家的政治運動提供了便利。
列寧還有另一個寶貝,即上述所說過的「黨的組織與黨的文學」列寧也在馬克思主義哲學所給予的暴力革命、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中的無產階級專政之上,將無產階級專政加以發揮成一個強化其統治思想、扼殺任何學術、思想、人文、倫理,甚至發展成篡改、破壞民族歷史的罪惡理論武器。
在中國,有一個所謂的「中國作家協會」又稱「中國作協」其組織內的文人亦都是共產黨的御用文人,即「紅色作家」在餓死人的時候寫的是春光明媚的詩句,如:「馬兒你慢些走、金珠瑪米藏、北京有個金太陽」的扭曲人性的變態詩句,才使共產黨的紅色文人變成了一個個從精神上殺死、從靈魂裡毀滅的變態屠夫,高爾基有一句著名的話「作家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我要給他補充一句,以便回答高爾基,「不!共產黨的作家是扭曲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所以,列寧不僅從文學上要求文學向政治看,從馬克思扭曲了所謂的「剩餘價值論」從所謂的商品與商品的交換變成了人與人的交換,其背後略有階級鬥爭影子,在此基礎之上,列寧踏過了一腳,把文藝家們的自由看成是資本主義制度下的一個「精神放縱」又發展成為了文藝家要為政治服務、所以總結開來,馬克思要政治變成經濟,經濟變成政治、列寧又從政治變成文學、文學變成政治、只不過,列寧比馬克思更加瘋狂與極端,列寧是共產黨「一言堂」的人文始祖與老祖老宗,列寧是改造任何一個與共產專制制度碰邊而遭殃的民族的思想、人文、倫理自由的根本屠夫,列寧在其《黨的組織與黨的文學》一書中不僅闡明:「文藝家不應該為文藝而文藝、」更將強調之:「要加強黨的文學、黨要領導所有出版社、管理所有出版社」、「報紙是黨的機關報」、「加強人民與黨的文學認識」等等…..
所以,所謂的今時今日被世界共產主義無產者所接受、所使用的一整套血脈相承、一脈相承的「馬克思列寧主義」其根本含義就是極端又極端、鬥爭又鬥爭、暴力又暴力的一套人鬥人、人鬥天、人鬥地的鬥爭哲學罷了,用毛澤東的話來講,也就是「與人鬥,其樂無窮,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
四、 毛澤東思想是造民主革命的反、殺人的理論武器
人人都會說「毛主席最親」「北京有個紅太陽」
「毛主席萬歲」!難道你們不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噁心的話語麼?直至今天為止,離去文革已經有幾十年之久,毛澤東也睡了下去了,數一數,他死去已經有38年之餘,是不是已經甚麼都散了呢?其實不是的,毛澤東雖然已經死去、歷代的政治運動早已不會聲勢浩大地做、文革也看似平反,然而,毛澤東思想卻也是當今的中國共產黨依附在身上的思想理論武器之一,總得來講,中國共產黨並沒有完全否定、拋棄毛澤東思想,正如鄧小平先生在1989年春天說的一句話「我們不能否定毛澤東同志,因為否定了毛澤東同志,就等同於否定了我們自己,如果否定了毛澤東同志,就等於否定了我們的黨」,所以,毛澤東思想是當今中國共產黨拿在手上的一個重要武器,只不過文革後期,經濟動盪、共產黨的統治搖搖欲墜,鄧小平、華國鋒等人不得不重拾信心,製造出了一個長久的大的「維穩」方案,即改革開放,改革開放從本質上、從理論上、從根本上要認識到一個重要的問題,正如陳雲先生說的一句話「我們不能改得太大,但改得太小也不行,所以這樣一來,我們只能中改」意思即是「只進行經濟上的整頓、改革、而不拾起信心做一次民主改革,即「只改經濟,不改政治」,其後果是社會的矛盾日益加劇、民族的分裂慾望欲強等等的弊端。
回過頭去遙望毛澤東的那些瘋狂的整人歲月裡面,那些先前後湧、爭先恐後著去殺人的政治運動,也敢於被稱之為「革命」,本人認為,毛澤東思想的理論要害在於此,毛澤東思想是跟黨文化的關係密不可分的重要的一部份,毛澤東本人估計是熟讀黨的「文學」內涵才敢於發動17年之久的一個接一個的政治運動,說白了,17年一直到文革一直未停過手,這裡僅舉一些例子「17年的政治運動,部份:土改(土地改革)鎮反(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反右(反右派運動)清匪反霸、社會主義改造、三清運動…..」
以上是17年當中的毛澤東所發動的政治運動,可以勉強稱為「街頭運動」換共產黨的話來講是「革命」,其實,這些不堪設想、也無法想像的殺人放火的瘋狂行徑、獸行、是毛澤東思想的根本動力、與根本推力的根源所在,本人認為,毛澤東思想是支配著17年的政治運動加文革的10年,其後果便是當今中國社會的道德淪喪、文化毀滅、衣冠獸行的根本由來。毛澤東思想亦因所謂的「槍桿子裡出政權」的這樣一個殘暴的思想理論體系使所有人更傾向於用鬥爭、用暴力去解決問題,諸如今天國際社會的毛派武裝組織,亦是因為思想上信奉馬列毛、或毛主義、在行為上用暴力、用鬥爭的方式企圖顛覆一個穩定而民主的國家政權,以謀求從暴力的方式,從「槍桿子裡出政權」的流氓核心理論出發,用槍桿子來奪取政權,又用毛澤東思想的理論體系來維護其從踏著人民鮮血上台的野蠻流氓無產政權來保衛其合法性與認可性。
再來看看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的理論支撐點則是在於毛澤東思想支配、控制了人民、群眾、學生、工人的各路人的思想、讓他們的思想、異想、意識形態領域的自由,都紛紛被毛澤東本人扼殺在17年的殘酷的鬥爭與殘殺當中,從土地改革開始,一直到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共對人民所發起的「群眾運動」從沒軟過手也從未停過手,只不過!文化大革命的特別就在於:17年的政治運動是給了毛澤東思想的實驗、實踐、給了毛澤東本人充足的時間去準備將加入共產黨的時候就得罪過他的人在內的所有異議份子的一次大盤洗而已,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則是共產專制政權的「文化」的大爆發與總爆發,在這個爆發當中,即斬殺了中華民族的意識領域的自由、又篡改了中華民族的5000年輝煌文明與文化,使之中華民族變成一堆堆的「只認馬列、不認祖宗」的馬列子孫,直至今天的行為上的獸行、道德上的淪喪,
無論如何也好,中國的共產專制魔王毛澤東必定會在共產黨垮臺的過程當中交給民族去定義、去審判,其而,毛澤東也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他的理論「毛澤東思想」迄今為止,已經在各個國家的槍桿子裡、子彈裡聞得到摩擦的氣味與氣息,甚麼光輝道路、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日本赤軍、尼泊爾(毛)主義、菲律賓的「新人民軍」毛澤東的罪責何在?
