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怀素:学书法的诀窍(视频/文)

2016-11-15 10:3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52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05515w026-01-600x3721

临摹字帖一直以来都被视为学习书法的不二法门,但学好书法,仅去临摹无疑是偏颇的。看看怀素和尚的经历,或许对想要学习书法的你我有所帮助……


《书法档案》02 怀素 学书的诀窍 720P版

按照现在临摹字帖的方法来学习书法是不可行的。可能很多人会问,你说临摹字帖不行,可我们现在不都是靠临摹字帖来学书法吗?

其实这个观点并不是我提出的,是谁呢?宋代大书法家黄庭坚。他也经常思考这样的问题,比如,晋唐的书法为什么成就这么高?原因究竟何在?我们知道,宋代的时候人们已经都在临摹字帖了,所以黄庭坚当时就在想,我们现在临摹字帖的方式行不行?结果经过多年研究以后,他得出一个结论,“古人学书,不尽临摹,张古人书于壁间,观之入神,则下笔时随人意”。

这句话分为两个方面的内容:第一,作为一个结论,认为古人写字不只是临摹字帖。第二,指出了古人学习的方式。也就是说,如果不尽临摹字帖,那该怎么办呢?黄庭坚找到的办法是,把古代的书法字帖挂在墙上,每天看。看到什么样子呢?观之入神。就是说,已经看到似乎那个书写的人在当场书写一样。而这个时候,拿了毛笔一写,OK了。所以,只是临摹字帖对学习书法来说行不通。

黄庭坚所说的“古人学书,不尽临摹”,我觉得这句话对于中国书法史来说是很重要的,石破天惊。也就是说,它反过来证明了古代的这些大家、高手们学习书法有自己的窍门,只是这个窍门他一般对外不讲。

唐代陆羽有个好哥们儿,叫怀素。大家知道,中国草书史中最强悍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张旭,另一个是怀素。张旭人称之为张癫,癫就是癫狂状态。怀素呢?人称之为狂僧。这两个人很有意思,后人还有说,“怀素以狂继癫,谁曰不可”。这两个人,在中国书法史上,可以说如同双子星座,双峰并峙。陆羽也是个人物,被后世尊为“茶圣”,研究茶的顶级人物。

陆羽给怀素写过一篇传记,因为是哥们儿、兄弟,所以了解得非常详细。同样,他讲的东西也就非常可信。陆羽把怀素如何学习书法的过程原原本本地记录了下来,写成了《僧怀素传》。这个《僧怀素传》对我们研究书法太重要了。

一开始,陆羽是这样讲怀素的,说他非常勤奋,从小就喜欢写字。可能大家想了,写字肯定都是从勤奋开始,我小的时候练字也很勤奋,写的字都是一堆一堆的。可怀素的勤奋不得了,陆羽这样记载:“遇寺壁、里墙、衣裳、器皿,靡不书之。”看到只要有白墙壁,看到你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衣服,他都会拿着毛笔给你写一通。这个勤快劲古今少有,今天我们很少会有人这样做,但首先恐怕多半是不敢。

其实这个还不算,更有意思的在于陆羽说:“贫无纸可书,尝于故里种芭蕉万余株,以供挥洒。”种芭蕉,多少呢?万余株,种了一万多株芭蕉树以供挥洒。什么意思啊?就是怀素因为家里穷,没有钱天天去买纸,于是就种了很多的芭蕉,然后在芭蕉叶上写。当写过的叶子萎过以后,新叶子又长起来了,又在新叶子上写。我觉得这个感觉就像到了仙境一样,这种练字方式挺有意思。

怀素和尚还给自己的房间取了斋号,叫“绿天庵”。大家想一想,你每天在高大的芭蕉丛里面练字,真是绿叶遮天蔽日,天仿佛都是绿的,所以叫绿天庵。

这样练了若干年以后,怀素却感觉到还是不行。于是,他想了一个办法,什么办法呢?《僧怀素传》中是这样记载的:“书不足,乃漆一盘书之;又漆一方板,书之再三,盘板皆穿。”后面有一句话我等下再讲。他想了个什么办法啊?用漆漆了个盘子,还漆了一个木板,然后在上面练字。这个大家别误解,我们现在的漆漆过以后是不能练字的,现在的漆是油漆,油漆太光滑,留不住墨,上面肯定是不能练字的。而古代的漆,就是在漆树上直接一割后流出来的,所以那时候漆过的木板上面是可以写字的——练到什么样的程度呢?“盘板皆穿”。看这最后一句就知道他的刻苦了。所谓“盘板皆穿”,就是说拿了毛笔写字,把那个盘子、木板都给写穿了。过去说,王羲之写字厉害,“入木三分”,可也只是入木三分而已,而怀素都把木头写穿了,可见他用功的程度。

