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周晓辉:共产党〝五大导师〞之马克思(下)

2017-01-27 10:2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10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01300542631234141402818854320

(接上篇)真实的马克思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有着怎样的内心世界?马克思主义,究竟给人类带来了什么?

《共产党宣言》被马克思称为〝污秽之书〞
1848年2月,《共产党宣言》发表。马克思为了实现其〝毁灭世界〞的梦想,创立了以暴力斗争为核心的共产理论。在这部被共产党人视为圭臬的宣言里,他直接点出:〝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
事实上,这个幽灵就是马克思心目中的撒旦。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只是引诱无产阶级和知识份子去实现撒旦理想的圈套而已。那时的马克思就已经为自己定下了目标,即毁灭这个世界,以世界的震荡、剧痛、动乱为基础,建起他的王座。换言之,他根本没有幻想要为人类、无产阶级或社会主义服务。
出乎众多的共产党人意外的是,马克思居然把《共产党宣言》称为〝粪——污秽之书〞。而这本污秽之书却被列宁奉为经典,被毛泽东视为〝放之四海而皆准〞,被所有信奉共产党的国家高高捧起。这是怎样莫大的讽刺?

针对主流观念发起〝战争〞
马克思在《共产主义宣言》中写道:〝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马克思还说:〝我们发起战争,针对宗教、国家、家乡、爱国心的所有主流观念。〞
历史上有过许多革命,每个革命都有一个目标。例如,美国革命为国家独立而战,法国革命是为了民主。只有马克思明确表示,他的目标是〝永远的革命〞。为革命而实施恐怖主义和杀戮,除了癫狂突发的暴力之外,革命再无其它目标。这就是百年红潮与普通人类罪行之间的区别。
对于在沙俄因犯下杀人罪被处决的恐怖份子,马克思称他们为〝不朽的烈士〞或〝惊人能干的伙伴〞。恩格斯也写到〝我们进行的美味的复仇〞。他经常使用这种措辞:〝(俄国)国内的进展多么壮丽啊!谋杀变成了家常便饭。〞〝让伦理道德问题靠边站吧……革命者为达目的,无论采取何种手段都是对的,包括暴力和表面的顺从。〞

支持英国发动鸦片战争
1840年,英国发动了针对中国的第一次鸦片战争,用炮舰迫使中国清王朝签订不平等条约。当时在英国内部,对此存在反对的声音。而旅居英国的马克思则赞美鸦片战争把中国投入大混乱状态。
马克思1853年7月22日在《纽约每日论坛报》发表的文章中写道:〝无论他们认为是什么社会、宗教、朝代、或国家形态的原因,导致了中国过往十年来的慢性反抗,以及现在聚为一体的强大变革,这个暴动的发生,无疑得益于英国的大炮将一种名叫鸦片的催眠药品强加给中国。在英国的武力面前,满清王朝的权威倒下成为碎片;天朝永恒的迷信破碎了;与文明世界隔绝的野蛮和密封被侵犯了;而开放则达成了,这才有了在加州和澳洲黄金吸引下急速开展的交流活动(指中国奴工被〝卖猪仔〞到外国采金矿)。与此同时,大英帝国的生命血液──银币,便开始被吸取到英属东印度了。〞
简言之,马克思声称英国是在推进中国的文明,通过消灭中国的古老文化,打开中国的门户来迎接国际经济。他甚至赞许地说,英国的政策造成了中国这么多失业人口,这样中国难民才能被用来在全世界做奴隶工。
马克思还为英国强迫中国吸毒一事辩护道:〝看来,历史要先让这些人民全部染上毒瘾,然后才能让他们从世袭的愚蠢中醒来。〞看到马克思这样的言论,不知道那些至今还在崇拜其的人情何以堪?

