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苏联共产党的杀人历史简述(上)

2017-03-05 09:56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06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2006年11月25 日,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右)主持“1932—1933年大饥荒档案揭密展”。民众点燃蜡烛悼念在斯大林暴政下的死难者。(GENIA SAVILOV/AFP/Getty Images)

2006年11月25 日,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右)主持“1932—1933年大饥荒档案揭密展”。民众点燃蜡烛悼念在斯大林暴政下的死难者。(GENIA SAVILOV/AFP/Getty Images)

1917年,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发动“十月革命”政变,推翻了俄国临时政府,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共产党政权。1918年,布尔什维克改称俄国共产党,开启了共产暴政的杀人史。

列宁极权到斯大林时代,苏俄共产党制造了惊人的罪恶——镇压工农起义、消灭富农、体制性大饥荒、宗教迫害、迫害异己、内部清洗和虐杀、臭名昭著的劳改营、卡廷屠杀案等等。

据《共产主义黑皮书》统计,在苏共的统治下,至少有2,000万民众死于非命。戈尔巴乔夫时代的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亚‧尼‧雅科夫列夫在著作《一杯苦酒———俄罗斯的布尔什维克主义和改革运动》中写道:“仅仅这个世纪(20世纪),俄罗斯由于战争、饥饿和镇压就死亡了6,000多万人。”

苏共罪行一览

在《共产主义黑皮书:罪行、恐怖、镇压》的绪论《共产主义的罪行》中,作者初步统计了共产政权在全球的罪恶行径,其中列出了苏共所犯的若干项罪恶:

• 1918至1922年间对数万人质和囚犯不经审讯的处决,以及对数十万起义工农的谋杀;
• 1922年的饥馑,造成500万人死亡;
• 1920年对顿河哥萨克部落的消灭与放逐;
• 自1918年至1930年在多个集中营对数万人的谋杀;
• 在1937至38年的大清洗中对几乎69 万人的肃清;
• 1930至1932年对200万富农 (以及所谓富农)的放逐;
• 1932至1933年间用人为且系统地持续的饥馑作为手段,对400万乌克兰人和200万其它人的消灭;
• 自 1939 年至1941 年,并且再次于1944至45年间,将数十万波兰人、乌克兰人、波罗的海东南岸居民、莫尔达瓦人及比萨拉比亚人放逐;
• 1941年对伏尔加德意志人的放逐;
• 1943年对克里米亚半岛鞑靼人的全面放逐;
• 1944年对车臣人的全面放逐;
• 1944年对英古什人的全面放逐。

列宁的暴力镇压

列宁发动“十月革命”政变,受到各方反对。他残酷镇压游行的工人,屠杀反对的农民,用枪支逼迫议会承认。直到1918年1月,列宁才取得政权,建立了全球首个共产专制霸权。执政后,列宁一贯以暴力镇压民间的抗争。

列宁。(公有领域)

1. 列宁手令

1918年夏天,俄国的不少中心城市,包括莫斯科和彼得格勒,被内战切断了与乌克兰、北高加索和西伯利亚粮食主产区的联系。在奔萨省,政府采取了强迫征粮的严厉措施,从农民手中征集粮食。8月5日,奔萨农民爆发了反抗征粮的起义,武装抗争传播到周边地区。列宁给奔萨地区发送电报,要求严惩反抗的富农、农民和社会革命党员。

8月11日列宁的电文如下:“1. 吊死(确保人民都能充分看到绞刑的执行)至少100个已知的地主、富人和吸血鬼。2. 公布他们的名字。3. 抢走他们的全部谷物。4. 根据昨天的电报指定人质。此事应办得让周围几百公里的人民都能看见、颤抖、知道、喊叫。”

8月19日,列宁又发电催促:“古别尔尼亚执行委员会奔萨抄送古别尔尼亚共产党委员会,关于你们最后到底采取了什么严厉措施,去无情镇压5个区的富农并没收他们的谷物,我至今毫无所闻,对此我极端愤怒。你们的无所作为是犯罪。应将所有的努力集中于一个区,将该区的所有剩余谷物都抢光。任务完成后电覆。”

2. 镇压坦波夫暴动

在十月政变前,坦波夫省是俄罗斯最富饶的省份之一。该省的农民一直消极抵抗列宁的粮食政策,之后发动了公开的武装起义,组织了声势浩大的自卫军。

1921年,红军司令员米‧尼‧图哈切夫斯基率队镇压坦波夫的农民暴动,使用重炮和装甲列车屠杀村民。1921年6月21日,苏维埃政府“反匪徒委员会”甚至建议图哈切夫斯基可以动用毒气攻击“匪徒”。图哈切夫斯基和奥夫塞恩科于1921年6月21签发命令,明确写道:“土匪藏身的森林要使用化学武器清理,用的剂量要仔细计算以保证气体充分渗入森林,不能让任何人存活。”毒气的使用“从当年6月末一直持续到秋天”。