五、 共產主義擁有自己的文化與文學
上述的章節有說過,列寧在無產階級專政裡面提到過所謂的《黨的組織與黨的文學》我這裡還需要粗略地講解,其實,共產黨不一定要破壞與篡改任何一個民族的文化,但是,為甚麼我們中國人的文化又會被中共所篡改呢?其根本原因則是因為共產黨這個「西來的幽靈」本身它就擁有自己的理論武器即「哲學思想」這個「哲學思想」是共產黨黨徒們的信仰、又是共產黨這個奇特的獨裁怪獸的「文化」內核所在,其文化無非是馬克思主義最原始的內容:「暴力革命、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而已,那為甚麼共產黨黨徒又有自己的信仰呢?這當然是值得肯定的一點,所謂被共產者稱之為「共產黨黨員無信仰」其實是假的、偽的、共產黨的信仰則是馬列毛主義,這是他們的核心信仰之一,其外表無論被如何裝飾、掩飾、也無法直接避免其哲學內核的影響,即鬥爭的殘酷性與激烈性、即暴力的屠殺、暴力的運動、暴力的嗜血、即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殺人、抓捕、關押、洗腦、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統治思想的不斷被強化等等的殘酷滅絕人性的思想控制以及間滅手段。共產黨的每一次的殺人運動其實都是其在起到其的對於人民專政的恐懼性與嗜血性,以前者最為最,即人民不怕共產黨,共產黨便多殺人,以便刷新人民對於共產黨的恐懼,人民若懼怕共產黨,共產黨就少殺人或不殺人,但是要維持一定的反動「穩定」恐怖的「統治」,隨著文革對於共產專制制度和共產專制政權的強烈衝擊,文革有兩個弊端:一個弊端是把共產黨從強大的、從窩裡殺人的手段變得嚴重被削弱、變得不得不打開窗戶來揍我們,另一個弊端則是讓共產黨失去了最基本的發動政治運動的敢斷性與肯定性、失去了這個最基本的信念以後,共產黨就不得不在窗戶被打開的情況下殺人,因此,它只能做得更加猥瑣無比、殺起人來更加黑暗、更加不可被發現。也有一個鮮明的「反革命」的轉變,即從以前造了共產黨的反動革命的反被擬定為所謂的「反革命」罪而突變成現在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又以以前的「無產階級專政」演變成今天的所謂對人民不專政,對敵人專政的虛偽「人民民主專政」其背後的目的與目標其實是對準全社會的各體成員,共產黨的「無產階級專政」即是鄧小平所提出的「穩定壓倒一切」亦是這兩者的理論而一拍即合,之因為共產黨要「穩定壓倒一切」、「無產階級專政」這樣極端穩定的概念,亦也因為它是對全社會成員的專政而言,而非單純的對待敵人,例子就像1989年天安門屠城事件一樣,學生、工人、單純的以反腐敗、反官倒、要求新聞自由、要求言論自由的簡單的、單純的學潮過於強勢、過於強大的時候,共產黨的邪性即充分地爆發開來,即階級鬥爭的鬥爭意識與暴力革命的暴力意識就會告訴它要用殘酷的清場方式來結束這一場所謂「影響穩定」的「反革命」的暴動的暴徒的行徑,所以,人民在1989年的學潮當中,對著這個會吃人的惡魔懷著懇求之心、善良之心對待它,迎接著人民的反而是冷漠無情、毫無人性的AK47、裝甲車、以及數千名軍人、坦克車的無情血腥鎮壓。這場簡單的運動在它舉辦期間,曾經有三個青年壯漢用手料雞蛋對著中國的魔王專制畫像,即毛澤東畫像扔雞蛋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是來製造暴亂、唯恐天下不亂,於是在場的學生們、他們的老師們,親自將這三位青年壯漢扭送到公安局,後來被判了重刑,其中一個已經精神失常,從這個簡單的細節即可看出,學潮的純潔性、純高的單純性、然而,共產黨的前提原則則是毫無邊界的穩定,毫無人性的穩定,只要觸及到共產黨的利益邊緣、共產黨就會予以警告,直至超過它的限制(雖然很低很低),它就會毫不猶豫、也毫不痛惜動用它的所有將這些「動亂」,用江澤民的話來講,也就是「將它們消滅在萌芽的狀態裡」。
總之,共產黨的文化即是「暴力革命、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但這些暴力、鬥爭、都通過殺人、鎮壓、政治運動來恐嚇、威脅、毫無聲息地更替民族文化的主要表現。中共的文化大革命則就是它的專制政權的大爆發與總爆發,文革以「假四人幫」的倒台而宣告結束,在文革結束後,國人的文化由於被篡改,在生活細節、在外交、在社會的處事上、都顯得毫不根據傳統文化的標榜來做人、歷來的傳統文化隨著10年的動盪而被洗劫一空,剩下給國人的是一個個你鬥我、我鬥你、互相揭發、打小報告、家族鬥(父母鬥、子女與父母的鬥爭、)學生與老師的鬥爭、朋友與朋友的鬥爭、兄弟的反目等等…人與天鬥、與地鬥的鬥爭哲學與鬥爭暴力文化,國人現在可謂已找不到傳統文化的泉源,也更難找到它的根源,所以,隨著列寧與他的列寧主義的這個極端理論的發展,將階級鬥爭極端化、並被毛澤東所繼承、所吸收、換言之,毛澤東用毛澤東思想在中國的實踐,原原本本將翻版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拿到中國來,將暴力革命、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的三個核心內容的馬列理論推廣於全社會,再去翻開毛主席著作去看看這麼一句話,就會覺得無比地對了:「與人鬥其樂無窮、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
共產主義及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危害性 下
補充上卷內容:評馬克思主義是將黑格爾哲學的「對立統一」妖魔化
大家都知道,黑格爾哲學裡面有一個所謂的「對立統一」理論,其實要講到對立統一,無非就是一個從漸變走向突變的過程,一個從量變走向質變的過程,這個理論,即是被馬克思主義者們不厭其煩地聲稱是所謂的馬克思主義吸取了黑格爾哲學合理的辯證內核,所謂的合理的辯證內核。這個所謂的辯證內核的核心內容,無非也就是這個思想所指出的:在任何事物內部都存在著對立和統一這樣兩種狀態,並存在著一個互相轉化的過程,這個過程就是上述所講的從「漸變」走向「突變」的這樣一種過程,而且,同時,這個過程的轉變,是需要在一定的條件下才能完成的。
馬克思主義毫不保留地把這個合理的辯證內核吸收,又毫不保留地把這個合理的辯證內核變成了單純以「對抗」的方式所進行的一種絕對理論,「革命不僅成為一種用暴力來推翻一個階級、一個政府的暴力革命,革命,同時又成為了在奪取政權以後企圖用暴力來維護手段的革命專政」。