按道理说,如果能够用功到这样的程度,那写的字将来肯定会很有名气。甚至可以说,就光这样的一个故事,绝对是中国书法史上典型的励志故事。我小的时候,有时候写字懈怠时,想一想这个故事,马上就来劲儿了,继续练习。怀素自己也认为,他如此刻苦,如此高强度地练字,他日定当名声大震,肯定会名垂史册。

有意思的是,如果说怀素就是按照我们现在想的,也就是一般人所想的这样去练的话,可能也就没有怀素了。怀素之所以能成为怀素,是因为他有自己的诀窍,或者叫窍门的东西。其实就是有一种由内而外的觉悟。这是怎么回事呢?

有一天,怀素突然间反省了一下自己。我们一般是按照一个方式往前面不停地走下去,而高手、厉害的人则会退回来,古人讲“反躬自问”,反过来问问自己我这样做行吗?怀素就干了这么一件事。写着写着,他突然间心里面一阵恐慌,怀疑他这样子写字真的可以名垂青史吗?经过几轮的反问、反思、反省,他最终得出来了一个结论:“夫学无师授,如不由户而出。”如果学习书法没有一个高明的老师来指点的话,那么其结果就像我要走出这个房子,但不是从门里面走出去的。户就是门,如果不从门出,那怎么出去啊?撞墙出去,当然也可以,但结果只能是撞得头破血流。所以你看,先是反省,一反省就反省出来了第二个诀窍,就是拜师。我在这里将拜师称之为诀窍,你现在可能觉得,拜师我也会去拜,现在学书法的很多人,除了临摹字帖,到这里、到那里去找个师父,比如也有人跑到杭州去,到我的班里边专门追随我在那里学习,长年累月地待着。

找老师大家都会找,但是真正的拜师,这里面大有学问。一般人拜师,会找一个名师,但我们一般找的名师是什么呢?是那个姓名的名,他有名气,名气很大,我去找他拜师去了。大家想,名气很大,很有可能水平很高,但是,写得很好的人也不一定懂得教学啊,教学和书法创作还是两个概念、两码事。

我们看看怀素是怎样去拜师的。先去打听,一打听,打听出来了,说自己家亲戚中有一个远房的表亲,叫邬彤,是一位书法名师。邬彤相当于怀素的表哥,拜他为师也合乎常理,因为我们一般要拜师,首先都是找一个跟自己有点关系的,好介绍,好去拜师。但邬彤这个人是谁啊?前面我们讲过张旭以及张旭的弟子颜真卿,而邬彤和张旭也是师生关系,也是张旭的门生。他和颜真卿以及前面讲的裴儆都是师兄弟。这里面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这个人是传法之人,也就是内传子弟之中的一个,是个明师。他懂得笔法,手里面有秘诀。

其次,邬彤是懂教学法的。你写得好,但你不懂教学法也不行。就像我们考教师资格证,必须得考教学法,因为你不懂教学法,不懂得具体怎么教学,那是没有办法做一个名师的。

拜师以后,邬彤怎么样来教导怀素呢?他自然有办法。陆羽是这样记载的,“至中夕而为怀素曰”,先看这一句,“至中夕”,什么意思啊?中夕就是夜半时分。我对这个非常有兴趣。大家还有印象吗?前面张旭教颜真卿的时候,也是“左右顾事”,看看周围没有人了,然后怫然而起,换了一个地方,走到其他地方去了,颜真卿跟过去,才讲了笔法,他可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教的。而怀素是在什么时候?是在中夕,那就更厉害了,是在半夜时分才开始教怀素学书法。

看到这段记载,我想起来一个故事。小时候看《西游记》,孙悟空也是像怀素一样,突然间发现我老是这样混下去不行,还以为自己有两膀子力气,很了不起呢,结果突然间就想,要想长生不老,要想本领很高,那该怎么办?于是就要找老师学习,去拜了菩提老祖为师。其实也是悟到了这个道理。菩提老祖也很懂教学,他怎么教呢?有一天,他抓了孙猴子训了一顿,伸出手指头,在猴子的头上梆梆梆敲了三下,然后反背手,扭头而走。当时菩提老祖门下所有的学生都说,猴子把老祖给得罪了吧?但孙悟空突然间悟到,说敲我的头三下那是夜半三更时分啊,反背着手过去,那应当是到后门去学习啊。结果到那边,学了七十二变、学了筋斗云等。

