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周晓辉:共产党“五大导师”之恩格斯(上)

2017-01-23 23:56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10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被视为马克思亲密战友、挚友的恩格斯,也是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之一。家境富裕的他为马克思创立马克思主义提供了大量经济上的支持,与马克思共同撰写了共产党的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在马克思死后,他还帮助马克思完成了其未完成的《资本论》等著作,并且领导国际工人运动。他的所为使他位列共产党五大导师的第二名。

与马克思相同的宗教信仰

恩格斯的父母都是虔诚的基督徒。父亲是一名工厂老板,带有普鲁士贵族血统。母亲心地善良,遵守礼教,喜爱文学和历史。在这样的家庭长大的恩格斯,早年同样信仰基督教。

据1986年出版的《马克思与撒旦》一书披露,作为基督徒的恩格斯青年时期曾写下了不少优美的诗篇赞颂上帝。但在读了德国的神学自由主义者布鲁诺‧鲍威尔(Bruno Bauer)写的一本书后,恩格斯开始对基督教产生怀疑,他经历了一番痛苦的内心挣扎。恩格斯曾写道:“我每天祈祷,确实几乎是每天祈祷,希望找到真理,自从我开始有了怀疑后,我一直这么做,但还是感到无法回头了。写下这些话的同时,我泪如泉涌。”

鲍威尔最初也是一名基督徒,但后来成了《圣经》的激进批判者。沃姆布兰德牧师在书中引述了鲍威尔于1841年12月6日,写给他的朋友、也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朋友阿尔诺德‧卢格(Arnold Ruge)的一封信。信中写道:“在大学里,我都是当着大批的听众做演讲的。当我站在讲坛上嘴里吐出亵渎神明之辞时,我都不认识自己……在亵渎神明的同时,我能想起自己是多么虔诚的在家中写一份关于对圣经和《圣经启示录》的忏悔书。不管怎样,这是一个非常坏的魔鬼,每当我登上讲坛,它就附上我,而我太弱不得不屈服于它……只有当我作为教授,被授权公开宣讲无神论时,控制我让我说亵渎神明之语的那个魔鬼才会得到满足。”

受到鲍威尔影响的恩格斯,在1842年于英国认识马克思后,再也没有走回对上帝的信仰中去,而是接受了马克思所信奉的撒旦教。恩格斯曾在其作品《绝对威胁亦或对圣经的神圣救赎,或者信仰的胜利》(《The Insolently Threatened Yet Miraculously Rescued Bible. Or The Triumph of Faith》)中曾描绘了他眼中的马克思的样子:

“谁在追求野蛮的目标?一个来自特里尔(马克思的出生地)的黑暗之人,一个显著的怪物。他不行,亦不走;他用脚后跟,伴着肆虐的狂怒跳起,似乎想抓住广阔的天幕,再把它扔到地上。他在空中长伸双臂,握紧邪恶的拳头;他的狂怒从不平息,就像有一万个魔鬼通过他的毛发占有了他。”

不过,恩格斯对撒旦的危害显然十分清楚。在《基督哲学家 Schelling》一书中,恩格斯写道:“这种对主的漠视和冷淡,跟我们没多大关系。不,它是公开宣言的敌意,现在,在所有宗派、团体当中,我们只有两个阵营:基督和反基督……我们看到了众人中的伪先知……他们走遍德国,企图侵入所有地方;从一个城镇到另一个城镇,他们背负着魔鬼之旗,在市集传授撒旦的教义,诱骗可怜的青年,目的是将人们投入无底地狱的最深处。”

然而,恩格斯却深深的被马克思这个反基督的“怪物”所吸引,并成为其亲密的朋友,给予其最大的支持。而恩格斯留着与马克思近似的胡子,符合撒旦信徒的外部特征。

与马克思的合作和对其资助

17岁时,恩格斯被父亲要求学习经商,尽管他对此一点也不感兴趣。后来,在父亲的安排下,他到不来梅当了办事员。当时的不来梅充斥着自由和民主的氛围,恩格斯也深受其影响,并成为一个民主主义者。

21岁时,恩格斯为服兵役来到了柏林,他在业余时间去柏林大学听哲学讲座。1842年,恩格斯来到英国曼彻斯特的“欧门—恩格斯纺织厂”当总经理。就在这一年,他结识了在《莱茵报》任主编的马克思,并为其所吸引。

从前文恩格斯对马克思的描述看,虽然恩格斯对于撒旦的危害了然于胸,但他还是决意与马克思合作,以实现“共产主义要消灭永恒的真理,消灭所有宗教和所有伦理道德……”(摘自《共产主义宣言》)。他在《Anti-Duhring》中写道:“对人的博爱是荒谬的。”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他又说:“我们需要的是恨而不是爱……至少现在是这样。”