所以,馬克思主義的危害也就在於此,能讀懂馬克思主義是如何扭曲和極端發展了黑格爾哲學理論思想的對立統一的人都知道,馬克思主義的所謂的「對立統一」即變成了所謂的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一種暴力的革命手段,而對立統一又變成了一種所謂的在奪取政權以後又要用暴力來維護政權的革命專政,這個專政即無產階級專政,即現在的所謂「人民民主專政」。
所以,馬克思和恩格斯才會在他們的《共產黨宣言》裡面寫道「迄今為止人類的發展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尤其是列寧在二月革命後奪取了政權之後的歲月裡面,又把這個無產階級專政的革命專政的理論經驗抬到了至高無上的地位。
馬克思主義不僅從理論上扭曲了、錯誤地發展了黑格爾哲學的內核「對立統一」的思想,又從根本上將黑格爾哲學的「對立統一」加之發展成為了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力革命,即所謂的在一定條件下才能求轉變的轉變,被馬克思利用成「要用暴力來求轉變」即上述內容所講的「絕對的暴力的對抗理論」也就是馬克思主義化的對立統一化,也就是馬克思主義的「對立統一式的絕對理論」,被馬克思主義利用為無產階級奪取政權需要用暴力來推翻資產階級政權以求試圖奪取政權的強烈成功,而暴力又需要通過維護其政權的根本安全性起到主導作用。
在這個補充的導論結尾補充一句:馬克思主義者們雖然自稱是吸收了黑格爾哲學的「合理辯證內核」,但馬克思是扭曲地、妖魔化地吸收和自我性地發展了這個合理的辯證內核,馬克思不僅從理論上、從根本上是扭曲和自我性地吸收、提升這個理論,而且,他不僅妖魔化了黑格爾的對立統一,將這個對立統一收為己有,他更是極端化地發展了黑格爾的對立統一,也就是凡事都要干係到暴力,即要用暴力來奪權,又要用暴力來維權,才會造成當今共產主義國家的一幕幕慘烈的人間地獄,才會造成柬共在奪權後製造的大屠殺,導致了1000萬人的非正常死亡,才會導致因為渴望自由與民主,在柏林牆內死在軍隊搶下的纍纍白骨。
下卷一、共產主義國家「集體主義」的類型
甚麼是集體主義?集體主義是甚麼東西?大家打開百度百科,去查詢集體主義,它的介紹是這樣的:「集體主義是無產階級世界觀的內容之一。調節個人利益與集體利益的原則。指一切言行以合乎無產階級及其廣大人民群眾集體利益為根本出發點的思想。集體主義是共產主義道德的核心,是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重要標誌。它同資產階級個人主義是根本對立的,是共產主義道德區別於一切舊道德的本質特徵。」
很顯然,百度百科的闡述是站在共產黨的一邊解釋的,而百度百科亦是中共掌控當中的私人企業,所以,百度百科的解釋一般都通過官方的口徑去描述,而不是很實際地分析,在此問題之上,我想我有必要跟大家分析一下,究竟甚麼是集體主義?
其實集體主義分為兩種,本人認為,集體主義並不是無產階級的「世界觀」而是全人類所認同的「世界觀」集體主義只不過是有實質上的區別而已,集體主義有兩種,一種則是在言行上、思想上征服他人,而共產黨則是通過這一類的手段謀求控制所有人,在我解讀共產黨的「性格」的時候,我跟大家闡明一個觀點,共產黨所謂的「集體主義」便是要從行為上、舉止上控制所有人,以求一統,那麼必須從思想上、從言行上控制他人,只要有一點歲數的人大概都會知道,中共的歷次政治運動的作用目的並不是所謂的「配合活動」而是從思想上敢於反抗者、言行上敢於罵人者這一類人、即從思想上扼殺、從靈魂上消滅、從言行上一統,變成了一個木偶式機器人。
在此,本人因研究集體主義的多種性,給共產主義國家的集體主義與普通國家的集體主義劃分了一定的區別,即「集體民主化」與「集體獨裁化」甚麼是集體民主化?今天如果要講到集體主義,集體主義的含義並不是所謂的思想上統一工作,而是眾所皆知的「團隊精神、合作精神」這便是最簡單、最純潔的集體主義含義的闡述,而共產黨所製造的集體主義便是要從思想上、文化上、文藝上、言行上、這一類在它們看似是「唯心」的東西給予撲滅和絞殺,大家都知道凡是信仰馬列主義的人都是所謂的「唯物者」其實這一類的「唯物者」是愚蠢的唯物者,他們並不是聰明的、善良的唯物者,因為一個真正的唯物者的理論來源、理論根據、理論信仰上就是唯物、唯物也是一種信仰,至少可以有理論作為最根源的支撐點,而馬列主義所講的「唯物論」則是自欺欺人的唯物論,是唯心化了後的唯物論,這樣一種即承認、又否定的唯之荒繆的理論,即不可靠,又不可信,所以,馬克思主義者的所謂的「唯物」否定唯心,也很大程度上是一種「信仰專制」比如法輪功學員為了自己的信仰而奉獻出無限的生命、為了讓被毒害在專制統治者與專制政權謊言與暴力統治下的人民知道真相而不惜生命危險挺身而出、又比如西藏喇嘛教為了自己的信仰純潔而被共匪軍隊屠殺、逮捕、關押、勞改,最典型的就是,中共政權把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趕出了西藏,還加以污蔑、誣陷、對外宣稱他是西藏分裂主義分子、是恐怖主義者、受害的無非也都是老百姓,每天通過電台聽到的無一真話,謊話連篇。
所以,共產主義國家所提倡的「集體主義」是獨裁元素的最根本本相,現今的共產主義國家不僅要奪取天下,甚至毫無保留地把自己的魔爪伸向了社會的各個基層、各個單位,比如一個企業裡面要有一個黨小組、黨支部、一個人事部裡面必須要有一個黨員,更加能反應此現象的就是,一個宗教教會裡面必須要有一個組織,這個組織就是那些所謂的「三自愛國教會、佛教協會、」等等的東西,或許,要談到集體主義,大家都認為集體主義並無害處,但是共產主義國家的集體主義已經被完全集了體了,這個集體主義毫無個人自由可言,從所謂的唯心方面要獨裁、要專制、從而發展成了集體活動、行為上保持一致,我們不僅可以回想起以前的文革,那個可怕的、動盪的、瘋狂的年代裡,有多少紅衛兵充當打前陣的「炮灰」,有一些大陸學者在經過反覆研究以後,逐漸翻開了中共不可告人的秘密,比如那一場保衛了我們偉大祖國的抗日戰爭究竟是誰打的、究竟是誰領導打的、究竟是誰抗日、究竟是誰不抗日,究竟是誰在國家、民族、人民危險之際挺身而出,用無數的、無量的鮮血保衛了我們的國家的國土安全,保護了我們民族的血脈,又是誰在國家、民族、人民危難之際趁敵亂而擴張,用一個黨史學家的話來講:「為未來的解放戰爭,打下了深厚的基礎」。除此之外,很多大陸學者經過十年、數十年的艱難的、困惑的研究當中,發現在文革裡面充當中共政治打手的「紅衛兵」,有的在文革裡面已經被處決、有的在文革以後被拋棄,所謂的「紅衛兵」是一些悲劇的人物,本人認為,中共有兩種東西可匹配,即謊言與暴力,失去了謊言,就失去了欺騙人民的最基本手段,失去了暴力,共產專制制度與共產黨政權就會隨時被人民起義推翻,共產黨到時候就會面臨民族的大批大判、歷史的審判、血債的清算,共產黨就已無法統治。