也许有人会说这不是神话吗?我想不管是神话还是其他,吴承恩写的这段话它实际上代表了中国古代的一种秘笈传授的方式,这里边是大有讲究的。

比如说,如果现在某个人说,来来来,我传授给你点秘诀。你信吗?我想你也不会相信,因为凡是秘笈的传授,它都不是直接拿着东西送给你,像我们现在填鸭式的教学,肯定不是这样的。在《孟子》里面有一句话,说教学应当什么样子呢?“君子引而不发,跃如也”。就是说,老师要教给学生知识的时候,千万不要填鸭式地塞给他,而是要让他知道,就像拉着弓箭那样,就是不给他,要让这个学生跃跃欲试想得到它,只有等到他非要不可的时候,顺势就给他。这种教学方法现在我不知道有没有,大家懂不懂,但恐怕对很多人来说已经很陌生了。因为我们现在的理解通常是这样,老师往讲台上一站就必须讲,学生爱听不爱听是他的事情,而老师的工作,只是把知识讲出来。古代不是这样,甚至可以说,古代那种方式才吻合了学习知识的原理,那才是真正的高级的教学方法。所以,正是基于这样的一种方式,我才说,“至中夕”表明邬彤是懂得教学的,是个高明的老师。

邬彤跟怀素讲什么呢?他说“草书古势多矣”,讲了一下草书的这些秘诀。这个秘诀里面的具体的内容我们这里先不展开讲,以后有机会再和大家讲。如果我们把这个秘笈打开,那真是大开眼界,就像上一集说的,凡是得到张旭只言片语的,“皆曰神妙”,你就会知道里面神妙的地方在哪里。

那么,怀素跟随着他的老师、他的表哥邬彤学习,一晃一年多过去了,怀素觉得已经学得差不多了,邬彤也觉得他可以出师了,于是,准备告辞而去。陆羽记载这一段非常有意思。而且我觉得,这里边他留了一手,作为潜台词藏在下边了,这个一定要细细琢磨。读古书,绝对不能走马观花,一溜而过,不然就会和关键处擦肩而过。

邬彤说:“万里之别,无以为赠,吾有一宝,割而相与。”古人一讲话,非常雅致,文绉绉的。但说白了是什么呢?比如有朋友就要分别了,我们现在也得表示表示,得送他个东西,送个什么礼物的。邬彤说,我们家里祖传有一个宝贝,这个宝贝是什么呢?其实就是三个字帖:一个是王羲之的,这个帖的名字叫做《恶溪帖》,还有两个是他儿子小王的,叫做《骚帖》和《劳帖》。请大家仔细看下边,师父送给徒弟的这个东西,要是放到我们现在的话,我师父要送给我一个王羲之的字帖那还了得,拿到拍卖行一拍就多少个亿。但邬彤送给怀素的目的肯定不是去卖钱,而是叫他“拟此日课”,让他拿着这个开始临摹字帖,开始作每天的功课。

邬彤教的方式,陆羽在记述的时候留了一手,留的一手是什么呢?这就是玄机。玄机有二:

第一,这说明怀素虽然在邬彤那里学书法一年多,但压根就没临过字帖。

第二,他每天练习的只是笔法,等笔法练好以后,邬彤才开始让他“拟此日课”,临字帖去。

……

要学好书法,首先就要熟练地掌握笔法,不掌握笔法,临帖再像,也不能够成为真正的书法家。

笔法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很多人可能承认笔法的确很重要,他们也会承认我上述所说是对的,但是他们最感兴趣的是把笔法定律拿到手。

除了陆羽的《怀素传》外,怀素还有一篇自己叙述自己行状的文章,而且还是自己手写的狂草,叫《自叙帖》。怀素说,我现在学书法学得不错,写得挺好,很多文人墨客、达官贵人给我写了很多诗词歌赋来赞赏我。于是,怀素就把这些东西全部集结起来,写下来以后,请他的老师来做个序,这个帖就是《自叙帖》。