在整个战役中,图哈切夫斯基动用了4.5万名士兵、706挺重机枪、铁甲列车以及18架飞机,用毒气与大火把坦波夫地区一大片土地变成了无人区。在这次恐怖镇压中,估计有大约10万农民起义者和他们的家属被囚禁或被流放,可能有15,000人被处决。

1921年9月,布尔什维克军队在掌控了坦波夫省的局势之后,开始了“清洗”工作。根据图哈切夫斯基的命令,凡是落到契卡手上的、参加过暴动的人统统被枪毙。

契卡——处决与酷刑

1917年12月20日,“全俄肃清反革命和怠工特设委员会”成立,其俄文缩写音译为“契卡”,它是共产党国家秘密警察机构的前身。

在列宁的授权下,“契卡”被赋予了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无边权力,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公民进行监听、监视、恐吓、逮捕、暗杀,不经任何司法程式判处罪犯、流放乃至枪毙。

根据《契卡周报》和其他官方文献列出的集体枪决名单,红色恐怖发动后的头两个月内便有1万到1.5万人被处决。列宁曾经说过:“在每十个犯有怠工罪的人当中就地枪决一个。”仅仅从1918年到1922年2月,苏共杀人不少于200万。

1919年3月16日,契卡部队攻入普梯洛夫工厂,逮捕900名罢工工人,未经审判即处决其中200人。1919年春,在图拉、奥廖尔、特维尔、伊万诺沃和阿斯特拉罕等市,工人多次罢工。饥饿的工人要求获得与红军战士相同粮食定量,废除共产党人特权,实行言论自由和自由选举。结果,所有罢工都被契卡以逮捕和枪决的方式镇压下去。

在《红色恐怖:“仇恨与复仇的赞美诗”》一文里,有许多相关细节的描述。

1918年6月,列宁派斯大林到伏尔加河流域的察里津去收粮。斯大林抵达后即开始大规模处决抓到的在黑市上做买卖的人、“反革命分子”、社会革命党人、无政府主义者、保皇党人等等。法国小说家、俄共党员Henri Barbusse 当时和斯大林在一起,他回忆道:“没有一天当地的‘契卡’总部不枪毙人。”夜里,卡车的引擎持续空转,为的是让轰鸣声压住枪声和受害人的尖叫声。死者被装进麻袋后掩埋。

1919年2月至6月间,在哈尔科夫一地即有2,000到3,000次处决,同年12月,该城被布尔什维克再次占领后,又有1,000到2,000次处决。在顿河畔罗斯托夫,1920年1月的处决次数为1,000人。在奥德萨,1919年5月至8月为2,200人,在1920年2月至次年2月为1,500~3,000人。在基辅,1919年2月至8月间至少为3,000人。在克拉斯诺达尔,1920年8月至次年2月至少为3,000人。在库班省的小城阿尔马维尔,1920年8至10月间即有2,000~3,000次处决……

SPIMG_0015X480X234_Atrosties被秘密警察(契卡)处决者被抛尸哈尔科夫省契卡总部外。(资料图片)

1920 年底,布尔什维克以赦免为条件诱降了弗兰德尔将军的残部,但是在诱降之后,克里米亚革命委员会负责人库恩‧贝拉经请示列宁批准,下令以枪毙或吊死的方式,集体处决了 5 万名白军战俘与平民。

“处决通常在监狱里的地下室内执行,有时也在城郊。被处决者被扒光衣服,由刽子手们分享其衣物和财物。受害人或是成批地被机枪扫射打死,或是被个别地用左轮枪打死。被个别枪决者在进入地窖时,行刑者即用枪对准其颈后开枪。地下室里到处是尸体,浸透了血液。在城外处决者则被卡车拉到行刑的地点,有时被命令为自己挖坟墓。”

chekatorture契卡在拉扯一个被酷刑折磨致死者的尸体。(资料图片)

据目击者报告:“整个宽大的汽车间的地上都是血,血、颅骨和一绺绺头发以及其他人的遗体混合堆积成了几英寸深的可怕的物质……墙上有几千个弹孔,溅满血迹,沾著脑浆与头皮……一个长约十米,宽与深均为四分之一米的槽内盛满了血……在这个恐怖的地方的附近,在同一房子的花园内,匆忙地掩埋了 127 个尸体,那是最近一次屠杀的产物……所有的尸体的头颅都被砸碎了,许多尸体的头颅甚至是扁平的。有的尸体完全没有头,但那头不是砍掉,而是……扯掉的……在花园的一角,我们见到了另外一个较早的坟墓,大约有 80 个尸体……肚子被划开的尸体,其他则是残缺的尸体,有的被彻底地糟践过。有的眼睛被挖出了……头、脸、脖子和躯干都被刀伤覆盖……有老人、男人、女人和儿童。一个女人和她八岁的女儿用绳子绑在一 起,两人身上都有枪伤。”
“契卡”还发明了各种折磨“敌人”的酷刑。在不同地区,“契卡”人员使用不同的刑罚折磨和处死受难者。

