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监控摄像头遍及中国 涉不可告人的秘密(下)

2016-12-06 10:3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84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有报导称,中共将对公安系统进行重大“改革”,公安部国内保卫局将被撤消。图为,2015年8月30日,天安门广场上的警察。(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图为,2015年8月30日,天安门广场上的警察。(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近日,中共公安部出台规范摄像头草案,禁止在可能泄露他人隐私的场所安装监控镜头。此举引发外界关注遍及全中国的监控系统。

大陆媒体此前报导,中共公安部投入巨资安装摄像头等监控系统,其首要任务不是打击一般的犯罪,而是维稳;报导更披露,相关工程的第一目标是打压法轮功。

(接上文)

中共10多年前实施“大情报”绝密工程

这些无时无刻不在的监控系统和中共早年实施的一项绝密工程有关。据海外中文媒体《博讯月刊》揭秘,中共情报收集的绝密工程,即代号为“大情报”工程10多年前已开始实施,它不仅让13亿大陆民众没有隐私,海外(包括香港)的任何人,只要北京有兴趣,都难有隐私。

已落马的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曾利用“大情报”进行所谓的“打黑运动”,大肆监控和打击抓捕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及官场反对派。

据南都周刊报导,2010年1月,在情报中心组建座谈会上,王立军介绍,情报中心可在12分半钟内将全国人口查一遍,可通过13个点,对人进行立体查找,被查找人只要登记上网、打电话、买机票或刷卡消费,警方都能知道,还能对重点人口进行GPS定位,监控其行动轨迹。

2010年3月16日,在“大情报”专题讲座上,王要求,从社保到银行,除军事、战争外的一切信息,都要视为自己的资源。

遍及全中国情报监控系统的总投资是多少?目前暂无具体数据披露,但是以“百亿”“千亿” 来估算可以说一点都不为过 。

2005年,中共公安部下发《关于开展城市报警与监控技术系统建设工作的意见》,要求把这类监控系统在全国铺开。2010年,公安部再发《关于深入工作开展城市报警与监控系统应用的意见》,提出在2013年末要在全国基本建成城市报警与监控系统。

从此,全国各地从县城到大城市开始建设“天网工程”,花费从数千万到近10亿不等。

2006年,第2批38个示范城市的直接和间接投资就超过200亿。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教授生物识别专家苏光曾在北方区域论坛中提到公安部要投入2000多亿实现“天网”全国联网。

再来看看有“天网工程”之称的“平安建设工程”的投入。

据《财经》杂志报导,2011年3月,王立军在重庆市公安局宣布“平安重庆”工程总投资170亿元。王立军在去职之前曾预计投入200多亿。包括50万个摄像头,77亿元超级大单,总计超过200亿元的投资,是“911”事件后全球最大单一安防项目。

5个月后,重庆市政法委负责人对外称,重庆共投入近200亿元。当地政府的宣传资料显示,政府投入建设资金为51.5亿元,并可带动社会投资170多亿元。这样,总投资将超过220亿元。

在多次会议上,王立军反复强调“大情报”系统可迅速监控有关人员的功能。

薄王还称,该监控系统“世界上最先进”,有50万个摄像头,遍布全市各区、各单位机构、街道居委会、生活小区等,表示重庆市每个角落都在监控之中。

公安部的大情报系统源自“金盾工程”

公安部现在的“大情报”系统,源自1998年启动“金盾工程”–即秘密建立一个庞大的网络监控系统,对所有中国人进行全方位监控 。

“金盾工程”的主要负责人包括江泽民、其长子江绵恒、前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前公安部长贾春旺、周永康、前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等人,他们均因迫害法轮功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

中国经济学家说金盾工程系统建立之后,具有几个功能:“能看”、“能听”、“能思维”,可以自动进行其中包括自动语音识别,相貌识别等。

金盾工程的重要目标之一是在全国各地的重要公共场所,比如天安门广场以及各省会城市的主干道,建立一个全国性的闭路电视或是CCTV的摄像机网络。

据了解,该项工程前期投资即耗资8亿美元,合64亿人民币,其中包括建设一支强大的“网络警察”。 监控网上信息的网络警察至少有几十万人。

“金盾工程”被广泛应用于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从1999年7月到2004年4月,有108名法轮功学员由于上网而被抓捕。其中,3人被迫害致死。

据逃亡到澳大利亚的原中共“610”官员、一级警司郝凤军所掌握的情况,在1999年法轮功学员4•25中南海上访事件发生前,中共就一直在监视、骚扰法轮功,他们收集了每一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的详细信息 。

郝凤军(大纪元)郝凤军(大纪元)

2000年之后,郝凤军被抽调到天津公安局的国保局、610办公室工作 。他发现, “1999年4.25之前早都了解好了。99年就已经统计得很清楚了……早就在镇压之前把各个炼功点的名单和个人情况全都掌握了。所以当我2000年刚到他们那的时候,就在610那里看到了天津3万多人的名单,每个人的细节都有,包括地址、工作、家庭成员等等。”

郝凤军还向大纪元讲述了这样一段故事:

2001年10月3日,天津市公安局网络侦查处发现有法轮功学员绕过网络安全遮罩登录境外“明慧网”。 国保局610办公室一队负责此案,要求天津市公安局第一处协助进行监听、跟踪、秘密搜查和抓捕法轮功学员。年底,此“103”专案被公安部列为部级督办案件。

2002年年初,“103”案件开始抓人了。一天,天津市公安局抓了79个法轮功学员,另有2个人跑掉了,其中一个叫徐子傲的女孩才13岁。她母亲孙缇在此案中被抓。

2002年2月的一天晚上,郝凤军接到单位电话,让他赶回单位陪同一名法轮功学员看病。他赶到单位开车和另外一名女民警前往天津市南开分局看守所。

“当我们二人到达后,看见法轮功学员孙缇坐在提讯室的凳子上,眼睛被打得成了一条缝,当时审讯她的警察是国保局610办公室二队的队长穆瑞利,当时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根带有血迹的螺纹钢棍(直径1.5公分),审讯桌上摆有一个高压电棍。”

“我们进屋后就请穆瑞利出去了。孙缇一下子哭了出来。”

“她要撩开上衣让我们看,因为她是个女人,我就说等我出去。孙缇说不让我出去,就让我看看后背。”

眼前的一幕让郝凤军不忍,“她转过身去撩开上衣,我被惊呆了。她的后背几乎没有皮肤颜色了,全是黑紫色的并且有两道长约20公分的裂口,鲜血在慢慢的往外渗。 ”

接下来郝凤军和孙缇接触了一个多月,这期间 “我几乎天天都听到她询问自己孩子的下落,也告诉我们法轮功对做好人的理解。”

“当时我的心都碎了,我知道他们都是好人。”

郝凤军更关心的是她的孩子,“一个13岁的孩子没有父母在身边,又不能到亲戚家(因为徐子傲的所有亲戚全部被监控起来了)。她在外面吃什么、睡在哪呢?”

“我后悔没能阻止,内心焦躁不安,泪水夺眶而出。 ”

巨资构建监控系统 令中国社会处于危机

时事评论员乔松认为,中共投巨资构建“平安工程”、“金盾工程”等监控情报系统,主要利用其来迫害法轮功,这不仅造成中国巨大的财政黑洞,同时导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死的恶性事件持续不断,制造了最大的人权灾难。

而对“真善忍”基本道德价值的攻击和打压,致使在中国社会做好人难,为了眼前的既得利益,许多人可以无视他人的基本人权,甚至生存权,致使得中国社会陷于空前的道德危机之中。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