波普尔对马克思的批判
或许,即便如此,还有人会对马克思的政治经济理论十分留恋,那就不妨听听哲学家波普尔对马克思的批判。
在二十世纪的学术界,波普尔是一个极为响亮的名字,他不仅在哲学上提出了〝从实验中证伪的〞的评判标准,而且还提出了一系列社会批判法则,因此为自由与民主的〝开放社会〞奠定了理论根基。此外,他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被认为是最彻底的。
历史主义者认为:历史的发展是无情的,历史进程是依照可知的普遍法则的,最后也会推进到确定的终点。如马克思理论就宣称物质生产规律决定历史进程,要分别经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过程。资本主义经济规律蕴含着毁灭其自身的因素,因为它造就了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并发展到共产主义,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所以它是一种彻底的历史主义。
波普尔则认为,历史主义不过是以权力主义和极权主义为根基的理论性假设,是自然科学中谬误理论的产物。在他看来,马克思主义是最精致、影响最广泛、最危险的历史主义,而马克思不可避免的失败原因就是因为它们无法证伪,所以是伪科学的教条。
波普尔首先批判了马克思的以经济主义为基础的历史主义,因为在波普尔看来,马克思的经济学说从本质上来讲是为他的政治学说服务的。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坚持,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经济基础决定了政治、法律等上层建筑。波普尔承认经济的作用,但他不同意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认为过分强调经济的作用,甚至夸大为决定社会发展的唯一因素,那就彻底错了。
其次,波普尔反对马克思的暴力革命理论。他承认资本主义社会存在非正义性和非人道性的弊端,但这只是资本主义的一个初期不可避免的现象。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原则和自由市场经济本身不是社会弊端的根源,问题在于,对资本主义中那些盲目的和不加限制的经济力量缺乏控制。任何不加限制的权力都是危险的,经济权力并不比其它权力更危险,而同样的,它也是可以被制约的。
波普尔用经济干预主义的事实来反驳马克思对于上层建筑是专制工具的说法,指出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正是限制资产阶级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利手段,而且没有民主的制度,那么统治阶级的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力便没有制约的力量了。
对于马克思所谓的〝资本主义内部矛盾必然灭亡,社会主义一定胜利〞的预言,波普尔认为是错误的。
首先,资本主义的内部矛盾并不必然导致社会主义,而只是预示了经济干预主义的必然性,而经济干预主义不一定采取公有制的方式。工人阶级的利益保障不需要用社会革命的暴力手段,完全可以采用社会改良和民主的手段达到这一目的。
其次,无产阶级革命并非不可避免。波普尔对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暴力革命倾向极为反感,认为他们是在有意地挑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以使革命爆发。
最后,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并非是不可调和的。马克思强调,资本主义的后果是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和无产阶级的绝对贫困化,这些结果破坏社会生产力,激化社会矛盾,从而导致资本主义灭亡。事实上,这些问题都被现代资本主义彻底解决了。因为随着民主制度的作用,国家社会的干预保障了剥削现象的限制,资本主义初期所表现出的残酷剥削现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结语
对照当今的资本主义国家和残存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不难发现,五十多年前,波普尔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的正确性已经一一得到了验证:随着民主制度的完善,资本主义国家民众的生活在物质和精神上都趋向丰盈。而那些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国度,几乎都走向极权统治,制造出无尽的苦难。
〝实现人间天堂〞是一件美丽的外衣,但这套共产主义理论的百年实践却是在把人类带向切实的地狱,而非幸福生活。
〝共产主义幽灵〞飘荡了一百多年,给共产国家的人民、给全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痛苦。据不完全统计,近百年来,共产主义在全球至少戕害了上亿生命,其中包括八千万中国人。苏共的大清洗、乌克兰大饥荒、波兰卡廷惨案、古拉格、驱逐知识份子,东德的柏林墙枪杀,柬埔寨的大屠杀,中共的〝三反、五反、镇反〞、〝反右〞、〝大饥荒〞、四清、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等,一桩桩,一件件,每一段历史都充满了血腥和暴力,而且这样的罪恶在今天的中国仍然继续着。
这是一个怎样的理论,让所有信奉其的国家都充满了戾气,让那些国度里的百姓饱受折磨、惨遭迫害、整日生活在谎言和恐惧中?与之相对的是,在信奉自由、推崇民主的西方国家里,类似的惨案少之又少。
红祸横行百年,值得人们反思。前苏联、东欧等国家的人民抛弃共产党,就是对充斥着暴力思想的共产主义理论的否定。世界的发展趋势也证明了共产主义的衰落。
一个信奉撒旦邪教、自私冷漠、蔑视中国、鄙视人类的制造灾难之徒,还在大陆被中共供奉为〝导师〞继续吹捧和崇拜,这不仅是对中共党员的羞辱,也是对中国人的羞辱。#
──转自《大纪元》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