鑑定於這個最可怕的後果,與歷史上一些改了就死、革了就死的一些慘痛教訓擺在了中共面前,還有各個共產專制政權面前,那麼中共與其他共產殘餘政權就在為阻擋世界潮流所人心所向的、歷史認同的、那些民主、自由、法制、人權、博愛、平等的東西拒之於門外,於是採取了一整套的政治上獨裁、文化上一元、思想上統一、言行上奴才、等等的惡毒招數與手段,為了能苟延自己即將被拋棄、也必然會被拋棄的共產專制統治,其實,對於民主、自由、法制這些觀念,不僅被世人所點頭,也被歷史所認同、所證實,正所謂「順者昌、逆者亡」,那麼中共與其他殘存的共產專制政權也必然會消亡,只不過消亡需要一定的時間,只不過,那個屬於我們民族的偉大民主變革的共和大道尚未到來,只不過,我們不知是用何種革命的類型來打倒這龐然大物罷了。
下卷二、亞洲的應試教育狀況與概括
很多人都在討論關於應試教育的問題,其實的確如此,應試教育是一種被稱為「填鴨式」的教育,即一些資料所介紹的「「填鴨」意思是指鴨子在飼養的過程中養鴨人用含糖量高的柱狀飼料塞進鴨子嘴裡使其快速增肥。這裡比喻灌輸式教育。」,由此可見,只要是在中國或者其他一些有實行應試教育的亞洲國家生活過的人、接受過教育的人應該都知道,那裏的教育還是以「考試」為主,也就是注重學歷、注重分數,這一種的教育就是應試教育,而歐洲國家以及其他一些發達的國家通常執行的都是素質教育,也就是以提高學生的素質為本職,在學生的思想領域、道德領域加以培訓,並在他的愛好、天賦方面發現他的長處或短處以加以培訓、發掘、本人看來,素質教育的確很好,人才也會倍出,國家能錄用到自己想用的人才,不過也「因國而異」了,一個國家的教育好與不好,主要是它在執行教育的過程中的目的、與起見到底是甚麼,就像是改革一樣,分為兩種類型的改革,並且一個國家的改革或改良只有兩種選擇,即「民主改革」與「專制改良」歷史的教訓告訴我們,如果一個專制集團、專制統治者的改革或改良,僅僅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專制特權、而不是還權於民、分利於民,他們的下場是完全一致的,那麼,教育也是一樣,當然,教育不是政治、教育也不等同於政治、但是教育也並非完全與政治分道揚鑣,政治上的優勢、表現也同樣影響教育,而作為出發點的話,教育的推動、教育的表現、教育的改革,完全與當政者的政見一拍即合,那麼,也就意味著,一個國家的教育成果成功與否,關鍵在於它的統治者的出發點,因而,教育也有歸類於分類。
上述章節說到,集體主義有分類也有歸類,就兩類,集體民主化與集體獨裁化,而我現在要講的話題,與上述的話題亦息息相關,教育跟集體的含義是不可捨割的,它們是一路線的,一個教育固然可以是集體,也必然是集體的受學,然而,如何才能保持人才的倍出、人才的不流失,則是關於到政府如何管理教育、如何推動教育、如何利用這兩者之間的選擇,還有更關鍵的一點由是,教育的根本出發點是甚麼,如果教育的根本出發點是為了益黨,而非為了學生自己的命運與前途的話,那麼我敢肯定,這個國家的教育是失敗的,同樣是倒退的,如果一個國家的教育是為了讓學生知恩圖報、是為了學生要為了國家、民族、人民的根本利益出發點而設立的話,也無可厚非並且也值得頌揚與發揚光大,以下就來讓大家瞭解一下吧。
本人在網上曾經看到過很多人在議論、並且也有資料說過亞洲的很多的國家的教育方面都是實行應試教育,即所謂的填鴨式教育,都是以考試作為教育的根本軀殼之上,但是大家也許要知道一點,教育既然跟集體主義不可分切,那麼它們的教育無論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也無論如何亦擺脫不了集體的影子,關鍵是自由的多少、自由的有無而已罷了,那麼,網上所說的日本、韓國、新加坡、台灣、香港、澳門、等等這一類的亞洲國家與地區的應試教育究竟屬於哪一類的呢?接下來我們來分析一下。
如果一個國家是處在「對外開放」的狀態的話,那麼它在教育方面也是對外開放的,希望大家不要混淆,對外開放這個詞固然是誘惑,但是對外開放有多重類型,中共與其他一些現今殘存的共產專制政權的國家的所謂的「改革開放」完全不屬於對外開放,尤其是中共的改革開放,它的根本出發點不是建立在為了國家、民族、人民的禍福而開放的,它的根本出發點是為了自救,它的根本出發點還是為了自保權力而不放權,所以這樣一種「開放」實質上是無用的開放,由是,不管你在經濟上採取何種手段、不管你的經濟做得如何堂皇冠麗、如何讓人瞠目結舌,只要它在政治上封閉、自守、只要它控制媒體、打壓媒體、控制軍隊、打壓人民、打壓宗教信仰、消滅異議人士,它永遠都是不思進取地進步,永遠都是封閉著被逼迫向前跑的倒退前進,所以,要認識教育的話,必須從這種理論上認識教育的根點是不是這個國家的政府為了好的一面而出發的,還是為了利己而已。
一言以蔽之,教育分為兩類,網上所說的、所涉及到的關於日本、新加坡、韓國這一類亞洲人國家與地區的教育,全部都屬於應試教育,但它有一個特別點,它們國家的應試教育被稱之為「改良型應試教育」,這樣一種「改良型應試教育」是建立在集體民主化的深厚根基上,它們是一脈相承的,而集體民主化亦有個底層基礎,即集體民主化的建立與產生,是建立在個人自由主義的根基之上,此類的集體民主化為普遍所用、為一般人的活動、團體的合作所用、歐洲國家亦也有集體民主化,集體民主化沒有任何獨裁成分,而是給足了自由,集體民主化的集體化不包括集體思想、集體言行、集體異議。而是在這樣一種意識形態領域給予了相當足夠的自由,也為教育培養出優秀的人才而出了一份最具大的力量,而日本、韓國、等等一些已經民主了的國家裏面的教育,就是「應試教育下的集體民主化」,亦被稱之為「改良型的應試教育」,也是因為這樣一種狀況,他們才給日本青年的學術自由提供了便利,才會國家為了塑造人才而打通了道路。
但是,應試教育始終不能逃避此弊端:即無論是改良型的應試教育還是專制型的應試教育,它們無論採取任何措施也好,在教育上,還是以「考試」為重點,因而,改良型應試教育雖然在學術上、思想上、創造上給了學生很多層次方面上的自由,但由於它的制度避免不了以著重分數為手段,以「分數」為重點,才為創造人才又添加了一份破壞力,因而,它也具有矛盾性與駁反性,就如傳統的農民革命一樣,因為有天命觀的普遍思想觀念,又有變革天命的革命的產生,才會造成他們的矛盾性與駁反性,即打倒了皇帝便要自己去做皇帝,在這個歷史的史書上,深刻地記載了古代人民的「利己主義」心切、權力的誘惑的厲害的深刻反映。也跟無論改良型應試教育、專制型應試教育,它們都以「考試」為中心的一點一拍即合。
下卷三、共產主義國家教育是專制型應試教育