从此,恩格斯和马克思开始了两人的亲密合作,以及恩格斯对马克思的长期资助。

1844年,恩格斯来到巴黎,与正在那里的马克思合写了《神圣家族》,批判了青年黑格尔派的唯心主义哲学。1845年,马克思、恩格斯先后迁到布鲁塞尔。第二年,两人合作完成了《德意志意识形态》,其后,共同加入正义者同盟,并合作拟定同盟纲领,即共产党的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该宣言成为各国无产阶级运动的指南。1848年,恩格斯还与马克思一起创办《新莱茵报》,宣传马克思思想。

1849年德国工人暴动失败后,恩格斯回到工厂工作,以便可以资助不断需要经费的马克思。他在工厂一待就是20年。期间他和马克思多有书信来往,并在多份报纸上发表评论,涉及各个方面。

为什么马克思需要那么多经费?在《共产党五大导师之马克思》一文中提到,马克思家境不错,他的父亲给他留下了大量财产,但除了挥霍之外,马克思还在股票交易中损失了大量钱财。这使得他的生活日渐捉襟见肘。

1852年2月27日,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说:“一个星期以来,我已达到非常痛苦的地步:因为外衣进了当铺,我不能再出门,因为不让赊账,我不能再吃肉。”不久又写信向恩格斯倾诉:“我的妻子病了,小燕妮病了,琳蘅(注:指女仆海伦)患有一种神经热,医生我过去不能请,现在也不能请,因为没有买药的钱。八至十天以来,家里吃的是面包和土豆,今天是否能够弄到这些,还成问题。”

对马克思的困境,恩格斯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根据马克思学院的资料,马克思在一生中,从恩格斯那里总共获得了大约六百万法郎。

不过,对亲情、世人冷漠的马克思对待恩格斯又是怎样的呢?1863年1月8日,恩格斯把妻子病逝的消息写信告诉了马克思,而马克思在回信中只是在开头写道“关于玛丽的噩耗使我感到极为意外,也极为震惊”,接着笔锋一转,就说自己陷于怎样的困境,等等。之后也没有什么安慰的话。

恩格斯十分生气,于是在回信中发了一通火,最后干脆写上:“那就听便吧!”马克思在10天后承认了错误,而这极有可能是他无法失去恩格斯的资助。

甘心为马克思“顶包”

除了给予马克思大量的经济资助外,恩格斯还甘心为马克思顶包。在马克思与女仆海伦私通生下私生子亨利而发生家庭危机时,恩格斯挺身而出,不惜自污名誉,承认自己是亨利的父亲并将其寄养在一个工人家庭中,承担养育费用。

在马克思、燕妮相继去世,自己也是疾病缠身来日无多时,恩格斯才下决心把真相告诉世人。可那时他的食道癌已到了晚期,已不能说出话来。于是,恩格斯挣扎著用笔在一个盘子上写道:“法拉第(即亨利)是马克思的儿子,托西把她的父亲理想化了。”

托西是马克思的女儿,在她的心目中父亲是个圣洁高尚的完人,想不到竟会干这种事! 当恩格斯告诉她私生子的丑闻时,她崩溃了,并选择了自杀。而这段丑事,现在已经在东德的博物馆里展出了。

身体力行共妻制

在马克思、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中,提到要消灭家庭,实行共产制和共妻制。恩格斯更进一步阐述:私有制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家庭是私有制的产物,也是私有制的最后堡垒,必将随着私有制的灭亡而灭亡。到了共产主义,没有了家庭,人们就有了最自由的性交方式。

有着这样思想的恩格斯也身体力行,付诸实践。他宣称一生不结婚,不要家庭。1843年,恩格斯在英国曼彻斯特认识了玛丽,并与其同居,其后,还与玛丽的妹妹莉西还有她们的侄女同居一室。玛丽姐妹都是爱尔兰人,也都是恩格斯的纺织厂里的女工。

虽然玛丽接受了恩格斯这种混乱的生活方式,但她一直想成为恩格斯的妻子。在她临咽气前,玛丽最后一次恳求恩格斯给她一个妻子的名分,否则死不瞑目。恩格斯终于作了妥协,违心的答应了,且以玛丽希望的宗教仪式举办了婚礼,于是玛丽含笑撒手人寰。

玛丽死后,恩格斯继续与莉西和其侄女同居,她们从未得到恩格斯的任何婚姻的承诺,只能当了恩格斯一辈子的情人。

来自大纪元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