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 天道轮回点化你!

忘记密码

独家:李源潮十九大去向

2016-11-15 10:23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397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Chinese Vice President Li Yuanchao addresses a session at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 (WEF) annual meeting in Davos on January 21, 2016. 
Rising risks to the global economy and a string of jihadist attacks around the world overshadowed the opening of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rich and powerful in the snow-blanketed Swiss ski resort Davos. / AFP / FABRICE COFFRINI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FABRICE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2013年以非政治局常委的身份而晋升为中共国家副主席的李源潮,近年来其政治背景日趋复杂,有关他未来的传闻很多。2016年1月21日,李源潮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 FABRICE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2013年以非政治局常委的身份而晋升为中共国家副主席的李源潮,近年来其政治背景日趋复杂,有关他未来的传闻很多,有的说李源潮“十九大”要进入政治局常委,有的说他很可能被抓入秦城监狱与令计划“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有的说李源潮会平安着陆。到底哪种可能性最大呢?

10月27日,中共六中全会结束后,官方在发布的会议公报中确立了“习核心”地位。外界认为,这意味习近平对明年下半年举行的“十九大”人事布局具有更充分的权力。

习近平、王岐山多次强调,这次反腐主要针对那些“十八大”后还不收手的人,李源潮的未来,就看他是否真的能支持习近平,而不是暗中帮助江泽民

团派大将 胡锦涛的密友

李源潮原名李援朝,这是他那对“老革命”父母给取的名字。他1950年11月出生在江苏,至少具有“共青团”、“太子党”、“江苏帮”等多重色彩。

说他是太子党,因为李源潮的父亲李干成曾担任中共常州地委第一副书记,“文革”前官至中共上海市委常委、上海市副市长,母亲吕继英,是连云港中共党组织成立初期的党员,苏北妇女运动的先驱。据说李干成与江泽民的叔叔江上青关系密切,是曾庆红父亲曾山的下属。

说他是团派,因为他最早的仕途就是从共青团开始的。1983年,33岁的李源潮经上海市委书记陈丕显向胡耀邦举荐,出任共青团上海市委副书记,几个月后的1983年12月,升为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分管宣传工作,一直任至1990年。而胡锦涛是1984年至1985年担任团中央第一书记,在此期间,胡锦涛与李源潮成为了好友,两家关系很好,胡锦涛的孩子经常到“李叔叔”家玩。

1990年后,李源潮先后在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小组担任副组长、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1996年至2000年,任文化部副部长。2002年胡锦涛担任总书记后,李源潮也迅速升为江苏省委书记。2007年中共“十七”大后,胡锦涛把李源潮提拔为中组部长,为胡选拔自己的人。

“十八大”曾庆红“聪明反被聪明误”

关于中共“十八大”常委接班人,胡锦涛自己的计划是:李源潮做总书记,李克强当总理,所谓“二李体制”。但当时没有实权的胡锦涛,其意向自然被江泽民否决了。江派推出了习近平,胡、温也就顺水推舟地同意了。

此前《新纪元》杂志报导过,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胡耀邦的密友,习仲勋“文革”前五次被毛泽东高度赞扬为能人,但“文革”后却被邓小平边缘化,原因就是胡耀邦被邓小平用违规手法赶下台时,唯一站出来替胡耀邦喊冤的,只有习仲勋一人。而胡锦涛、温家宝都是胡耀邦的嫡系,自然对习仲勋非常尊敬,从而对其儿子备加关照。而且习近平也很争气,大家都很喜欢他那憨厚朴实的性格。等到习近平开始强硬反腐后,江泽民曾庆红当然是气得要死,后悔当年“看错了人”:要是那时同意胡锦涛的提名,把李源潮扶上去,至少不会这么快面临被整肃、清算的局面了。

也就是说,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李源潮是位被废掉的“太子”,按理说,废太子是可以降格做大臣的,于是,2012年“十八大”候选名单上,李源潮晋升政治局常委的呼声非常高,但却意外落榜。

有消息说,李源潮的名字原来在常委名单中,但由于江泽民的竭力阻挠而被踢出。江泽民的理由是,1989年“六四”运动中,李源潮是站在学生这边的,李因此还在闲职上坐冷板凳多年。

也有港媒曝光,2013年胡锦涛在一次秘密会议上透露,李源潮是自己主动退出的。当时李源潮在入常名单上,而且各项考核、评选都得分较高,但由于几位常委年龄都在“七上八下”的坎上,不入常就得出局,于是,李源潮主动退出,把机会留给其他人。