本章主要講述共產主義國家的教育是專制型的應試教育,但是,我們必須理清一條:無論是改良型的應試教育也好,專制型的應試教育也罷,它們為國際所接納,也就是說,雖然改良型的應試教育的亞洲國家有很多,專制型的應試教育則一般都是在共產主義國家發生,但是也避免不了會在其他的一些非共產黨國家發生,這是一種「因國而異」的關係,但是!我從「希望」裡看到了「失望」,因為即使無論其他國家如何獨裁也好,其他國家通常在教育方面也保持了相當的自由,其他國家的人民也敢於反抗政府、向政府示威遊行、這體現了那些獨裁專制國家人民是不畏懼政府的、是不信任政府的、是政府的洗腦工作做的不足,這是件好事,所以,我想我有必要給大家講好這一點。
首先,甚麼是共產主義?我認為,只要理解好了共產主義這個概念,再來探討共產主義國家為甚麼這麼喜歡在教育方面扼殺所有人的自由的話,那麼我們就很好理解,分析就很順暢了,首先,共產主義的社會是指「沒有貨幣、沒有家庭、沒有階級、沒有壓迫、沒有剝削、沒有國界、並且進行集體生產的社會、需要高度發達的生產力、並且每一個人的思想要達到高度統一的集體主義思想才方可實現。
這裡,有一點必須明示提出,高度統一的集體主義的思想便是集體獨裁化的反映,便是專制型應試教育的來源之一,也是根本的原因,每一個人的思想是不能被「同一」的,而共產主義的社會的其中一個條件便是「每一個人的思想需要達到高度統一的集體主義思想」,這是不可能的、也完全行不通的,如果真的要實行高度統一的集體主義的思想的話,又要配用馬列的暴力理論來進行轉化的話,那麼其結果就是血腥的殺戮、避免不了的就是清洗政治上的異己分子、學術上的異己分子、思想上的、文化上的、經濟上的各種各樣的異己分子,那麼,這將是一個可怕的過程,這是讓共產主義美夢徹底破滅、完全破滅的最利害手段。
所以,由於「暴力共產主義」是一部單純以「對抗」和「鬥爭」形成的鬥爭哲學,所以,它無論如何在甚麼方面採取甚麼措施也無法通向共產主義,其實早在法國社會主義、英國社會主義等一些歐洲的社會主義家們在討論如何通往共產主義美好理想社會的基本分野點上,馬克思是第一個給歐洲的社會主義家們判上「死刑」的人,他通過歪曲、篡改、極端錯誤地發展了自己的黑格爾化馬克思化的理論來給歐洲的社會主義家們判死刑的,單純的說,就是以黑格爾哲學、費爾巴哈哲學這一類較為出名的哲學上面歪曲他們的本意,錯誤地發展了自己來證實自己的理論的科學性與歷史的必然性。但經過實踐的證明、歷史的教訓,給我們的答覆是不能信任馬列的「暴力共產主義」。
那麼,基於共產主義社會是一個人類要擁有高度統一思想的集體主義的社會,那麼馬列理論便順理成章地將它們的專制擺上了桌面,即在思想上求統一、文藝上、文學上、創作上,於是,直到今天為止,在那些苟延殘喘的共產專制國度裡,那裏反覆強調的是培養社會主義的人才、培養擁有社會主義價值觀的人才,其實,一方面,在這樣的口號下,我們往往看到的是扼殺了自由的一面,使我們的知識份子、學生、在意識形態方面被共產黨斬草除根,連根拔起。我們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那麼,就可以肯定一點:即共產主義的國家在改良型應試教育與專制型的應試教育的抉擇當中絕不猶豫,共產主義國家所採取的教育模式、教育方式就是專制型的應試教育,所謂的培養社會主義價值觀的人才在這個中國社會上面的實踐便是不斷流失人才,當今的中國社會的知識份子已無「用武之地」,共產主義國家的「專制型應試教育」便是想共產黨所想,言共產黨所言,做共產黨所做的一種愚昧的行為教育而已,共產黨國家的教育即扼殺每一個人的獨立思考,又以強大的考試壓力為中心,企圖以兩座大山來壓垮年輕的一代人,而學生們久而久之就在這一種殘酷的、不盡人道的、非法的、失敗的教育當中適應下來、成長下來,名副其實地變成了一個沒價值觀、沒信仰、沒意志、的青年,加上共產黨社會的腐敗與腐爛,在金錢方面教導人民紛紛向錢看的情況下,共產黨在教育方面不僅導致了學生沒有價值觀、沒有意志、沒有抱負、沒有理想、還在物質方面教導學生向錢看,這便是當今中國社會道德淪亡、文化喪失的最根本由來。
本人也相信,隨著世界的潮流紛紛而至、隨著世界的民主、自由、法制、人權、博愛、平等、等等總總觀念的奔赴前夕,各個國家的人民也在不斷地追求著民主與自由,特別是還仍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人民,他們也漸漸學會了擺脫被控制的方法,企圖已經獲得「自由身」,在中國,已經有不計其數的網民通過法輪功學員所製作的「自由門」、「無界瀏覽」、還有各種各樣的VPN翻牆瞭解資訊,那麼,教育方面亦也如此,本人更相信,在一些已經民主了的國家裏面,雖然仍然還存在著應試教育,但是他們的應試教育是改良型的應試教育,是準備過渡到素質教育的一種教育,即改良型應試教育是素質教育最高形式期間的過渡期。總之,不要太擔心和擔憂他國的教育問題,別人的教育問題是隨時可以走到最好的一面,我們還是擔憂著我們的國家吧,的確,不能否認的是,當今中國的應試教育正是扭曲學生靈魂的教育,無論其採取甚麼手段為它的專制型應試教育進行改良,只要它不能徹底地將專制型應試教育過渡到改良型應試教育的話,那麼一切話語全部都是紙上談兵。
或許馬列理論鑑定於通往共產主義道路是需要高度的集體主義思想的這一條件,所以列寧才更加強調文藝必須為無產階級事業服務,但是,事實也證明,一個人的肉體被毀滅,生命被剝奪,其實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失去信仰、失去獨立思想、失去文藝上的創作、文學上的創作、失去了價值觀,所以,總結開來,我們也不難看見,法輪功學員是如此為了自己的信仰而付出生命的,在此之上,便可以看到信仰對於一個人是多麼重要可貴的,總之,要統一意識形態領域的東西,是完全不可能的,共產黨要做到「唯物」獨裁或許還有可能,但是如果要把「唯心」的東西也給一統了,則完全走不通與不被人所理解,去看看新聞吧,究竟一年下來有多少的中考生、高考生因為壓力過重而自縊?這就是共產黨的「唯心」獨裁的最根本惡果,如果中國的教育想要有根本的變化,只能是中國共產黨將「專制型應試教育」徹底轉型與徹底改變,否則,只能延續它的「唯心」迫害。
下卷四、共產主義國家綁架「民族」「國家」含義