“奥德萨的‘契卡’人员将白军军官用铁链绑在木板上,缓慢地送入熔炉或盛满沸水的储槽,或是用绞盘撕为两段;在哈尔科夫,活剥头皮以及活剥手上的皮成了家常便饭——将受害人手上的皮剥下来做成‘手套’;沃罗涅日的‘契卡’人员将赤裸的受害人放进里面全是尖钉的大桶,然后再滚动之;叶卡捷琳诺斯拉夫的‘契卡’人员把受害人钉上十字架或是用石头活活砸死;察里津与卡梅申流行‘锯骨头’;波尔塔瓦和克列缅丘格的‘契卡’人员将神职人员躯体刺穿,活埋暴动农民;在基辅,‘契卡’人员将老鼠笼子固定在受害人的肛门那儿,打开笼子门,再用火加热铁丝笼子,老鼠便不顾一切地啮咬撕开受害人的肛门,钻入受害人的肠子逃生。这酷刑可以持续几小时,有时甚至持续到次日,直到受害人死亡。”

乌克兰大饥荒

1932年至1933年间,在前苏联的乌克兰共和国,发生了大饥荒。学界一般认为,这是斯大林农业集体化背景下的灾难。据不同的统计数字,有240万至750万人死于这一事件。乌克兰独立后,乌克兰政治家和学者指出,当年的大饥荒是苏共对乌克兰的种族清洗和种族灭绝。

事件背景是,苏共在乌克兰推行农业集体化的政策遇到了当地农民的抵抗。于是,苏共把大部分擅长耕作的农民划为“富农”,并将他们全家流放至西伯利亚和中亚地区。这导致乌克兰农业生产迅速下降,1932年的粮食产量暴跌。

1932年9月11日,斯大林写信给卡冈诺维奇说:“乌克兰的局势很糟糕,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我们将失去乌克兰。”在一系列秘密会议之后,一个可怕的计划出炉了。

1932年到1933年的冬天,乌克兰的粮食供应被中断。在乌克兰周边圈起了一道警戒线,任何人无法逃离。起初,乌克兰人依靠家中贮存的蔬菜和土豆充饥。可是,苏俄政府动用了征粮队,把各家各户仅存的蔬菜土豆全部抢走。农民还被禁止搜寻或购买食物。

很快,大批农民陆续饿死,许多地方出现了吃人肉的惨剧,还有村民在冬季把已经埋葬的猫、狗、家畜和人的尸体重新挖出来食用。农民被禁止登上火车、进入城市,很多人饿死在铁轨上和铁路旁。有的孩子进入了克格勃守卫的领地,捡拾麦穗,被当场枪毙。

从乌克兰人家中抢走的口粮被苏俄政府出口到欧洲。大饥荒时期竟然是苏俄向欧洲出口粮食最多的年份。大饥荒过后,乌克兰有上百万的儿童失去父母,成为孤儿。他们无家可归,只好去各个城市乞讨谋生。

B71932至1933年乌克兰发生大饥荒,据不同的统计数字,有240万至750万人死于这一事件。图为当时的儿童乞丐。(公有领域)

斯大林政府认为,庞大的儿童乞丐损害了苏联的光辉形象,决定集中“解决”他们。这些儿童被关进了少管所,很多孩子死于野蛮虐待。斯大林之前还曾签署命令,对12岁以上的儿童“予以枪决”。

根据资料显示:乌克兰在1932-1933年,每分钟就有17人死亡。每天就有25000人活活饿死。死亡者平均年龄,男性为7岁,女性为10岁。而且遍布乌克兰大小城镇,在当时的乌克兰首都哈尔克夫市的大街上随处可见饿死者的尸体。(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

1. 埃德文斯‧斯诺尔,《苏联故事》,2008年
2. 《王康:俄罗斯道路(二)》,2009年6月23日
3. 芦笛:《红色恐怖:“仇恨与复仇的赞美诗”》,大纪元,2010年5月25日
4. 郭国汀:《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大纪元,2010年6月22日
5. 陈启民:《关于〈雅科夫列夫访谈录〉》,《炎黄春秋》杂志,2013年第7期
6. 《苏联大清洗——和平年代的自残》,看中国,2014年1月26日
7. 裘真:《斯大林一生作为远超沙皇的暴政》,大纪元,2017年1月9日
8. 裘真:《列宁罪恶的一生》系列文章,大纪元,2017年2月
9. 斯特凡‧库尔图瓦,《共产主义的罪恶》(《共产主义黑皮书》绪论),李刚译,《黄花岗杂志》第27期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