胡锦涛全退

不过这个说法令很多人质疑:一个共产党培养的官员能有这样高的精神标准吗?《新纪元》在2013年出版的书籍中给出了不同的答案:胡锦涛以自己的“全退”为代价,帮助习近平立下了“习八条”的禁令,严禁老人干政、严禁官员公款旅游、公车私用、铺张浪费等。当时作为交换条件:江泽民只有在把自己那三个人:张德江、张高丽、刘云山安插进常委后,才答应接受“习八条”的管理。(不过实际上江泽民从来都没有主动遵从过“习八条”。)

2012年11月习近平上台后,先用自己的亲信赵乐际,取代了李源潮的中组部长职务,但由于胡习联盟的作用,2013年3月习近平破格把李源潮提升为中共国家副主席,并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副组长,2015年5月6日还任命他为中国红十字会名誉会长。

曾的后悔李源潮十六大落败中央委员

人们一直认为李源潮是胡锦涛的亲信,是团派大将,不过自由亚洲电台高新的文章却给出了一个新说法。

据说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后,曾庆红曾在私底下对李源潮、刘延东、李铁林等“太子党”检讨说:“十六大”召开之前没有先把李源潮放在正省部位置上是他的一个重大失误。

当时,曾庆红安排李源潮将接替江苏省委书记职务,但江苏省委书记回良玉已经被内定在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中共政治局委员,然后再等中共全国人大召开时让回良玉“当选”为国务院副总理。因此,按部就班的安排自然是十六届一中全会结束之后即让回良玉进京,同时正式宣布李源潮出任江苏省委书记。

文章说,在当时的中共十六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上,同时有时任中共江苏省委书记回良玉,时任江苏省长季允时和时任江苏省委副书记兼南京市委书记李源潮三个人。中共历届党代会安排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时,所谓的“标配”就是每个省市自治区占两个名额,当然是党政一把手。因此,当中共十六届中央委员候选人预选名单发到代表们手中之后,一些不明就里的代表们一看江苏居然有三个中央委员候选人名额,自然就把其中还是江苏省委副职的李源潮当成“另类”。李源潮也因此最后落得被列入中共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中。

据说曾庆红“检讨”自己的“考虑不周”时分析说:如果在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先把李源潮安排为江苏省代省长,就不会出“事故”了。也就是让当时的江苏省委只有回良玉和李源潮进入候选人名单,这样就稳妥了。

文章说,曾庆红如此后悔是因为当时对李源潮寄予厚望,希望李源潮在顺利“当选”中共十六届中委之后更有资格接替江苏省委书记职务,并在此位置上积累政治资历,以便在中共“十七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会就不会招到党内反弹。

文章还说,胡锦涛之所以对李源潮器重是因为所谓的“团系”。李源潮身为“红二代”,在胡锦涛手下安分守己,努力配合工作。而不像有些“红二代”,仗着自己的身份到薄一波处给胡锦涛使坏。李源潮以中共中央候补委员身份担任江苏省委书记的五年时间里,中共内部传出的消息一直都是总书记接班人选的培养对象局限在习近平、李克强和李源潮三个人身上。

中共“十七大”召开之后,有海外媒体刊文分析说:习近平在中共内部被比来比去,被认为会被广泛接受。至于李源潮,除了基层工作经历没有习近平那样长久和扎实,中共“十六大”上落选为中央候补委员的经历也自然会令参与党内推荐的那批人考虑到资历不足。

“令李体制”想取代“习李体制”

2013年习近平把李源潮提升为中共国家副主席后,很多人都认为李源潮是习信任的人,是没有贪腐问题的人。然而随着令计划的落马,特别是2016年7月,北戴河会议前夕,有关李源潮落马的消息频传,李源潮的另一面也开始被展现在人们眼前。

2016年7月,美国之音发表了《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被煎熬》文章,分析了李源潮是如何成为令计划团伙一员的。

“李源潮一直将李克强视为竞争对手,两人同在1983年年底进入团中央书记处,当时李源潮是团中央的第四把手,担任候补书记的李克强还排在他后面,但李克强却一步步超越了李源潮,爬到如今总理的位子。”

另一方面,李源潮跟令计划早有私交,多年来两人往来密切,李源潮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长之后,因为掌管组织人事,更受到令计划的重视。想要更上一层楼、加上令计划的看重,都让李源潮最终决定参与周永康、令计划秘密推翻习近平的计划,目标最终与令计划搭挡,形成“令李体制”。