只要讀過《共產黨宣言》的人大概都知道,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裡面寫道:「工人階級沒有祖國」,那麼,中共通常都會把自己跟中華民族與中國聯繫起來,把自己自吹自擂成為一個民族的政權、祖宗承認的政權,是一個名符其實的中國人自己的政權,絕非如此,在共產主義國家裏面,也就是所謂的「工人階級政黨」所統治的國家裏面,可以直接理解成為,他們是不要國家的,或許有人會說,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所寫的「工人階級無祖國」,並不是所謂的工人階級不要祖國,沒有祖國,而是,資產階級統治著的國家當然不是我們的,只要資產階級統治著這個國家,這個國家就不是工人的國家,就不能被稱之為「國家」,所以,我們是不要資產階級統治的國家,只要資產階級統治著我們的國家,我們就無國家,在此,很多人也會為此而找到這一辯駁,說資產階級的國家就不是國家,我們要的國家是工人階級所領導的國家,其實,這是一個根本上、概念上、層次上的錯誤,首先,只要理解了共產主義社會是甚麼性質,我們就不難理解為甚麼馬克思和恩格斯所合力編作的《共產黨宣言》裡面聲稱「工人階級沒有祖國」了,上述已經粗略介紹過共產主義的社會,其中有一個便是「無國界」,在此,馬克思這一位偉大的無產階級導師曾經自稱為「世界公民」並流亡於海外,首先,這裡我們也需要理清究竟甚麼是「世界公民」,我們承認,我們不可以斷章取義,其實「世界公民」這一概念有多重意思,一種含義即「不只關心自己的社區和國家,也關心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事情。他們關注世界上不平等的情況,瞭解不公義和貧窮的成因,亦願意承擔責任,身體力行挑戰貧窮與不公義」《百度百科簡介》
那麼,它還有另外的一層意思,這一種意思便是共產主義的大同理想的社會,這樣的一種理想,便是「超前理想」,我們不難想像,為甚麼馬克思會自稱是「世界公民」,其原因之一,是他自己堅信世界終將會過渡到共產主義社會,無國界的區分,全天下、全世界都是一家人,而且是一個按需分配的好世界,我們不能否認,共產主義是一個很好的理想,是一個很好的社會,但關鍵在於,如果要做到取消國界,即取消國家之間的區分,只能是取消民族,所謂的國家的形成,有兩種因素,一種因素是必備的土地,第二種因素則是民族,一個民族加上土地就能成為一個國家,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概念,民族又是一個族群性的東西,以族群性來佔領土地,便被稱之為國家。
而如果要參照共產主義的「美夢」的話,那便是取消國界的區分、取消了民族的劃分,那麼,這將是不能被多數人所接納的,所以,馬克思之所以要稱自己為「世界公民」,他的理由就在於此,他可以不要德國,可以不要自己的故鄉流亡於海外,因為其他國土仍是他的家鄉,因為他自己已經是堅信世界社會終會向共產主義社會過渡,那麼,我們也要知道的是,共產主義社會如果真的到來了,那麼無論是何種人種、有著甚麼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語言,他們都是一致的,他們都是一個民族,這可能會使我們想起達爾文的「進化論」、宗教方面的「基督教」、「佛教」、「伊斯蘭教」,其實,無論是進化論也好,宗教方面也罷,同一風向標都指向說人類的祖先是一樣的,那麼共產主義社會便是開始「認宗」的時候了。
但是,我認為,隨著人類的文明與思想不斷進步與前進,人類的發展只能會是越來越多的多元化的東西,越來越多的人性出現,屢指:「貪婪、物質化、區分主義、等等」,這些人性亦是一種多元化的表現,而共產主義社會則是回歸了,則是對多元化的世界的一場大破壞,我認為,這只不過是再生的「原始社會現代化」罷了,所以,共產黨是沒有祖國的,而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共產黨宣言》裡面闡述的「工人階級無祖國」也是這種意思,他們已經在思想上「超前」地過渡到共產主義社會裏去了,他們所統治的土地只不過是我們人類的其中一塊土地罷了,也可以理解為,他們無民族、他們的民族不止45個,他們的民族是全世界的2000多個,但是,如果自己的國家被資產階級所佔領,他也不承認這個國家。
所以,共產主義國家老是把自己跟這個民族的祖宗的血脈關係拿出來給人民洗腦,其原因只有一個,是讓民族認可它,一個政權的合法與否,取決於它具配不具配歷史合法性、政治科學性、以及民族認可性、如果歷史合法性喪失了,政治科學性都同樣喪失了,民族認可性還在,那同樣是不行,但中共政權三樣全失,尤其是它不具配民族認可性,對現在的中國人民來講,中國共產黨已經是一個招人冷眼、招人唾棄的垃圾政黨而已,並且,中共還是一個不要臉的政黨,它的祖宗是一位世界公民,那麼它同樣也是一個世界政黨,它同樣不是中華民族的子孫,從根本上判斷,為反共人士所認同的「馬列子孫」,由是,中共還利用民族關係來打「民族牌」,比如台灣的問題、比如西藏的問題、諸如類似的等等,翻開共產黨在奪權前的歷史,再翻開共產黨在49年後非法篡權成功後的歷史,無一不是伴隨著法輪功學員所闡述的「假、惡、鬥」來維持其生計,所以,中共其實也在賣國土、分裂民族、它是這些可怕事件的締造者,敢試問,如果有人敢挑戰共產黨,依照共產黨這樣一個邪惡無比、猥瑣無比、並且已經被暴露無遺的邪惡本質的政黨,它要在各個領域打倒你、收編你、征服你、消滅你還是小菜一碟嗎?不要把共產黨政權看得太弱小,如若弱小,它也就無法在49年後成功奪取整個中國的統治權,它也「無德無能」地可以成功地統治我們直到今天的2014年。
鑑定於馬克思、恩格斯、等共產主義鼻祖們的「大同觀念」早已超前化,已經被沖昏頭腦了,那麼,現今殘存的共產專制政權以及中共也毫無民族感情、毫無國家觀念、他們是無國界的「世界公民」,是一群名副其實的「無國界」又專門來打家劫舍的「新生流氓」,知道這一點,非常重要,知道這一點,就不會被中共的民族牌、國際棋所利用、所洗腦。
其實,另一方面,如果要講共產主義,這不是不好的事,關鍵也在於馬列是一家復辟專制統治的哲學思想,鑑定於它是一個復辟專制的理論武器,那麼,就算共產主義真的來到了這個社會,它所過渡的過程、它所經歷的過程都將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在共產主義社會裏面,人人的思想都高度統一、非常統一、這個統一並非是一般的統一,而且,如果共產主義社會真的來到了,這也無疑是一群懶人的社會罷了,不能否定馬克思、恩格斯的好心,只不過,他們已經被仇恨所沖昏頭腦,將每一個人都劃分為階級,如同當年的希特勒把所有人都劃分為種族敵人一樣,共產主義社會是不存在任何私心的社會,並且思想上又是統一的,這將是人類不可思議、也不敢想像的抽像社會,更何況,馬列哲學是一部復辟專制的哲學,只要鼓吹專制的哲學都不是一部好哲學,列寧提出文藝家要為無產階級事業所服務、所歌頌、不僅如此,無產階級還要把握各個領域,類如思想、信仰、言行、言論等等,高度統一又毫無個人個性世界的機器社會,無疑是一場毀滅世界的理論武器。