颜真卿在给他做跋言的时候,里面说了一段话,非常重要。颜真卿说:“夫草稿之作,起于汉代,杜度、崔瑗,始以妙闻。迨乎伯英,尤擅其美。羲献兹降,虞陆相承,口诀手授。”我们现在认为,草书起源于汉朝,经过一系列的传承,比如说有杜度、崔瑗,然后到张伯英,即汉朝时候的草圣张芝,再到王羲之、王献之,再到“虞陆相承”,虞是虞世南,陆是陆柬之。这里面有四个字,“口诀手授”,请大家注意这四个字。口诀手授,这四个字其实是两个词,一个是口诀,一个是手授。口诀是什么意思?就是依口诀,也就是依据语言文字的方式来传承。手授呢?是能够有一个人来给你解说,用手直接写给你看。口诀手授讲的就是这个意思,非常明白,有文字的,有现场书写的。

通过这个记载,我们可以看到,怀素学习书法其实最重要的有两个方面:

第一,他有笔法口诀。

第二,他有一位能够手授的老师。其实怀素的老师不止一位,前面所说的邬彤是他的老师,而邬彤有一个师兄弟叫做颜真卿,后来怀素又转去找颜真卿请教笔法,所以颜真卿后来也成为他的老师。

有两位既知道口诀,又能够手授的老师,怀素不成为大家才怪。

颜真卿在他的“课堂笔记”,就是前面讲的《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中,其实记录的是他自己请教张旭的话,说的是什么呢?他说:“幸蒙长史九丈传授用笔之法,敢问攻书之妙,何如得齐于古人?”意思就是说,我怎么样能够成为和古代那些大书法家齐名并肩的书法家呢?

颜真卿这个人是非常有雄心壮志的。张旭的原话说:“妙在执笔,令其圆畅,勿使拘挛。”这句话我们不管它,下面这一句,“其次识法,谓口传手授之诀,勿使无度,所谓笔法也。”大家有没有看到,又是这四个字,“口传手授”。口传的是一个口诀,手授是由门派的传人来直接给你解说。所以口诀手授也好,口传手授也好,目前来看,它肯定是笔法秘诀的一种内部传法的模式。

如果你不信的话,还有别的记载。宋代陈思在他所编纂的《书苑菁华》中记载了褚遂良的一段话。大家知道,褚遂良是弘文馆原来的班主任,后来又做老师,也是书法史上一等一的高手,同时也是笔法授受史里的重要人物。褚遂良是这样讲的:“良师不遇,岁月徒往,今之能者,时见—斑,忽不悟者,终身瞑目,盖书非口传手授而能知者,未之见也。”这句话跟怀素悟到的一样,没有碰到真正的良师,就是我们现在讲的明师,“岁月徒往”,就是白白地浪费时间。“今之能者,时见—斑”,虽然现在看来也有一些名家,跟我们今天一样,你还不能说没有得到秘诀就没有名家,也有“忽不悟者,终身瞑目”,但是呢,真正不能够悟道的,终生都没有成就的人却大有人在。所以,他得出来一个结论,“盖书非口传手授而能知者,未之见也”,就是说,没有得到口诀,没有人真正手授给你的话,你说你成为书法家,到现在一个都没见到。尽管褚遂良的话讲得非常绝对,但显然包含着真相。

所以可见,口诀手授就是古代笔法传承的一种重要方式。口诀,文字的方式;手授,就是一个老师来教。同样,明代的解缙在《春雨杂述》中也有一段记载很有趣,他说:“学书之法,非口传心授,不得其径。”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明白我为什么说它有趣,这与我们前面讲的那个“口诀手授”是不同的。前者强调的是“手授”,到他这儿呢,虽然他知道有一种形式在内部传法,但却是“口传心授”,由一个“手授”变成了“心授”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这恰恰说明,到了明代的时候(其实是从唐朝末期就已经开始),能够进行手授的老师已经没有了。有可能口诀还会传下来一些,就像我们现在一样,经过我20多年的研究摸索、搜寻,总算找出来了一些失传的秘诀。找是找到了,可如果解决不了它,你不能手授,不能转化成手头的功夫,一点用都没有。所以,今天大家对理论非常反感,觉得理论就是理论文章,对书写没有帮助,学书法是为了把字写好,并不是为了讲几个大道理。所以你看,到了明代的时候就没办法手授了,只能变成心授了,心授能行吗?我觉得对技法的东西来说,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我觉得,表面上看,这是一个时代的发展,但反过来也证明了苏东坡讲的那句话,“自颜柳氏没,笔法衰绝,加以唐末衰乱,人物凋落磨灭,五代文采风流,扫地尽矣”。这句话讲得有道理,确确实实是人物凋零了,笔法失传了。