文章分析说:习近平、王岐山联手主导的反腐,越来越多是针对中共党内的野心家和阴谋家,而李源潮与令计划被认为是这个野心家和阴谋家集团的核心人物。

另一个可能的原因,就是习近平要为“十九大”布局。李源潮从2007年到2012年出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中共很多高级官员都是他任命的,因此,李源潮在中组部有一大帮人围着他转,听他的,而不听赵乐际的。于是习为了把中组部抓到手,就要动李源潮,这也是“十九大”人事大布局的一部分。

当时有消息说,李源潮那名姓赵的大秘书被抓,他从李源潮担任文化部副部长期间就开始跟随他,是李的心腹。而且李源潮的司机及司机的妻子都被带走接受调查。

随着前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被来自浙江的习近平嫡系李强取代,李源潮的政治根据地江苏的最后一个堡垒也丢失了。罗志军被称为团派“四大金刚”之一,他也是李源潮的头号亲信。还有谣传已久是李源潮情妇的江苏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杨桦也被带走调查,这些事件都让外界认为李源潮的处境不妙,仕途末日越来越近。

有关李源潮的贪腐问题,有消息说,李源潮的妻弟高全健在商场上的作为,正好给政敌打击李源潮提供了炮弹。李源潮目前被查涉嫌一笔三亿人民币的贿赂案,出面接受这笔钜款的是高全健,为的是给国企和江苏干部上位提供便利。高全健大学毕业后靠着李家和高家的关系,仕途一帆风顺,后来在商场上赚了不少钱。

另外有消息指,北大方正集团首席执行官李友曾给令计划妻儿在日本京都买的两套豪宅,其中一栋在2013年左右转给了李源潮儿子李海进与高全健。

当时就有评论分析说,虽然一直到北戴河会议前都还有李源潮公开露面的消息,但从中组部清洗、江苏反腐,再到秘书圈肃贪,最后是司机、家人和传说中的情妇都遭殃,这些都是习王对付政敌的常用蚕食策略,不难想像现在李源潮是在什么样的高压下生存着。

李源潮能否“平安降落”?

等到了北戴河会议后的9月,有人分析说,中共政权在其宪法里规定了国务院和全国人大的领导人都只能连任两届,而中共党章里则对党的中央领导人的任期没有明文规定。但因为党的总书记只能连任两届已经被“规范化”,所以依此类推,无论是政治局常委还是政治局委员,也都是只能连任两届。两届任满之后,即有所谓“不进则退”的说法。

于是他们分析说,汪洋和李源潮是连任了中共十七届和十八届政治局委员,他们两人在明年秋季要么“不进则退”,不入“常”就出“局”,只能到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去担任一届副职了。

不过更多人认为,李源潮根本谈不上入常的事,他能否平安降落还是个问题。

当时李源潮只要公开露面,如9月9日出席2016中国科幻大会开幕式,或8月29日会见越南访问团,他都是言必提习近平总书记,竭力表忠心。那时习近平在一次召见中纪委官员的内部讲话中要求说:要把“政治问题和腐败问题交织”的领导干部列为重点查处对象。

于是有人分析说,如果李源潮真是和令计划一样的政治野心家,同时又是贪污受贿金额高达三亿的巨贪,那他只有进秦城的份了,如果对他的腐败调查能够证明只是“对家人管教不严”,政治上只是“用人失察”,如果他能在习近平面前“认错服输”,看在胡锦涛的面子上,习近平“大肚能容”,恩赐他一个“平安降落”的结局也是可能的。

“人大私藏小金库 张德江已末路”

习近平、王岐山多次强调,这次反腐主要针对那些“十八大”后还不收手的人,李源潮的未来,就看他是否真的能支持习近平,而不是暗中帮助江泽民

就这样,时光进入了10月18日,也就是24日六中全会召开的前一周。

这一天,李源潮以中共国家副主席兼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副组长的身份,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见香港公务员代表团,而身为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长的张德江没有露面。会面时,李源潮虽然沿用习近平去年底接见梁振英对一国两制的表述:“中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不会变不动摇不走样不变形”,但却以“稳妥施政”评价梁振英的四年执政。