在此本人承認,本人不否定、不反對任何的好的理想、信仰、本人同樣也不否定共產主義,因為本人是一名世界主義者,但關鍵在於馬列哲學是一部復辟專制的哲學,在思想領域、在文化文學領域也要統一,即使共產主義社會真的到來,也不可能統一全世界人民的思想。
下卷五、共產主義國家逼迫每人「政治化」
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告訴我們的是,一個正常的民主、自由、法制、人權、博愛、平等的國家應當是人民幸福的國家,更應該是人民對於民主擁有強烈感響的國家,即人民不會對民主一詞麻木,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人民會對政府作出任何的「危險手段」逼迫政府承認他們、答應他們,甚至能夠為了他們而更替領導層、解散內閣、或者下台,還可以做的就是更替社會的制度,但前提是人民要有足夠的政治覺醒度,我們發現,即使是在一般的獨裁國家裏面,那裏的人民還是擁有一定思想上的自由、創作上的自由、文化上的多元、言論自由、行為舉止自由等等,而共產黨國家則完全在意識形態領域封鎖掉所有人表達自由的通道,又從根本上扼殺掉所有人敢於反對的思想源泉,所以從肯定的角度來分析共產主義國家的話,那麼我們必須肯定的一點就是:共產黨國家人民對民主麻木。
共產黨是個甚麼東西?它的綱領是甚麼?綱領無非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或者是馬克思列寧毛澤東主義嘛,那麼共產黨又是所謂的假「無神論」但是在很大程度上它也迎合無神論、它也利用無神論、它更喜歡宣傳無神論,以「科學」的名義來取締各路人的信仰,共產黨要講科學,其實是不懂裝懂,任何共產主義國家亦是如此,在此僅舉一例,愛因斯坦在科學上也頗有成就,但他說他自己也不敢想像這個世界的規律,自己僅僅是在上帝的「創造」下而創作,由此可以看出愛因斯坦對於信仰的尊重、對於自然的敬重、對於上帝的尊重,這就是所謂的「天人合一」,而共產主義國家所講的「科學」則是讓人民通過信「科學」來利用「科學」否定一切神造人、人對神的信仰的一切有神論的東西,共產黨是一個行動上的唯物,理論上的即唯物、又唯心的怪獸,所以,在一般的共產主義國家裏面,共產黨通常打著科學的幌子來人民知道自己是神,來人民相信自己是世界的「造物主」,而上帝只是人類在腦海中的一絲意淫罷了,所以,共產主義國家更是通過「科學」來取締人民的信仰,然後又讓全體社會成員向物質傾斜,例如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執政期間,他成功讓中國成為腐敗的貪污大國,成功地鎮壓法輪功並以此讓全體中國人民道德下滑、人人向錢看,認錢不認爹、認錢不認娘,共產黨就是以人人忠於物質來麻痺人民對於宗教的信仰、對於民主自由的追求,就是通過這種手段,為自己的「改天換地」的理論產生了一個厚實的基礎。
我們是非常不幸的,我們的不幸在於我們生活在一個由馬列子孫所統治的國家裏,因此,我們又是幸運的,因為我們要順著歷史的潮流、順著人人走向共和的絕對信念,與人人拋棄專制的絕對反抗,繼續跟這個惡魔共產黨抗爭下去,為了中華民族的前途與光榮,為了國家的命運和發展,我們不能放棄這個理念。
那可能也會有人問:「我們國家也存在著被政治化的狀況嗎?」
「是不是你誇張了?」等等的疑問,是的,我們是在共產黨的統治下存活著,也不能否認我們的確是傾向物質了,起碼大多數人是這樣的,中共的歷次政治運動把所有人的心靈上的信仰、敬畏等等的尊天敬地的理念洗劫一空,加上文化上的篡改、中共斷章取義的假文化等等在毒害著中國人,使中國人不僅害怕政治、也遠離政治,有些人甚至說:「我與政治保持一定距離」,「跟我談這些幹嘛,關我甚麼事?」「不要跟我談論這些,我不感興趣」等等,這些例證都足以證明人民害怕政治、人民對於政治的恐懼,也出於這個恐懼而使得中共在屠殺人民的時候、在欺負、欺凌人民的時候變得肆無忌憚,也導致了很多人產生了中共改革就會民主的假象和一廂情願,要知道,中共的改革基本不存在甚麼希望,希望也不要太大,我本人對於中共的政改不看好,就是有希望,也很絕望。
然而,雖然很多人企圖遠離政治、擺脫政治、找到一塊屬於自己的「小天地」,但是,在共產主義國家裏面,每個人又是被迫地「政治化」,在這裡有一種現象,即「民主國家的人民對於政治不是白癡,亦不是被迫性,是主動性,而共產主義國家的人民是政治白癡或無知,或者是一群害怕政治的人民,對於政治是被迫性」。
首先,先在這裡闡述一點:即穩定與不穩定,弄明白了這個非常重要,由於共產主義國家的人民是被迫政治性的,如果人民有意識、有準備地去介入政治、去逼迫共產黨搞民主改革,共產黨一方面就是肉體消滅你,另一方面就是思想改造你,通過這兩個手段使人民不會反抗,不會像其他民主國家的人民一樣去霸佔街道、抗議示威、集會遊行、不會像其他國家的人民一樣要求政府民主改革,就是在這樣一種非常可怕的恐怖主義手段下生存的人民,久而久之就變成了害怕政治、政治無知與白癡的一種可悲狀況,那麼,穩定跟不穩定又與人民是不是政治白癡有甚麼關係呢?這當然有干係的。
2014年3月1日的昆明事件,海外網站證實了是中共高層內鬥的產物,然而,就是人民被迫政治化這樣一種情況下,權鬥亦使人民更加不滿現政府,因為這個關於到奪人性命的恐怖主義暴行,人民是絕對無論如何都不會接受和承認的,那麼,人民又由於不滿政府,忍得就忍,就變成了不敢反抗政府,而中共又拿出它的那一套「民族分裂」的棋牌來給人民以洗腦,企圖將所有政治上發生的事情托給無辜的「民族」,這也是使民族仇恨民族的根本由來。
那麼,也就是說,是中共製造了不穩定的因素,然而中共又是保持穩定的分子,共產黨要的是人民的不敢反抗它,而不在於讓它放棄製造「穩定」與「不穩定」的這兩張牌。
由此一來,可以得出一個結論,穩定與不穩定亦是政治原因,幾十多年來,中國處於外無外患、內無內憂的好狀況下,中共採取的治國方針竟然是使國富民窮的方針,它採取的方針竟然是不給予人民民主,以企圖讓共產黨這個鐵打的「紅色江山」長治人民久安,永不變色,然而,中共不給人民民主,就製造了很多社會的矛盾、民族的分裂、首先,在這裡不能否定的是,東突組織的確存在,而有關於東突組織的勢力多大、範圍多廣、根據海外媒體爆料、根據大紀元媒體網站爆料,東突組織其實是有心無力,人數太少、不足以發動襲擊來破壞穩定,這個組織可以說是個「軟組織」,而不是實力豐厚的組織。如果要跟國際恐怖組織「基地組織」作比較,東突組織簡直就是「一天一地」。
那麼,穩定既然是政治因素,那麼也就關於到中共的高層內鬥,中南海的「你死我活」的要命權鬥,從這一層來講,中共是製造不穩定因素的始作俑者也就言之不虛,當然,不能否定有的是民族分裂的恐怖襲擊,不能否定的單純是民族關係的矛盾所製造的「打砸搶燒」,但是,這一類的不穩定因素的締造者,除了中共,難道還有其他人嗎?