如果我们现在能够找到晋唐时期失传的口诀,那也就不仅仅是证明了古人确实是以这样的一种传统方式书写,而且如果我们还能够进一步把它打开,让真相大白于天下,那么我相信,书法的千年之衰能够崛起于今时。

我这里举一个例子,免得大家觉得这不太现实。唐代张怀瓘有一个用笔十法,我就把它找到了,总共十招。这在张怀瓘的书论里面,还有《历代书法论文选》里面都有,十招的名字我先大概给大家讲一下。第一,偃仰向背;第二,阴阳相应;第三,鳞羽参差;第四,峰峦起伏;第五,真草偏枯;第六,邪真失则;第七,迟涩飞动;第八,射空玲珑;第九,尺寸规度;第十,随字变转。

我不知道大家看到这十个招式是什么感觉,但我总觉得它有点像“顺手牵羊”“童子拜佛”“金鸡独立”等武术招式。我这里只是简单地把名字告诉大家,其实每一招后面还有一串文字,干什么的呢?就是张怀瓘自己的注释,比如说这一招名字叫做“鳞羽参差”,那么鳞羽参差什么意思呢?他后面做了解释,什么叫鳞羽参差,如何运用鳞羽参差,他的妙处在哪里,等等,每一招都有这样一段注释文字。

这样的一些秘诀,我找到了,而且还不仅仅是这些,还有很多其他秘诀。当然,大家也不要着急,我们现在刚刚开始,后面会专门把这些秘诀,尤其是大家很不容易破解的这些秘笈给它打开,把里面的宝贝拿出来,让大家真正能够提升自己的书写水平。

按道理,如果你能够找到古人失传的口诀,你能够把这个黑匣子打开,把里边的信息挖掘出来,也基本上就完成任务了。按照这种方式来写,最后能够信手挥洒,从理论上应该是可以的。但实际上,结果发现根本就不行。那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我也陷入沉思,想了好久。后来,当再次阅读颜真卿的《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时,我看到里边有一段话。这段话其实看过很多次了,这次看的时候,我就特别注意了这么一句,就是前面讲过的“妙在执笔,令其圆畅,勿使拘挛”。

颜真卿问张旭,我不仅仅是想知道写字的方式,我还想能够齐肩于古人。老师,你有什么招式,能不能把这个招式透露给我?

古人的招式秘诀是什么呢?张旭说:“妙在执笔,令其圆畅,勿使拘挛。”“妙在执笔”,我前面老是盯着那个口诀手授,竟然把“妙在执笔”给忘记了。也就是说忽略了执笔姿势。的确,我们现在写毛笔字也是这样子,如果要学书法,老师首先教的就是如何执笔,这是第一位的。我竟然把这个给忽略了。

当然,我当时读到这段话后,跟现在大家的疑问是一样的,这个有这么玄吗?难道执笔的姿势比口诀手授的核心秘笈来得还要重要?为什么我会这样想?估计很多人的想法跟我是一样的。因为我们现在学书法,都是从执笔开始的,执笔谁不会啊?拿起毛笔来,五个手指头,两个手指头捏牢,因为是用两个手指头包住的,又称之为双勾,或者叫双包。还有擫、押、钩、格、抵,五指执笔法,或者也叫五字执笔法等,这个还需要多讲?这不是正确的废话吗?

但是我们反过来想一想,颜真卿在向张旭请教笔法的时候,已经四十多岁,写字也有很多年了,而且前边他老师问他的这个笔法十二意,他都回答得头头是道,获得了张旭的认同,难道他没有一个准确的执笔姿势?不可能啊,颜真卿掌握执笔姿势比咱们还要早呢。为什么这个时候张旭还要给他说“妙在执笔”,而且将执笔放到第一位?

张旭对执笔的要求是什么呢?“令其圆畅”,“拿起来以后很圆畅,不要太拘束”。就讲这么多,连具体的执笔方式都没讲。大家有没有想过,这里面可能大有深意。

所以,我想请问的是,你真的会执毛笔吗?当我问你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可能会笑出来,我都学书法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会执笔吗?但张旭就问过颜真卿这个问题,难道颜真卿不会执笔吗?如果他会,那张旭为什么还跟他讲呢?所以,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你的执笔姿势极可能是错误的。

作者:于中华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