就在18日当天,被外界称为具有习阵营色彩的香港《成报》,却在头版发表了题为“全国人大私藏‘小金库’张德江穷途末路”的评论文章,继续批张德江。

署名汉江泄的文章一开头就这样写道:“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近日公布对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的反馈专项巡视情况,结果发现违党违纪问题严重,其中特别点出有私设‘小金库’等问题,还有经常发生公款旅游、公车私用、铺张浪费等,表明会交中纪委严肃查处。全国人大系统由中共政治局常委张德江管辖,而中纪委早前已揭发辽宁省人大贿选丑闻,部分被调查的人大代表与香港上市公司有关,严重程度已呈‘集团式贪腐’,祸害甚深。”

文章还说,中纪委势必严查“祸港老虎”:“中巡组针对的问题,张德江难辞其咎。众所周知,港澳办长期被江泽民心腹、前主任廖晖把持,他任内已挂着以权谋私,广交富豪讨好处,退而不休,仍霸占办公室。廖晖依仗仍在台前的张德江,以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长的身份,俨如‘权倾朝野’,继续延续势力,暗中透过指点现中联办主任张晓明、爱将主任助理陈山玲搅局,香港的‘港独’闹剧就是代表作。”

赵乐际要求人大“不贰过”

文章接着披露了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赵乐际在10月初主持会议的讲话:“赵乐际就中巡组最新报告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书记和班子成员要主动认领责任,带头落实整改,防止把整改主体责任推给下级单位,更不能把层层传导压力变成层层推卸责任,做到真认账、不推诿,真反思、不敷衍,真整改、‘不贰过’。”

分析赵乐际这话的弦外之音,他实际是要求人大高官“做到真认账、不推诿,真反思、不敷衍、真整改、‘不贰过’”,也就是说,人大高官干了很多坏事,所以要认账,不能抵赖,不能推脱责任,得真正反思,真正改正,不能再次犯错。

由此我们不难猜测,张德江在人大内部会上是做了检讨的,只是习阵营最后决定放他一马,只要“不贰过”,就不动他。不过,张德江好像逃过一劫,但李源潮却有些不妙。

“张德江疯搅局 李源潮语无伦次”

第二天10月19日,《成报》的攻击目标就转向了李源潮。该报在头版发表题为“张德江疯狂搅局 李源潮语无伦次 赞扬‘祸港特首’”评论说:“全国人大系统的贪腐情况震惊官场,主管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张德江在火烧身下,仍有闲情在涉港事务上造次。身兼港澳工作协调小组长的张德江,主导港澳路线失败例子不胜枚举,最新力作是由中联办策划的‘港独’闹剧愈玩愈疯狂,竟首次由行政长官向法院提禁制令及司法复核,挑战立法会主席的权威,破坏行政立法关系,陷司法制度于政治漩涡,全港震荡。

另一江派代表人物、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昨天(10月18日)会晤10多名香港高级公务员期间,大放厥辞,盛赞梁振英带领下的施政成果,他不是瞎了眼,就是护短,呼吁公务员支持‘祸港特首’,是侮辱了香港人的智慧。据笔者打听,据知特首入禀法庭之举,并非‘中央政府下达的权威指示’,仅是搅局之举。

……笔者昨天已撰文指出张德江已经是穷途末路,若果按照几天前的‘吹风’说法,他会于昨天在北京会见访京的高级公务员,极具讽刺。最后,张德江没有出场,由港澳工作协调小组副组长的李源潮负责接见,未知是他打退堂鼓是因人贵自知,抑或其他原因了。”

文章说,不少公务员对李赞梁感愤怒,“李源潮出场,追随江派的搅局路线,‘搅局派’听见高度肯定梁振英的‘祸港政绩’,兴奋不已。不过,香港不少市民愈听愈光火,批评李源潮说话离地,完全掌握不到香港究竟出了什么乱子,完全对梁振英的撕裂社会行为无动于衷,甚至‘赞扬’他这四年下来的连串‘祸港’政绩。在官场,更加引起极大回响,因公务员心里最清楚这四年祸根,正是源于梁振英的‘无能管治’,不理劝告,重用一大批在特区政府以外的‘梁粉阵营’,四处煽风点火,制造分化、矛盾的局面,制造的敌人一个接一个。有高级公务员不讳言这四年的日子过得很艰难,是‘忍辱负重,忍气吞声。’”

文章最后说,张德江、梁振英“这些拉帮结派的团团伙伙,玩弄香港愈来愈疯狂,交由中纪委把这些‘疯狂老虎’擒下,已是唯一做法了。”

“张德江李源潮的诡异致哀”

