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程晓容:《共产主义黑皮书》对今日中国的意义

2017-01-27 10:05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98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page004-022c

在中国大陆,《共产主义黑皮书》是一本禁书,尚无完整的中文译本。这本黑皮书,异常沉重。数以亿计、几代中国民众,早已通过亲身经历体验了此书的主旨。这种体验,饱含血泪,付出的是生命、自由以及梦想的幻灭。而对于那些在中共治下,却或许尚未感到切肤之痛的百姓来说,了解《共产主义黑皮书》所阐述的内容观点,是非常必要的。特别是,当阴霾扑天盖地、阻挡视野、窒息呼吸时,我们必须破茧而出,寻求光明和自由。

在中国大陆,《共产主义黑皮书》是一本禁书,尚无完整的中文译本。这本黑皮书,异常沉重。数以亿计、几代中国民众,早已通过亲身经历体验了此书的主旨。这种体验,饱含血泪,付出的是生命、自由以及梦想的幻灭。而对于那些在中共治下,却或许尚未感到切肤之痛的百姓来说,了解《共产主义黑皮书》所阐述的内容观点,是非常必要的。特别是,当阴霾扑天盖地、阻挡视野、窒息呼吸时,我们必须破茧而出,寻求光明和自由。

维基百科介绍,《共产主义黑皮书:罪行、恐怖、镇压》(英语: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法语:Le Livre noir du communisme : Crimes, terreur, répression),是一本讲述共产主义政权实施的政治迫害历史,包括法外处决、放逐,以及书中认为因实施共产主义政策所造成的人为饥荒等。该书于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美国哈佛大学出版了英文版,而德文版则添加了关于东德的苏联背景的共产主义统治的章节。

此书出版后,在欧美获得广泛好评。《古拉格:一部历史》的作者、记者安妮‧阿普尔鲍姆描述它为“共产主义在苏联、东西欧、中国、北朝鲜、柬埔寨、越南和拉丁美洲的罪行的一部重要的学术史……黑皮书确实超过了许多先前表现大规模共产主义悲剧的著作,感谢作者广泛引用的苏联和东欧新开放的档案。”

《泰晤士报文学增刊》专栏作家马丁‧玛利亚称其为“法国出版界的轰动……详细描述了共产主义从1917年的俄国到1989年的阿富汗之间的暴行……(《共产主义黑皮书》)给出了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共产主义的人力成本的负债表。”

欧洲委员会1481号决议根据本书的死亡人数,谴责共产主义极权统治。

《黄花岗》杂志的副主编李刚博士翻译了本书的绪论,斯特凡库尔图瓦撰写的“共产主义的罪行”。现摘录以下文字,在阅读时,让对照与联想并行。

“共产主义先于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出现,比后二者更长命,而且在四大洲留下了印记。……施行全面镇压,并且最终实现国家政权恐怖统治的,正是有血有肉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不仅是针对个人,也针对世界文明和国家文化,都曾犯下许许多多的罪行。斯大林捣毁了莫斯科的数十座教堂;尼古拉‧齐奥塞斯库为了让其狂妄自大能够尽情发泄,破坏了布加勒斯特历史悠久的心脏地区;波尔布特一砖一石地拆除了金边大教堂,并且让丛林长满吴哥窟的高宇;在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期间,红卫兵将无价之宝砸碎或焚烧。可是无论这种破坏对于所涉国家和整个人类来说最终可能证明为多么的骇人听闻,它又如何能够与对人类——男人、女人、儿童——的大规模蓄意谋杀相提并论呢?”

滥杀是古今人类之大罪。由一个国家政权对其国民展开杀戮则是不可理喻的惨烈。据《共产主义黑皮书》说,共产主义革命的死难者,在20世纪总计为近1亿人,分别如下:苏联2000万,中国6500万,越南100万,北朝鲜200万,柬埔寨200万,东欧100万,拉丁美洲15万,非洲170万,阿富汗150万,没有掌权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约1万。

许多学者估计,以上数字要低于实际死于共产政权的人数。仅以中国大陆为例,中共一向掩盖真相,严密封锁消息,被迫害致死的真实人数实难统计。在《共产主义黑皮书》发表后的1999年7月,又发生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群体灭绝性镇压,包括大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在长达800多页的《黑皮书》中,有80多页关于中共在中国的暴行,题为“中国,进入黑夜的长征”。这一比喻手法的标题,着实触动人心。“长征”,那个中共绘制的光辉“火炬”,在多年前把中国带入了可怕的深渊和绝境!将近八千万生灵,牺牲在中共的铁拳下,山河凋零,乱象遍地,文化荒芜。

历史的真实,令人不寒而栗。死亡的档案,如海一般深。

当年毛泽东指挥镇压反革命,曾这样指示。1951年1月21日,毛泽东给上海市委批示:“在上海,今年要处决一二千人,春季处决三五百人;南京春季争取处决一二百人”;1951年1月22日毛泽东电告华南分局广东负责人称:“你们已杀了三千七百人,这很好,再杀三四千人……今年可以杀八九千人为目标。”

林昭(彭令昭),1957年在北大被打成右派分子;1960年因参与编写《星火杂志》被以反革命集团罪名判处20年徒刑;1968年4月29日被判死刑立即执行,其母还被要求支付5角人民币子弹费。

李九莲,因为在给男朋友的私信中不满文革及毛泽东,被出卖,以反革命罪于1977年12月14日处死。其遗体因拒绝亲属收尸而被弃荒野,后被精神病人割去阴户及双乳。

钟海源,因为替李九莲报不平而被捕,以反革命罪于1978年4月30日被处死,刑前被活体取肾。

对于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实行的政策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在21世纪的中华大地,百种酷刑上阵,肉体和精神折磨,活体摘取器官,株连洗脑,无所不用其极。表面的“春风化雨”之下,进行着惨绝人寰的罪行。

在《共产主义黑皮书》的《绪论》中,有这样一句重要的话:“难以置信的是,从历史和道义两个视角,共产主义的罪恶行径都尚未得到公平和应有的评价。”

确实,今天,中共等仅存的几个共产极权仍然拼命掩盖其罪行,试图逃脱其被历史审判和清算的命运。同时,中共的共产暴行仍不为许多人所知;或者,人们即使知其一便不愿再知其二,认为与己无关,高高挂起。殊不知,中共的罪恶不仅虐杀生命,而且侵蚀思想,已经并正在把善良正常的人,一群一群的,一代一代的,转化成不信神灵、善恶颠倒的恶人。人若无德,不幸,随时可能降临。沉默与冷漠,即与帮凶无异。

事实上,面对今日破碎的山河,身处茫茫阴霾,当“逃离”成为热词、却发现无处可逃时,正是上天提醒我们,必须清醒地审视罪恶,抛弃邪灵,走向新生。

中国人,不仅需要一本中文版的《共产主义黑皮书》,更需要即刻行动,于反思中拯救心灵,拯救民族。

来自大纪元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