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莫斯科3大审判秘密武器-“库尔斯基法”

2017-01-27 17:05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47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在大清洗时期,斯大林举行过三次举世瞩目的“莫斯科大审判”。

第一次是1936年8月,被审的是“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联合总部”阴谋集团,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等16人被枪决;第二次是1937年1月,被审的是反革命组织“平行总部”,拉狄克、皮达可夫等17人被处死;第三次是1938年3月,被审的是“右派托洛茨基集团”,布哈林,李可夫等21人被枪决。

三次莫斯科大审判都是公开进行,邀请了西方记者、外交使团和独立观察人士前去旁听。

全世界的人都目睹了这样的场面:在法庭上,所有被告没有一个人为自己辩护,全部承认检察官指控自己的罪行,并且还主动揭发其他的同伙和共谋者,争取立功。他们一个个千篇一律众口一词地把自己描述成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魔鬼。在他们的最后陈述中,又无一例外地用最美好的词汇赞颂了斯大林。

被邀请的西方旁听者,大都认为审判是公正的。一位英国律师写道:“我们又一次坚定地认识到控告是正确的、承认是正确的,判决是公正的。”

这正是斯大林精心导演这幕戏剧所希望看到的“效果”。

然而,百密难免一疏,一个不经意的细节“穿帮”,露出了麒麟皮下的“马脚”:

在第一次莫斯科审判中,为了说服人们相信坚决反对托洛茨基的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其实与托洛茨基是一伙,被告戈尔茨曼供认,他秉承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的指令,于1932年11月在哥本哈根的“布利斯托里”饭店,与托洛茨基的儿子接头,策划了暗杀阴谋。但不幸的是,这个供述交代得有点画蛇添足太具体,反而弄巧成拙了。丹麦报纸很快发表声明,“布利斯托里”饭店早在1917年就被拆除。这场策划阴谋的会面地点,成为虚无飘渺失去了立足点的“海市蜃楼”!

如今历史早已证明,三次莫斯科大审判的罪名都是斯大林强加给被审判者的。那么为何所有的受审者在法庭上却都表现得那么心悦诚服呢?这完全得归功于斯大林的秘密警察所发明和运用的一整套获取犯人“配合”的经验,这就是臭名昭著的“库尔斯基法”。

这套方法的主要内容包括:

1.肉体刑讯,即酷刑和折磨,连续审讯不让睡眠最多连续达十昼夜;
2.化学刑讯,即以致幻的片剂、粉剂或注射滴剂来消弱、瓦解人的意志;
3.机械刑讯,即反复不断地向你宣读为你写下的“供词”,再让你重复这些内容,然后录取其中的有效成分作为你的“供词”;
4.政治刑讯,即威胁你的朋友亲属来辱骂你的政治理想,使你的信念崩溃;
5.心理刑讯,即制造和强化人的自我蔑视感,使之失去生活目标,从而产生自我解脱、自我忏悔、自我洗刷、自我鞭挞的行动。

“库尔斯基法”由于“因人而异,对症下药”,取得了惊人的效果。斯大林大清洗计划的主要执行者之一、苏联内务部首脑叶若夫曾得意地介绍经验说:“要让受审人痛苦得生不如死,离目标就不远了。”还说:“令犯人自尊、信心丧失殆尽,便可如愿。”

比如在布哈林一案中,斯大林要消除布哈林的影响,首先就要破坏人们印象中列宁与布哈林的亲密关系和感情。斯大林要通过法庭向人们宣布“布哈林从来就不是列宁的亲密战友,而是列宁最凶恶的敌人”。因此斯大林命令审讯人员,必须让布哈林承认,早在1918年签订《布列斯特和约》期间,他就曾企图暗杀过列宁。内务部人员起草了一份“审问笔录”,让布哈林在上面签字。其中写道:早在1917年,当他得知德国政府为列宁提供火车包厢,同意列宁在战争状态下穿越德国的时候,就开始怀疑列宁同德国人之间有见不得人的勾当。后来,当列宁坚持要与德国人签订《布列斯特和约》时,他便确信列宁是德国间谍,从而生出了杀害列宁的念头和计划。这是一箭双雕的阴谋,既陷害了布哈林,又贬低了列宁。布哈林见到这份供词,怒不可遏地拍案而起,愤慨地说:“斯大林这是要把死去的列宁也送上被告席呀!”布哈林拒绝在供词上签字。

在最初的几个月里,布哈林一直拒绝招供,他闭口不语一声不吭。只是不停地看书、写作。于是,内务部人员加紧了刑讯,对付布哈林的侦讯人员增加了一倍。内务人民委员叶若夫亲自督战,伏罗希洛夫作为政治局的代表也参与审讯。他们把布哈林的妻子和儿子作为“人质”,以他们的安全为要胁,对布哈林“晓以利害”。内务部像对待其他受审人一样,以斯大林的名义向布哈林许诺,只要他能满足“政治局的全部要求”,他的妻子和儿子就会平安无事,他本人也只会受点监禁之苦。

内务部审讯人员的要胁,点在了布哈林的死穴上。以后案件的进程一如他们所愿,为了获取妻儿的生命安全布哈林最终不得不乖乖就范。

另外,斯大林的得力干将莫洛托夫劝说季诺维也夫的一番话,也是产生上述现象的一种心理诱因:

“您向党撒过多少次谎?您的谎言给党造成了多少次伤害?现在,为了党的利益,建议您诽谤自己。目前,在托洛茨基分裂工人运动和德国人准备进攻我们的时候,您的谎言无疑能够帮助党。这一点不容拒绝。要讨论什么呢?如果党的利益要求这样做,我们不仅应该献出我们微不足道的名誉,还应该献出生命。”

越是坚定的布尔什维克越难抗拒所谓党的要求。当求生已无希望、精神已经崩溃,能全心配合审判,是惟一一次向党忏悔的机会。就连那个坚定的反对派托洛茨基也说过这样的话:“归根到底,党总是对的,因为党是无产阶级完成其根本任务的独一无二的历史工具”。(本文系根据《莫斯科大审判中的阶级敌人是怎样挖出来的》整理编辑)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