有关李源潮与江派的关系,《成报》曾在10月6日发表题为〈郑裕彤离世6天后始发唁电 张德江 李源潮诡异致哀〉一文中批过李源潮,文章指江派官员为了“存在感”而在郑裕彤去世与出殡的中间日子发出吊唁,不符合常理。

文章说,“在笔者接连撰写评论文章谈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主管的港澳路线彻底失败之际,张德江及国家副主席李源潮等人却行径奇异,他们于本周二突然向已离世六天、下周中举殡的周大福集团及新世界发展创办人郑裕彤发出唁电,表示哀悼。唁电率先于近凌晨上载中联办网站,而中新社稿内致唁电的官员,全是被指为江泽民派系的代表人物,除张德江及李源潮外,还有全国政协前主席贾庆林;天津市政府、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主任李刚及中共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等。这则唁电予人诡异之感,一在于发唁电时间距离世者一段时间;二在于‘彤叔’在大陆无公职,享此对待颇为特殊。”

郑裕彤离世之日是9月29日,出殡是在10月13日,而江派一行唁电10月4日近凌晨透过中联办网站发出。这是为什么呢?第二天,成报给出了他们的答案。10月7日,《成报》在头版发表“厚酬 大粒求曝光”漫画广告,嘲笑张德江等人失势,要出高价求曝光。

言外之意,张德江等人借悼念郑裕彤而让刘云山在各大报纸刊登他们的悼词,只是为了表明他们还没有被抓,还能在公开报纸上露面。

文章特别强调,“现任政协主席俞正声无发唁电”,这一对比,突显了江派的此番动作的唐突。

作者最后说,江派这样煞费苦心的“宣布自己的存在”是白费心思:“以往,官员从被调查到被宣布‘落马’,往往会有短则几月、长则几年的时间差。但在18大后变了,官员从最后露面,到被宣布拿下的时间差愈来愈短。有时甚至上午还在会议上表态,下午就上了中纪委的头条,这被网民戏称为‘秒杀’。可见党中央明显加大了惩治腐败的力度,对贪污贿赂、买官卖官、徇私枉法、腐化堕落、失职渎职等案件严肃查办,绝不手软。”

人们注意到,从8月30日起,《成报》发表题为〈煽风点火“港独”闹剧梁振英播“独”〉的文章,突然对香港的中共江派进行打击,截至10月19日这不到两个月时间内,《成报》头版发表了近30篇报导、评论或漫画广告批张德江、刘云山、中联办主任张晓明、特首梁振英。这让外界引起极大的关注,多认为是习近平阵营收编《成报》在香港打舆论战。

习高规格展示胡习联盟

《成报》把李源潮认定为江派,很多评论人也认为,江派若想在中共“十九大”分得一席,能够有资格入围的,只有李源潮、李鸿忠和韩正,其中可能性最大的是李源潮。不过随着六中全会前习近平高调赞美胡锦涛,局势也许发生了变化:也就是胡锦涛阵营的人放弃投票李源潮。

9月20日,《胡锦涛文选》发行以来,中共官媒连日进行高调宣传。这是胡锦涛全退后,近4年来首次受到中共媒体如此高调的集中报导。9月29日,习近平当局在北京举行学习《胡锦涛文选》报告会,七常委悉数参加。李克强主持报告会,习近平发表讲话,刘云山在报告会上宣读〈中共中央关于学习《胡锦涛文选》的决定〉。

习近平高度评价胡锦涛,称必须长期坚持、贯彻“科学发展观”,推进各方面各领域改革;强调学习《胡锦涛文选》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共官员理论学习培训的重要任务,要充分认识学习《胡锦涛文选》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从官媒高调报导《胡锦涛文选》的相关内容中,人们发现,里面涉及胡锦涛执政时重大事件内幕,影射胡锦涛执政遭江泽民集团架空的真相;公开胡锦涛当年关于反腐以及人事安排的相关言论,与习近平当局目前的官场清洗以及“十九大”人事布局相呼应。

《新纪元》此前评论说,习近平在六中全会前高调赞扬胡锦涛,这显示了胡习联合起来打倒江派的气势和布署,也许作为回报,李源潮只要不再与江派参合,习近平就会看在胡锦涛的面子上,让其老友平安退休。

也就是说,李源潮不可能入常,被抓的可能性也不大,最大可能是平安退休,若人大、政协还有位置,他会在那担任闲职,那算是他的最佳去处了。

转自大纪元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