所以,要說明一條的就是:共產黨的「穩定」不是溫和的、溫柔的穩定,共產黨的穩定是反動的穩定,是不穩定的穩定,是隨時可以颳風下雨、打雷、下雪、下冰雹的穩定,是可以隨時讓太陽高昇、氣溫溫和、無雨、無雪、無雷的穩定。
共產黨在穩定社會治安、社會秩序方面採取的方針是毫不放鬆的穩定,即「穩定壓倒一切」,所以政府的穩定與否,完全不是人民說了算,而是受政府所控制、所支配的,因此,共產黨國家的穩定是「絕對的穩定」。
對於一般老百姓來講,吃穿住用行是第一位,那麼,對於老百姓來講,穩定當然是他們所追求的了,這是一個基本的社會條件,這是不可否認也無可置疑的一條,但是我敢說,在一般的民主國家裏面,穩定與不穩定因素,除去個別真的別有用心想搞亂國家、顛覆民主政權的暴徒、恐怖份子以外,所謂的「穩定」與「不穩定」的始作俑者就是人民自己,人民有調控自己社會的「穩定」與「不穩定」的最根本動力與最根本因素,因此在這一層次上講,人民就不是政治白癡。
在共產主義國家裏面,不僅穩定與不穩定因素是受政府控制,而且,每一個人都試圖從自我生活當中尋找樂趣,以謀求跟政治不沾邊,跟政治脫軌,可是可惜的是,生活在共產專制制度與共產專制統治底下的人民是被迫「政治化」的一類人,被迫政治化並不局域,它不僅表現在操控穩定的層次上面,它更能表現在共產黨的黨文化的感染、傳播方面,這就是人民不能真正做「自我」的根本原因。
林肯說過一句話:「有甚麼樣的人民就有甚麼樣的政府」,這有他的一定道理,也不全是正確,而我要說的是「有甚麼樣的政府就有甚麼樣的人民」,正是這個不像樣的政府、這個祖國的壞當家人把我們中華民族的中華文化篡改、損毀、把中國人民的道德拉下地底,試圖想讓我們中國人在文化方面只知馬列、不知祖宗,試圖讓我們民族毀滅,試圖讓我們中國人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所以,在很多方面也證實了一點:中國人至今的文化無知與道德淪喪,是這個不像樣的共產黨政權所製造的,他們的締造者是這個沒有祖國可言的「工人階級先鋒隊」即共產黨。所以在這一方面可以肯定的一點就是:「中國人在努力試圖尋找屬於自己的生活的小陽光天地,這本意是正確的,並且無妨礙誰,是對的,但是中國人的文化的無知、道德的淪喪與變態的人格是經過共產黨的調教所培養出來的,共產黨可以使所有人碰政治、接觸政治,而真的沒讓一個人真正舒服的自我休息過」。
那麼,總結以上的觀點,從這個理論上來看,共產黨操縱穩定與不穩定因素使所有人「享受」政治,又在文化上經過歷次政治運動的調教,經過文革的洗劫使中國人變成了文化無知、道德淪喪的人格流氓,甚至於變成了一個個社會上面的禽獸。在這個層次上講,共產黨逼迫中國人政治化也就無可厚非了。
結論
是的,我們還在中國共產黨的反動統治之下苟延生存,但是,民主自由乃是浩浩蕩蕩的歷史潮流,順者生存、逆者敗亡,在此聲明,我們中華民族走向共和、完成憲政是一種歷史的必然性的事件,它無論如何也得承認共和,每一個民族亦也如此,因為民主自由才是全世界人民在歷史上所追求的、從肉體上被消滅所奉獻的一種無可衡量的「天賦的權力」,我們要找回這一種天賦予我們人類的最基本的權力,去完成我們中華民族的偉大民主變革的道路,將這個道路走下去,完成它,解體中國共產黨,才可能使我們中華民族離憲政的路一踏而上,否則只是千尺之遠,看不到邊的一個空路、否則只是一個人的一句空話而已。奮鬥吧!中國人,醒來吧,不要再做奴隸的人民,中國人要想站起來做人,就要向這個流氓政黨發起挑戰書,使這個流氓政黨自覺退出或被逼退出,沒有錯的了!這乃是向正方向前進,用一句不好聽的話來講:「反共者皆為愛國者,親共者皆為叛國者,反共者是中國人,親共者、跟共產黨走的則是反動的馬列子孫」。
結尾:中共的應試教育是一個彌天的大謊言,這個謊言是摧殘人性與人格甚至是人才的謊言,這個謊言即:「中共的應試教育不僅從思想上讓所有人的心靈鎖上了一個鏈,還讓學生在讀完書後即將步入社會的初期找工作變成一個天大的困難,而且,這麼多年學來的東西也白白浪費,被這個社會「置之不理」。從而造成了大學生的失業率高漲,這是一,二,造成了人才的大量流失。」所以,我說,中共的教育是一個謊言也就言之不虛,加之,中共的教育以分數來綁架學生,以試圖逼迫學生自我被「集體」和自願被集體,從而也就造成了專制型應試教育的作用下的雙重學習壓力,因此,中國的初中生、高中生、自殺率也急速增加,正是因為這種毫無自由的失敗的教育所導致的,所以,中共利用教育來扭曲、麻木新一代年輕人的思維方式、思考方式,也用教育來讓年輕人順著社會的步伐走,從而變成盲目地跟著黨的「屁股」走。

来自大纪元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